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

第382章 靠!子弹都能避开?

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 楚业 9850 2021-09-28 03: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一声枪声,瞬间响起。

  如此近距离开枪,就算叶凡速度再快,他也不可能避得开子弹的射击。

  在司徒长生眼里,叶凡必死无疑!

  然而司徒长生并不知道的是,在他准备开枪的时候,叶凡已经早就做好预判动作。

  通过他对枪械的熟悉,还有子弹飞行路线的预测,叶凡赶在司徒长生开枪之前,提前侧身。

  “砰——”

  一声枪响之后,子弹近距离打偏了。

  “不可能,他……他怎么可能避得了子弹?”

  这一刻,司徒长生有些傻眼了,他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有人能够避得开子弹。

  不可能!一定是我刚才大意了!

  司徒长生暗自大惊,接着,他不服气地再开了一枪。

  “砰!”

  枪声再次响起,子弹高速地从枪腔里飞出,直逼叶凡的身体。

  但是,叶凡早就做好预判动作,结果司徒长生这一枪,毫无意外地再一次脱靶。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他……他居然再一次避开子弹?”

  这一刻,司徒长生吓得目瞪口呆。

  如果第一次是运气,那这一次呢?也是运气吗?

  也许是不肯接受这样子的事实,司徒长生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只见他像是疯子一样,对着叶凡一顿的开枪射击。

  “砰砰!”

  “砰砰!”

  “砰!”

  ……

  枪声不断,子弹像是雨点一样,密集地往叶凡身上打去。

  但是,叶凡却能够精准预判,轻松地避开。

  “咔……咔!”

  正当司徒长生想扳动扳机时,突然间,弹夹没子弹了。

  “不……不!这一切不是真的!”

  只见司徒长生吓得当场瘫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全身吓得瑟瑟发抖。

  自己子弹都打光了,结果却连一枪都没打中。

  而这时,叶凡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然后点燃了一根。

  “呼——”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将烟雾吐了出来。

  烟雾缭绕之下,他的脸色变得格外的冷酷无情,谁也看不清他内心的喜怒哀乐。

  叶凡嘴角叼着香烟,冷冷地说道:“司徒老爷!打赌,你输了!”

  司徒长生吓得三魂不见了六魄,整个人说不出的震惊,“叶凡,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你竟然真的能够避开子弹?”

  “是人也好,是鬼也罢!你项上人头已经属于我的了!”

  说完,叶凡毫无征兆地往前踹去一脚。

  “噗——”

  挨了一脚的司徒长生,当场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整个人疼得呲牙咧嘴。

  “老爷!”

  现场的保镖齐声地叫喊了一声。

  而这时,叶凡缓缓转身过来,冷冷地问道:“怎么了?你们想动手?”

  “我……我们?”

  顿时,这些保镖脸色尴尬,所有人面面相觑,措手不及。

  叶凡连子弹都能够避开,自己动手,岂不是自寻死路?

  “一群废物!”

  看到这些保镖不敢出手,叶凡冷哼一声。

  接着,他重新转身过来,朝着司徒长生冷冷地说道:“司徒老爷,今天我不取你的狗命,但这不代表我会放过你!”

  说完,叶凡突然出手,往司徒长生嘴里塞进一粒毒药。

  “咕噜——”

  猝不及防之下,司徒长生直接将毒药给吞进肚子里,顿时,他的脸色变得惨白,整个人说不出的惊慌失措。

  司徒长生一脸惊慌地问道:“臭小子,你……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玩意儿?”

  叶凡嘴角咧嘴一笑,说道:“绝命断肠丸!跟你儿子一样的毒药!”

  “绝命断肠丸?臭小子!你就是用这玩意儿害得我儿子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吗?”司徒长生气得破口大骂,说道。

  “没错!”

  “臭小子!你特麽到底想玩什么花招?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得罪‘盛世集团’,你就不怕‘盛世集团’报复吗?”

  司徒长生阴沉着表情,冷冷地说道。

  “‘盛世集团’?呵呵!本来我只要你们司徒家族过来叩头认错,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三天之内,我要你们整个‘盛世集团’过来叩头,否则你们就等着破产荡业!”

