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龙族之掌控雷电

第265章 蓬塔阿雷纳斯·港口暴动

龙族之掌控雷电 云近我 12311 2021-09-26 13: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族之掌控雷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智利·蓬塔阿雷纳斯

  某无名港口。

  夜晚。

  雨声犀利,但漫天的雨珠尚未落下就被从海面上吹来的狂风吹散,化为无数片白色的水沫拍打在脸上。

  港口外停泊着一艘巨型客轮,轮船上堆满如小山般的集装箱,宽阔的水泥路面上,一行人缓步前行。

  旁边的海面看起来是黑色的,耳边尽是风声呜咽,湿润的海水味道充斥鼻腔,隐约还能看到远处伫立了一尊高大的青铜制麦哲伦雕像。

  “别磨蹭,走快点!”

  一声嘶哑又冷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将拜伦从朦胧中惊醒。

  他此刻穿着一身灰蓝色囚服,双手双脚被电磁锁捆住,步伐缓慢的走在人群中间。

  他朝四周看去,四下里全都是和他一样打扮的人,这些人长相奇形怪状,金发、蓝发、紫发、白发、黑发,白皮肤、黑皮肤,各色人种五花八门,但唯一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身上都有一种狂暴的嗜血气息,或者是深不见底的颓丧和绝望。

  昨天从卡塞尔学院的医学系病房里走出来,被执行部的专员带到一处黑暗的空地上,接着直升机将他带走,中间机舱里喷射出高浓度的麻痹气体使他昏迷,当他醒来时,自己就已经出现在这个陌生的港口,同时被换上了一套囚服,而且手脚已经被锁住。

  而在这之前,执行部专员已经向他宣读过校董会的处罚决定,南极监狱,十五年!

  拜伦深吸一口气,感觉脸颊处的皮肤都被风吹得有些变形。

  “这可是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也是通往南极的门户之一。”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拜伦转头,看到身边站着一个同样穿着囚服的青年,一头黑发在众人之中显得异常瞩目,黄皮肤,身材健壮,一双眉毛耷拉着,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但眼神里却时不时闪过一道精光。

  拜伦愣了一下,相比起周围那些凶悍残暴或者是沉默寡言的凶恶囚犯们,身边这位看上去完全是个异类,身上缠绕着一股轻松闲适不正经的气息。

  他刚才,是在对我说话吗?

  “你们来的时候看到了吗?海岸边全是沉船,据说当年麦哲伦通过这里后,这条海峡就变成了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唯一一条海运通道,蓬塔阿雷纳斯也就成了所有过往船只的要塞港口。”

  那个看起来很有喜感的青年继续喋喋不休,“可惜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风太大了!这鬼天气,还没到南极就这么可怕,我感觉我的发际线都要被刮走了。”

  然而,周围却并没有人理会这个话痨,又或许,根本没人能听懂他那一口蹩脚带口音的中文。

  因此,青年的喋喋不休,就变成了孤单的呓语,即使没人理会,但他却依旧坚持喃喃自语,这让拜伦的心里微微一动。

  他有种感觉,身边的这个青年,仿佛是另一个他自己。

  又或许,是青年那头熟悉的黑发,让他产生了一些亲切感。

  “你犯了什么事?”拜伦忍不住开口问道。

  “天呐!终于找到一个能交流的兄弟了!这鬼地方,连个会说普通话的人都没有!”

  话痨青年闻声而动,猛地一转头,仿佛是找到了亲人一般,盯着拜伦,眼睛闪着光,像是见到了失散几十年的兄弟,如果不是手上被坚硬的电磁镣铐锁住,恐怕他已经激动地扑了上来。

  “你是中国人?”话痨青年盯着拜伦那一头金发问道,“还是混血?或者留学生?”

  “不是,我只是恰好会讲普通话而已。”拜伦用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说道。

  跟着路明非和陆俊待了这么久,再加上卡塞尔学院执行的‘中文校园’策略,他平时几乎完全不说英语,甚至有点把中文当成母语的感觉。

  “兄弟你叫什么?”话痨用手腕上的镣铐撞了下自己的胸膛,同时自我介绍道,“你可以叫我……琼斯!”

  “琼斯?”拜伦愣了一下,“印第安纳·琼斯?”

  话痨眼睛一亮:“斯皮尔伯格!”

  “夺宝奇兵?”

  “对,那是我最喜欢的电影!”话痨激动起来,“我的梦想就是要成为像他那样的人,游历全世界,探险寻宝历险!”

  “我叫拜伦。”拜伦毫不留情的将这个看上去充满幻想和童真的话痨拉回现实,“所以你犯了什么事?你要被关押多少年?”

