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北唐风云

第890章 你们之中有人在害怕

北唐风云 浮华缥缈 4163 2021-03-03 20:5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北唐风云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那些曾经代表了金忧作不败威势的光芒,现如今具备了新的意义——

  危险,针对关家人、金家人、金陵人、南吴人的危险。

  这一点,或许金忧作自己都没有想到过。

  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现在,估计世界上能够把金家运气法修炼到这般境界,释放出金光的,便只有管阔了,金忧作之后,除了管阔,不会再有其他人。

  金家人的内心正在遭受着经久不绝的震撼,他们忽然感觉心中一团乱麻。

  “如果管阔就此死去,那么圣将之威,恐怕再也没有别人可以展现了。”金晓韵在抵挡住一波金光的攻击之后,神情阴沉地对着自己的两位兄长说道。

  “这一点,谁也料想不到,如果他在这之前便展现出来这些,我想我们金家一定会尝试向陛下进言:拉拢他,而并非与他为敌,至于关家以及其他人的想法,我们也不管了。”

  金家三爷很明显要比起冲动的五爷稳重很多,他的这些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且是绝对有道理的。

  对于金家而言,金忧作的手段再现,比起什么都重要,那是一种传承,一旦消失,就会悔恨千年。

  而最起码金晓韵和金家三爷这两位,现在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但是金家五爷的哲理很简单粗暴。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说道,“我们已经不共戴天,所以他越是强大、潜力越是旺盛,就越应该尽早灭杀,免除后患,一旦叫他成长到我们圣将一般的高度,那么我们金家就会危险。圣将的威势,我们金家以后总会有天纵奇才可以重演,但若是我们家族因为那个家伙有了什么好歹,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他的哲理很有道理,但是就是让人觉得味道不太对。

  金光越来越盛。

  一颗带血的狰狞头颅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从金家五爷的身边掠过,看得这一位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人物一阵心惊肉跳。

  秦杀发动的金光将金关二府的围杀撕开了一道裂缝,如果裂缝持续加大的话,管阔很有可能便会突破出去。

  但是最最外围的,是其他的金陵的强大势力,他们守护在金关二府包围圈的外面,防止管阔有突破出去的可能。

  一名家族中为首的老者摇了摇头。

  对于管阔的实力,以及金陵诸多强者在对方面前所展示出来的弱势,他感到了一些自嘲。

  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等高度,就算是这么多强者尽出,直到现在还不能够灭杀他。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管阔,想必会有很大一番成就,追随圣将的步伐吧?”他叹息道。

  一道刀光斩来,在往后被逼退的同时,关家六爷在管阔的肩膀上,也留下了惨烈的刀痕。

  一阵凌乱的战斗之后,包围圈内最接近管阔的那些人被短暂撞开。

  管阔的周围,是好几具尸体,还有失去了主人的无措的马匹。

  几百人把他围得严严实实的,他完全没有冲天的可能性。

  他的身上,鲜血淋漓,血水和破损的衣衫纠结在一起,难分彼此。

  胸膛起伏不定着,连番大战让他非常疲惫。

  不过好在,他的眸光依旧犀利有神。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形形色色的金关二府的人在包围圈的最里面,往外,是其他的金陵的或者是金陵附近的势力。

  吴皇下旨要管阔死,可是管阔活到了现在,如果再让他进入金陵城,那么就是滔天大罪,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他们别无选择,就算是代价再大,也必须要灭杀管阔。

  不过管阔从那些强者们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少恐惧的神采。

  关家的一名少女强者睁大着惊恐的眼睛,难以置信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在如此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境地之下,给自己这些人造成那么大的伤亡。

  他们每一个人都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死亡的逼近,包括她,甚至是关家六爷、金晓韵等大人物。

  恐惧并且前仆后继,是他们现在的状态。

  “你们之中有人在害怕。”管阔开口说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可是现在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便带有了别的层面的意味。

  “怕死,是每一个正常的人所具备的最基本的品德。”金晓韵红唇微张,轻轻地开口说道。

  她悦耳动听的声音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却有那么一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韵味。

  她将自己这些人的负面情绪放在了某种精神和人生态度层面上,可以消减掉更加深刻的东西。

  “的确,”管阔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但是,你们怕的是我。”

  他说的话很有道理:怕死的确并没有什么可耻的,可是你们是在怕我啊!

  金晓韵沉默了。

  但是从关家那边,传来一阵笑声。

  还是一名女子,就是那位关挽云的姐姐,关泯云,想必那一位,和自己也有着并不远的血缘关系。

  “哈哈哈!”关泯云大笑道,显得特别的快意,“不管怎么说,你都快死了,就算你能力再大,再能够给多少人带来恐惧,你都要死了,你还能说什么呢?”

  她的快意是如此真切。

  她是关家的千金小姐,并且和关纤云和关挽云都不一样,她把关家的利益和荣耀看得很重要,她也是小小的掌握了一些关家的底蕴,所以在她亲自出手以前,一次又一次地听到管阔给关家造成伤害的消息,心中的无名火何其深刻?

  而今,她终于快要手刃这个家伙了,快意自然而然。

  管阔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他微微低了低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还有连番大战所带来的劳累。

  他不易被人察觉地闭了一瞬间的眼睛。

  李千容也在闭着眼睛,但是他们两个人闭眼睛所蕴含的意义并不一样。

  李千容是非常迷茫的,因为他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走,并不在他自己的手里,而管阔,则是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境地。

  他可以拉许许多多的人垫背,可是按照现在的状态继续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