  叶凡语气冷酷无情地说道。

  “臭小子!你特麽别在这里口出狂言!你算什么东西,你特麽配得上‘盛世集团’的道歉吗?”

  司徒长生气得火冒三丈地骂道。

  “我配不配,三天后,你就会知道了。”

  叶凡嘴角不屑冷笑,说完,便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头都不回,语气冷漠地提醒说道:“对了,忘了跟你说一句,绝命断肠丸的毒性,天底下只有我一人能够解开!你们父子俩要是不想死,就乖乖按我的意思来做!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

  叶凡直接走人了。

  “可恶!简直可恶之极!”

  司徒长生气得咬牙切齿,他想杀叶凡,偏偏拿叶凡没有一点办法。

  而这时,他身上的毒性开始发作了。

  刹那间,他疼得像是被火烧般痛苦,所有细胞都在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啊……啊啊!”

  只见司徒长生疼得在地上来回地打滚,但是身上的痛楚却依然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严重。

  “老爷!”

  保镖连忙叫喊道。

  “快……快!快点送我去医院!快!”司徒长生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最后一句求救的话。

  很快,司徒长生被痛楚活生生地折磨到当场晕死过去。

  ……

  一个小时后!

  司徒长生被抢救过来,但他的情况跟司徒飞一样,全身检查,明明痛苦不堪,却发现不了一丝的毒素。

  无奈之下,医生只好给司徒长生注射麻醉剂,让他减少痛苦的折磨。

  这时,在某个高级病房里,躺着两个男人。

  司徒飞躺在左边!

  司徒长生躺在右边!

  只见两人脸色憔悴,嘴唇发干发白,整个人被痛楚折磨到快要精神崩溃。

  “王八蛋!没想到那小子的毒药这……这么可怕!老子之前低估他了……”司徒长生咬了咬牙,十分不服气地骂道。

  而这时,司徒飞被痛楚给折磨怕了,只见他哭丧着表情,说道:“爸,不……不如咱们跟他投降吧,咱们斗不过他呀……”

  “投降什么?‘盛世集团’掌舵人一职,多少人盯着?老子要是投降,岂不是被人抓住把柄了?”司徒长生当场摇头拒绝说道。

  司徒飞一脸绝望地说道:“不投降的话,那咱们该怎么办?我再也不想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了。”

  “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老子就不信,天底下没人能够解开他的毒……”司徒长生咬着牙根,一脸不服气地骂道。

  接着,他叫保镖头子下达命令,征集天下神医,能解毒者,千金重酬!

  结果消息一发布,立马引起不小的轰动。

  各路牛鬼蛇神,纷纷跳出来,想拿到司徒家族的巨额诊金。

  ……

  与此同时!

  叶凡接到了宁沁打来的电话。

  “宁小姐,你找我有事吗?”叶凡刻意保持着距离,给人一种不咸不淡的感觉。

  宁沁是冰雪聪明的美女,她一下子听出叶凡语气的冷漠,顿时,她神情黯然了不少。

  为什么他对我如此冷漠?唉!

  宁沁心里暗自叹息,但今天她来电话,并不是埋怨叶凡对她的态度。

  “叶先生,我爷爷有个好友,对您已经慕名以久,他想跟您见面,不知道您现在有空吗?”宁沁客气地问道。

  叶凡惊讶地问道:“哦?对方是什么人?”

  “他是省中医协会的会长,他听闻您医术湛深,特意委托我,约您见面。”宁沁开口解释说道。

  “好吧!一个小时后见面!”叶凡本来想拒绝的,但他与宁家有几分交情,既然对方委托到宁家出面,自己要是不肯相见,那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好的!那我去接您吧!”宁沁点了点头,说道。

  “没问题!”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半个小时左右,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出现在叶凡面前。

  只见开车的妙龄美女,正是宁沁。

  今天的宁沁过来之前,特意打扮了一番。

  她一身淡粉色的裙装穿在凸凹有致的娇躯上,显得格外性感诱人,一头同样是黑色的长发盘在头顶,在鬓角处特意留下了长长的两缕,一张风情万种的俏脸浅笑嫣然,大大的眼睛顾盼生姿,妥妥的白富美。

  “叶先生,让您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宁沁流露出甜美的笑容,似乎在故意讨好着叶凡。

  本来她以为自己精心打扮后,叶凡会留意多看自己几眼,但是让她有所失望的是,叶凡只是轻轻扫了自己一眼,便收回了眼神。

  “走吧!”