  “唉,说到这事,也是怪我倒霉,偏偏遇到了那个疯女人。”

  话痨刚打开话匣子,但却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闭上嘴,同时朝拜伦挤挤眼睛。

  拜伦立刻会意,安静下来,老老实实低头走在人群中,但用余光扫了眼前方昏暗的码头。

  只见人群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在这条通道尽头的黑暗中,忽然闪现出一点亮光,接着光芒照亮了几张冷漠的脸庞,一个女人缓步走出,身后两名穿着黑色风衣的混血种恭敬跟上,为她打着雨伞。

  漫天的雨沫在接近她时全部化为点点白色晶体散去,而从麦哲伦海峡一直吹到这里的狂风,竟然不能将她那一头冰蓝色的长发吹动一丝一毫,她整个人在昏暗的夜色中,就像是一尊闪闪发光的蓝色晶体,冷漠,高贵,不可侵犯,散发着威严和强悍的气息。

  那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一身黑色紧身制服,勾勒出凹凸起伏的身材,胸前印着一个绽放的黑色火焰纹章,看上去是某种家族或者机构的标记。

  她用冰冷的目光扫视在场的一众囚犯,接着用冷漠的声音说道:

  “欢迎各位来到彭塔阿雷纳斯,你们将从这里前往世界的终点,也是你们这一段人生的终点。”

  怪不得没人说话,这女人的气压也太恐怖了。

  拜伦只是粗粗看了一眼,便吃了一惊,暗暗低下头去。

  他知道自己被执行部的专员带上飞机后,遇到的就是这个女人手下的混血种,然后才被麻痹气体迷晕过去——这女人似乎是专门负责秘党内部刑罚的家伙,单从她说话间散发出的那种说一不二的气势就知道,这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存在。

  “我是来自秘党元老会直属南极监狱监督官,格雷西·欧内斯特,今夜将送你们启程出发前往南极,在那里你们将被执行由秘党元老会审判后决定的刑期。”

  冰山女人的声音似乎也宛如寒冰一般冷傲,带着浓郁的寒气,即使此刻他们还没登陆南极,拜伦也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

  不过,他还是默默记住了女人的名字,格雷西·欧内斯特?他记得学生会的那位生活部长,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这两人之间是否有某种关系?

  出自于同一个家族?

  拜伦低着头,眼神闪烁。

  “本次航行大概会持续几天时间,为了各位的安全考虑,请不要做出任何可能威胁到彼此安全的过激行动,否则你们将被直接处决。”

  那冰山女人接着说道。

  “当然,如果你们表现良好,刑期服满,经过审核认定,自然可以重返社会!”

  “你说谎!”

  拜伦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身边不远处响起一个凄厉嘶哑的声音。

  一个光头男人站出来,他后脑印着一条狰狞的蜈蚣纹身,声音嘶哑的说道:

  “据我所知,进入那座岛屿的囚犯,从来都没有活着出来的案例,那里代表了死亡,也代表绝望,你们根本不是什么监督官,而是一群杀人犯!”

  冰山女人冷冷扫了光头男一眼:“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

  “你这该死的疯女人,把我们送到那条船上,应该是想杀死所有人吧……”那个光头男人忽然转头用英语大声呼喊道:“各位,你们不了解那个疯女人,她根本就不把我们的命当命,她完全就是一个疯子!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他这么一喊,顿时在周围的人群中引起一阵恐慌的情绪。

  不过,暂时没人用行动响应他。话痨青年对拜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即可。

  拜伦轻轻点头。他本身也没什么想要响应这家伙的想法,要知道,这里可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又是秘党的地盘。

  再加上他根本不了解这个监督官的底细,还有她背后的力量,当然不会贸然选择逃离或者主动试探。

  此外,拜伦心中也隐隐有一个猜想,他自认为并没有罪大恶极到需要关押十五年的地步,他苏醒之后,也通过两名护士的交谈,听到了陆俊和他一样被判处十五年刑期的消息。

  那么,陆俊现在什么地方?

  要知道,陆俊的身份和他不同,那可是施耐德教授的学生,而且还是‘龙渊’的成员,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关押十五年。

  或许,这次他们被送往南极的旅程不会那么简单,或许所谓的十五年只是一个幌子……在没有见到陆俊前,拜伦决定不擅自行动,而选择冷眼旁观。

  “279号,戴维森,今年22岁。”忽然,冰山女冷冷道。

  “什么?”光头男人缓缓转身,手上的镣铐叮当作响。

  “来自英国南部,上个月残杀了五人,其中甚至包括你自己的母亲和一个五岁的幼童,被执行部专员逮捕后拒不认罪,被元老会判处无期徒刑。”

  格雷西脸色冰冷,“像你这样恶心的杂种,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戴维森脸色一变,双眼顷刻间泛起血红色,一股庞大的杀意瞬间升起:“蠢货,你真以为这个垃圾能困住我?”

