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异变怪物

第40章 何教授的说法

异变怪物 蒋竹蕤 3276 2021-09-28 03:2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异变怪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我没有逃跑!”何教授先是低声说了一句,随即,又像是强调一遍,“我没有叛逃!”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再说?我们之间不存在背叛,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但是又有着差异,我离开,只不过是有人召唤我,我必须走,至于为什么,我并没有告诉你的必要!”说完这几句话何教授的情绪变得冷淡而默然。

  我看着他的眼睛,但却除了看到一丝蔑视外再无其他,他没有欺骗我,至少以我的能力来看我们彼此之间没有欺骗,他只是觉得我像是一个新当选的舔狗,为的只是蝇头小利。

  我当然知道我的话是假的,但是何教授显然没有辨别我说的话真假的能力,或者说他的判别方式是人生经验,而我则有些“法宝!”

  “好!我不管你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我也不想纠缠你为什么当初把我扔进安养院,不过现在D让我找到你,我已经找到你了!所以你只需要跟我回去即可!”

  何教授剧烈的摇了摇头,“绝不!找不到那个召唤我的人,我绝不会去!”

  “人?还有什么人召唤你?”

  “我和D本来就是互相利用,此刻他利用你,将来你也可以被其他人替代……”他隐藏的飘忽眼神告诉我,我不过是和他一样的工具人,未来也一样会被舍弃,但是找到那个召唤他的人,一切就不一样了。

  我知道如果我只是个寻常人,他的说辞丝毫没错,但是我的身份注定了我并不是简单的工具人,嗯,或者说,我这个人的工具能力可能比他略微高级一些?但是根本上来说也许他说的也没错。

  “就算我是工具人,可是他给我自由,给我钱,我只要找到你,我就可以得到我想得到的,这有什么不对的?”我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更多的说废话,但是他显然有意让我站队。

  “是!这也是对的,当初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直到我听到了召唤,我才知道我的使命不止于此?!”

  他说到了召唤,我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也是让我深深陷入其中,但是我感觉他在我听到声音的同时似乎并没有听到和我相同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在召唤他?我有些诧异。

  “什么声音的召唤?”

  “声音?没有声音,是我自己内心的声音召唤我,我知道那是我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愿望!”

  我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怎么?不相信?你觉得我是疯子?就好像当初我觉得你会读心术一样?”何教授看我的表情虽然有很大的不满,但是还是觉得需要收敛自己对我的敌意,并且在他的想法中,我的作用似乎也是有价值的。

  “也不是,你不相信也算有道理吧,你们当时都是当我疯子,我知道我没病就足够了。”

  “是啊!我们都觉得你疯了,但是实际上我们才是傻子呢?!”何教授显出了不屑,他的表情中我看不到他所说的召唤他的人,但是我却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呢?”我追问道,我知道这不是他们能测试出来的。而且在安养院的几个月,虽然我一直处于躺平状态,但是我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实我自己是不希望他们看出端倪的,虽然我努力观察他试图窥测其中的原因,但是他的思想脉络却好像丝毫不清晰,我甚至觉得他此时此刻是处于睡眠或者甚至就干脆是被催眠的状态。

  “你说的是真是假其实我当初看到你时大致就判断了,但是当时觉得很荒谬,甚至有些恐怖,窥测人心一直是人们想做但是却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因为人的思维就好像流水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你说出的内容就算是前一刻的内容,但是须臾之间也可能被否定,所以很多所谓的窥测人心实际上是在对被试做心理引导,也就是说,通过一些言语刺激还有环境刺激对你下一步的动作进行引导。其实都是小把戏不足道,但是你似乎能够真的‘看’到别人前一刻的想法,就好像和那个人同时思考一样!这太奇怪了,如果这是一种方法,那么了解到这个方法,很多事情其实就迎刃而解了,这也是当时我想立即开始研究你的原因!”

  果然我就像玲珑说的那样,成为一个试验品,而这个试验品的真实想法是不重要的,他们当时想了解的是通过我研究出方法,破解别人的思想。

  虽然我在不经意之间就能做到,但是实际上我从未想要利用自己的这个能力,甚至我觉得我的三观让我根本不可能作出“偷窃”别人思想的事情。

  “我当然不可能让你出现在众人面前,因为这样的情形除了让别人知道你厉害以外,不能帮助我任何事情,所以我自私的选择了认定你的‘精神分裂’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但是你那时只能‘是!’”

  我攥了攥拳头,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脏话,虽然我玲珑早已告诉我这些事情,但是此刻他说出来我依然觉得忿忿不平。

  “所以你就把我关在安养院里让我不停的被各种机器测试?还害死了我母亲?”

  “害死你母亲?”他拼命地摇头,“不不不,没有,这件事不是我干的,这……”此时此刻我在他的眼中分明看到了他将我母亲推下大楼的情景,但是他的情绪又告诉我他说的话是真的。我有些恍惚。

  我仔细分辨着他说话的真假,除非……除非他这样行动时受了其他人的控制?

  真是的这样么?好奇怪的反应,但是看他这样的样子,我觉得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吧!那你说她究竟是怎么跳楼的?”我中断了他的回忆,看得出他对他自己记忆中出现了自己推我母亲下去的场景非常的意外和费解,他拼命地摇着头,似乎那样就可以把这样的记忆从脑海中删除一般。

  “她!我也不知道,我似乎……她或许……或许出了什么意外……”此刻他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汗珠……并且汗珠越来越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