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当灯塔亮起

第37章 临行前

当灯塔亮起 一缕梅目 5062 2021-08-02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当灯塔亮起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对了,师父,您刚说陈叔的本体和主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刚刚看见的那个挖坑的陈叔是麒麟村里的陈叔身上分离出来的幼体长成的?这,不太可能吧?您非一般人,来自阳光之城,从那什么阳明高能技工学院毕业,但陈叔可是土生土长的麒麟村人,怎么可能跟您一样会分离幼体呢?莫不是,你说的那个他的什么主人?阴谋?是吗?干坏事的人的主人都是幕后者,专门利用人来制造阴谋的人。一定是这样吧?”

  陈明亮后知后觉地想起无用刚刚说过的话里他忽略的信息,开始盘根究底起来。

  “想知道吗?”

  无用微微一笑。

  “嗯。”

  陈明亮自从懂得了学习这一行为背后蕴藏的妙处之后,对自己所能意识到的事情都喜欢盘根究底。

  “秘密就在那里。”

  无用偏头朝向蕉林另一侧的麒麟村九号院。

  “我们去看看?”

  陈明亮抬腿就要往那黑漆漆的大院落去。

  “你现在进不去,哪天你能进去的时候,自然就什么都知晓了。”

  无用的语调和神态都慵懒了下来,仿佛夜深他也犯困了。

  “师父你真是太过分了!”

  陈明亮起哼哼地嘟起嘴来,一张脸鼓得像存钱罐。

  “人家的师父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徒弟一请教就立刻倾囊相授,您倒好,什么都懒得说。真没见过这么懒的师父。”

  “你以前也拜师了?”

  “没有。”

  “那怎么知道没有比我更懒的师父。”

  “……看书看的,不行么?”

  “哈哈,说明没看明白,继续找来看。”

  “您……”

  ……

  回到岭城的家里,刀斯皓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大小不断的声响。

  无用和陈明亮对视一眼,陈明亮便跑过去要推开刀斯皓的房门,但推不开。

  砰砰砰。

  陈明亮抬手敲了三声。

  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

  “有事说事,没事请便。”

  房间里传出刀斯皓的声音。

  “姐,你在干嘛,拆房顶啊?”

  “你管我呢,干你自己的事儿去,大人的事别多管。”

  “那行吧,你们大人管你们大人的事,我还嫌麻烦。”

  陈明亮扭头对正站在一旁咧嘴笑的无用赌气。

  “你也是大人了。做出点大人样让人家服气不就行了么。”

  无用照旧是无谓地一笑。

  “我都长得比她还高了,力气也比她大,她还觉得我是个小娃娃,我有什么办法?!”

  陈明亮仍旧气呼呼。

  “哈哈,是要好好想个办法。”

  无用转身回了陈明亮的屋里。

  陈明亮便跟在无用屁股后面也颠颠儿地进了卧室兼书房。

  “师父,您这是干什么?要搬走啊?去老屋?”

  陈明亮看着无用进屋并不在他那老位置里坐下,而是收拾他并不多的行囊,惊诧起来,又想起无用当初说要搬去老屋住,这下是要开始行装明天搬走了?

  “老屋里不会空着的,你也收拾几件你的换洗衣服吧,想想怎么跟你爸妈说一声,明天去凭城。”

  无用头也不抬地继续将他刚来岭城穿的那套白色衣服收拾了出来,放到旁边的柜台上,表示明天出行的行装。

  “去凭城?这——也太突然了吧?我表姐要回凭城了?您几时知道的?你们出去那会都商量好了吗?”

  陈明亮大叫起来。

  “什么去凭城?你表姐这么快就要回凭城了?”

  刚从隔壁的主卧出来的刀温蓝经过儿子门口时,刚好听见了这番对话,也吃惊地探了个头进来。

  “嗯。哎呀,不是,哎呀,不知道。师父,师父说……”

  陈明亮心里乱了起来,语无伦次。

  “师父要走?要去凭城?跟皓皓一起去?”

  刀温蓝的想象力是一流的,脸上立现喜色,“好呀,这下皓皓就不是一个人在凭城,师父您会照顾她的哦?”

  “哎呀……”

  陈明亮刚想打断老母亲操之过急的遐想,却听得一旁的无用点头应声:

  “嗯。那是必定的。”

  “哟,必定的。哈哈,这下皓皓有福了。我说什么来着,让我说中了吧?!哈哈!”

  刀温蓝乐得就差手舞足蹈了,转而又回头对无用神秘兮兮地笑颜逐开,“师父啊,对上我们皓皓,您也是有福了。我们皓皓啊……哈哈,慢慢你就知道了,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好姑娘呢!”

  无用居然既不否认也不接话,只管朝着刀温蓝咧嘴一笑后低头抿嘴继续笑,那样子,还真有点捡到宝一样的窃喜样子。

  陈明亮则在一旁目瞪口呆一阵后,眼见他母亲乐呵呵喜滋滋地往刀斯皓的房间走去时,猛然醒悟过来,喊了一声:

  “妈!我也要去凭城。”

  “你去什么凭城?要高考的人了,还惦记着大人的事儿呢?八卦不八卦啊你!好好学习去!”

  刀温蓝唬了儿子一句后,见儿子瘪着一张嘴,满脸的不喜,又回头说了一句:

  “你呀,还小呢,将来有本事了,有的是机会。将来要努力,当你师父和你姐的依靠才好,哪有大男子总长不大,想要依靠别人的?”

  “我师父都走了,我高考依靠谁?我还要考阳明高能技工学院呢!”

  陈明亮声音不大不小地在刀温蓝背后嘟囔了一句。

  “还真是啊!这倒是要想办法的。”

  刀温蓝一听这话,果然一个急转身。

  “让阿宝跟着一起去吧。”

  无用终于在母子斗嘴斗智间开口。

  “师父万岁!”

  陈明亮知道师父在父母面前可以为自己一语定乾坤。

  “那阿宝这马上要期中测试呢,还有接下来的期末考,这,分数还得做学分才行呢,怎么办?”

  刀温蓝的确不敢逆无用的意思,无用在她眼里,已然成了一个高大的文化人,儿子当然的引路人。

  “没关系。阿宝现在对教科书上的那些知识的识记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缺的是应用和理解,去凭城,刚好能将他学的东西拿来用一用,在实践中探索一下,也不错。”

  无用说得云淡风轻,却也不无道理,刀温蓝虽然初中毕业,但也深知读书不是为了读书,也不是为了分数,而是为了儿子在未来社会中的安身立命。社会实践当然是重要的,尤其还有放心的人带着走一遭,说不定这小子长一番见识后,还真能闯出一番天地,毕竟,岭城,是太狭窄了。

  只是,若是高考后,刀温蓝必定毫无犹豫地让儿子去历练,但这高考前,虽然说不是为了分数,但也实在丢不得分数啊,万一这小子心野了,收不回来了,那岂不是前途尽损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