  他双手猛地一撑,手中镣铐嘎吱作响。

  或许是因为身份被当场道破而恼羞成怒,戴维森嘶吼一声,身体瞬间膨胀起来,接着手中镣铐猛地绷断,他的身体也随之弹射而起,宛如一头飞起来的野猪,带着强悍狂暴的气势冲向对面的冰山女人。

  这一瞬间,拜伦睁大眼睛,他没想到,这个戴维森竟然是个杀人犯,而且竟然敢当中暴走尝试击杀监督官。

  他忍不住缩了缩身体,试着远离了这个光头男,旁边的话痨青年也跟着他退到旁边。

  “这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而且还极度厌女。”话痨青年悄悄说,“虽然我不否认对面的女人是个疯子,但这个戴维森也绝对不是好东西。”

  “那我们就看着吗?”拜伦低声问。

  “要不然呢?趁乱冲出去吗?”话痨青年脸色难看,“你不清楚那疯女人的可怕,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被抓住的……除非这里的所有人一起挣脱镣铐四散而逃,否则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菜!逃不掉的!”

  “那个女人竟然这么强?”拜伦吃了一惊。

  要知道,在场的所有囚犯全部都是混血种,而束缚住他们手腕和脚腕的电磁镣铐,明显也只能对付普通的混血种,像是戴维森这种极其危险的实力接近‘A’级的类型就显得有些单薄。

  如果监督官能一人对付三十多位危险混血种,那足以说明,面前的女人实力绝对也是妥妥的超‘A’级,听这个话痨的意思,似乎是在她手里吃过亏。

  “那是当然!”

  就在这时,那个光头男戴维森竟然已经趁乱冲出了十几米。

  他的能力似乎是操纵土元素,没走几步,脚下的地面都会忽然爆开,制造出浓郁的烟雾,同时躲避四面八方射出的炼金子弹。

  戴维森也很清楚,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如果不解决对面的女人,他很难有机会逃走,但问题在于他很清楚对面女人的恐怖之处——所以他只是佯装冲向格雷西,但半中间突然改变方向,猛地撞向了旁边的集装箱,想要从侧面逃走。

  一时间,场面非常混乱,但除了戴维森之外,也并没有囚犯试图逃离。

  或许,大家都心存几分试探之意,想要观察一下这个所谓监督官的实力,还有周围火力网的密集程度。

  然而就在戴维森冲到那集装箱面前时,忽然一道身影从旁边闪出。

  那是一位金发青年,黑衣黑裤,脸色冷酷,手持一把闪着银光的长剑,脸色面无表情,手背上印着一个黑色的火焰印记。

  “给我死!”

  戴维森眼看就要逃出生天,此刻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青年,忍不住又惊又怒,他怒喝一声,那金发青年脚下的地面突然爆开。

  然而,金发青年随手一剑,石子和泥土便直接粉碎。

  剑锋横扫,戴维森惨叫一声。

  只见刷的一声,他赫然一见面就被削掉了两根手指,鲜血迸溅。

  一个照面!

  两根手指!

  如果不是戴维森缩手快一点,恐怕整条胳膊都要被斩断。

  “该死……”

  戴维森知道眼前的青年不好对付,毫不犹豫转头就要跑向另一个方向。

  但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忽然一闪,银光乍现,下一刻他就感觉肩膀猛地一痛,一股冰寒的力量顺着肩膀蔓延,转瞬间就让他失去了对右臂的感应。

  戴维森惊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金发青年面无表情的进步挥剑,一颗纹着蜈蚣的光头便横飞而起,但鲜血尚未喷溅出就在原处冻结。

  原来方才那站在远处的冰山女抬手一甩,一根尖锐的冰刺扎中了戴维森的肩膀,而那冰刺却带着极其恐怖的寒意,直接让他失去了战斗能力,甚至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住。

  隔着二十多米,随手一甩,便让一位爆发力极强的混血种失去战斗能力,此人的实力,着实深不可测。

  拜伦从头到尾目睹了这场战斗,心中吃惊,对于秘党和这位监督官的实力再度有了清晰的认识。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认出了那位手持长剑的金发青年!

  他确定无疑,那就是学生会的生活部长,欧内斯特!

  因为擂台赛时苏珊曾经上台挑战过欧内斯特,所以拜伦对此人记忆很深刻。

  “这两人看上去长得有点像,不会是兄妹或者姐弟吧?”旁边的话痨青年嘟囔着。

  “这还真有可能。”拜伦眼神微动。

  而此刻四下里,所有囚犯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毫无疑问,刚才的戴维森,论其胆量和言灵,都已经算是他们中的佼佼者,但却依然没能冲出这条路。

  看格雷西那镇定冷静的样子,显然还有其他手段没有用出来。

  很多人心中都升起庆幸之色,如果他们选择趁乱逃离,恐怕现在已经和那戴维森的下场一样,死于非命了。

  而欧内斯特毫不留情一剑斩首的凌厉,也让众人心惊胆颤。

  轰!