  叶凡淡淡地说道。

  额?

  宁沁美眸闪过一丝黯然,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精心打扮,而且摆低姿态,讨好对方,但叶凡偏偏对自己爱理不理。

  像自己这种级别的美女,在省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呀。

  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宁沁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但她并不知道的是,叶凡之所以对她如此冷漠,是因为宁沁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

  也许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于是,宁沁鼓起勇气,美眸认真地盯着叶凡,问道:“叶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叶凡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问道。

  宁沁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地问道:“您觉得我讨厌吗?”

  “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叶凡态度不咸不淡地说道。

  叶凡知道宁沁特意讨好自己,是因为自己牛逼的背景。

  自己要是普通身份的话,怕是宁沁这种千金大小姐不会正眼看自己一下。

  呃?

  这时,宁沁怔住了,只见她美眸有些发红,良久后,才缓缓挤出一句苦涩的话,“叶先生,您说话真的够直接!”

  “直接点好!至少不会让人产生误会。”叶凡摇摇头,一语双关地说道。

  “是吗?”

  宁沁喃喃自语地说道,心里暗自在猜测着叶凡这句话。

  ……

  十来分钟左右,叶凡在一栋别墅里,看到了省中医协会长……赵秀荣!

  只见赵秀荣一身黑色唐装,白发苍苍,脸容有些憔悴,不时还传来咳嗽的声音。

  “叶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呀!”赵秀荣双手作揖,说着客套话。

  “赵会长!你好!”叶凡笑了笑,打了一声招呼。

  这时,叶凡看了看赵秀荣,然后淡淡地开口问道:“赵会长!你找我过来,应该是看病的吧?你肺部寒意入侵多年,你年轻时是不是掉进过冰寒水中,导致肺部受过感染,寒意积聚在体内?”

  额?

  赵秀荣怔了怔,神情有些吃惊,对叶凡的敬意更深了。

  “叶先生!宁老说您是神医在世,他果然没说错!您只是看我一眼,就知道我病患是什么了!您医术太厉害了!”赵秀荣竖起大拇指,忍不住夸赞说道。

  哦?

  这时,连一旁的宁沁都有些惊讶了。

  她知道叶凡医术很厉害,但叶凡只是看上几眼,便知道赵秀荣身体的疾病。

  他的医术,也太逆天了吧?

  宁沁心里忍不住感慨,越是如此,她对叶凡就越是痴迷。

  她觉得只有这么优秀的男人,才值得自己去追求。

  叶凡淡然一笑,说道:“赵会长!你的肺部寒意入侵,只是小病一桩,我开一个驱寒祛湿的药方,保证药到病除!”

  “那就有劳叶先生了!”赵秀荣双手作揖,十分感激地开口说道。

  “不碍事!你是宁老的朋友,就是我叶某的朋友!”叶凡摇摇头,淡淡一笑。

  “哈哈哈!叶先生果然爽快,能够结识叶先生,是我这一辈子的荣幸呀!”赵秀荣哈哈大笑地说道。

  “你言重了!”叶凡笑了笑,说道。

  接着,他叫宁沁拿来一张白纸,然后在纸张上写下药方,并吩咐赵秀荣按时按量服用。

  不出一个月,必定药到病除!

  得知自己多年的顽疾,竟然一个月内就可以康复,赵秀荣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也许是亲自见识过叶凡医术湛深,所以,赵秀荣想委托叶凡帮一个忙。

  “叶先生,您医术如此厉害,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帮忙?”赵秀荣双手作揖,一脸客气地请求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