  忽然间,囚犯队伍的后方,一道火球猛地炸开!

  冲击波弥漫,拜伦脑袋嗡了一声,立刻转头,赫然发现队伍后方的几道身影闪烁,朝最后方冲去。

  原来,队伍后方几人早有逃离的心思和打算,只是想让戴维森来探路而已。现在他们已经清楚最前方的格雷西和侧面的欧内斯特,就打算避开这两人,尝试逃走。

  毕竟,这里已经是地球最南端的港口城市,今晚上了船,再次下船就是极地!

  也就是说,这是他们唯一逃离的机会!

  然而几道身影刚刚冲出几步,突然轰鸣声响起,“砰砰”声不绝于耳,就连空气仿佛也在发出爆鸣。

  只见火光冲天,成百道橙红色光芒转瞬间将那逃走的几道身影覆盖。

  眨眼间就是鲜血飞溅,血腥味弥漫,那逃走的几人还没离开众人的视线范围,就化作了几具残破的尸体。

  地面上弹孔凌乱。

  而港口右侧的高台上,火炮的枪管缓缓冒出青烟。

  那是威力远超重机枪的舰载火炮改装而成的重火力武器!就架设于港口两侧的高台上!

  “太变态了……幸亏咱们没有逃。”话痨青年缩了缩脖子,“这疯女人果然厉害。”

  拜伦低头站在人群中,没有动作,但心里也是一寒,虽然他确实猜到了监督官还有后手,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在两边制高点选择重火力压制。

  要知道,普通的混血种,事先没有防备的状况下,在这种大威力的重火力武器面前也不过就是肉体凡胎,当然会死!

  “我想,他们是故意露出破绽的。”话痨青年琼斯眼睛转动,低声说,“就是要为了杀鸡给猴看,震慑我们,让我们不敢逃走!”

  “确实如此。”拜伦也心中了然。

  刚才从表面上看,这条路非常平静,管理松懈——两边没有阻拦,后方也无人看管,似乎就只有正面的格雷西这么一个阻碍。

  但随着戴维森的试探,欧内斯特和隐藏在制高点的重火力先后出场,确实很像是在钓鱼执法!

  这叫敲山震虎,就是为了震慑其他囚犯!

  “所有囚犯,登船!”

  旁边一名身穿黑色风衣,黑色西装,胸前印有火焰纹章的男人出现,冷冷喊道。

  众人不敢造次,纷纷排列成长队,开始走向码头登船。

  随着一声汽笛声呜咽,拜伦下意识抬头,瞳孔骤然收缩。

  只见一艘黑色货轮从远处昏暗的海面上驶来,庞大的阴影缓缓浮现而出,盖住了头顶的月光,宛如泰山压顶!

  就在所有囚犯按照顺序登船时,忽然身后响起尖锐的鸣笛声。

  拜伦惊讶的看到,原本那站在远处满脸平静冷漠的冰山女人脸色一变,快步走向货轮另一边。

  而他们也清晰的看到,码头附近高台上的重火力机炮纷纷转向,对准了天空中从远处飞来的一架黑色直升机。

  不对,是黑色直升机下方的某个东西!

  能让此人如此惊讶和警惕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一众囚犯纷纷抬头,在惊讶的目光中,看到黑色武装直升机下方悬挂着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箱体,那箱体呈铁黑色,看上去是由某种特殊合金打造而成,被直升机悬挂在下方,雨水细密拍打在上面,形成一道道水痕。

  高台上的机炮纷纷对准了那合金箱体,而原本沉稳冷静的格雷西,也脸色凝重严肃,看向那空中悬浮着的箱体,一副如临大敌之态。

  那黑色直升机并未停在码头上,而是直接飞抵货轮上方,将那黑色箱体缓缓放下。

  这时眼尖的话痨青年看到了箱子上的一个标记,眼睛一亮:

  “我知道了,这是关押‘S’级重犯的合金监牢!”

  “什么东西?”拜伦心中微动。

  “你知道‘S’级重犯吗?”话痨青年兴奋道,“这里面关押的,肯定是暗中罪大恶极的危险混血种,监督官最需要提防的囚犯,不能与任何普通囚犯接触,必须单独关押,单独监禁!”

  话痨青年用眼神示意,“你看,那个箱体上是不是印有一个黑色的‘S’标志?那肯定是超危险的家伙!”

  周围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紧张起来,监督官全都聚集在那黑色监牢附近,所有重火力武器全都对准了合金监狱,那有着集装箱大小的特殊监牢,在这一刻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拜伦盯着那黑色合金监牢上的‘S’标志,心中猛然震动,顿时知道了里面那人的身份!

  必然是陆俊!

  果然,陆俊也跟着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