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第153章 导火索(二合一)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戈也很帅 8362 2021-06-11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几分钟后……

  本森·维尔德幽幽醒转过来,可醒来时他仿佛完全遗失了刚才那几分钟的记忆,像个没事人儿一样与陈泽和托德攀谈了几句,道别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顶层大厅。

  顺着楼梯一路向下,待他走到庄园门口时,只见门卫早已将他开来的那辆车子停在了门前,挺身侍立在一旁。

  维尔德走过去从这位门卫手中接过车钥匙,可就在他打开车门,准备矮身进去的时候,整个人却突然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僵直在原地不久,他忽而转身回首望向后方庄园顶层客厅处亮起的灯光,看着窗口处若隐若现的两道人影,双眉不自觉皱起,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刚刚……刚刚似乎发生了什么,可是……”

  隐隐感觉有两道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维尔德心脏开始不由自主的砰砰跳动起来,大脑思绪飞速运转,无数画面在脑海回转,可冥思苦想好久都没有想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呼……”

  过了片刻,他眉头才缓缓舒展开来,郁郁出了口气,回身坐到车子驾驶座上,可脸上和眼中的疑惑却丝毫不减消减。

  没再多做停留,维尔德朝一旁的门卫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回去后,便一踩油门顺着门口小路驶到了前方的主干道上。

  而与此同时,庄园顶层大厅……

  陈泽与托德并肩站在窗口前,待维尔德驾车远去,直至不见踪影时,托德才侧面望向身旁之人。

  “父亲……”

  微皱着眉头,欲言又止了几次,托德方才开口问道:“您刚才那种做法,是不是……”

  “是什么?”

  托德话说到一半,正停顿踌躇之际,陈泽突然转身迎上了他的双眸,微眯着眼睛,反问道:“托德,你是在质疑我的选择?”

  听到陈泽声音忽而转为凌厉,托德身子不由一颤,后退了一步,没有出声回应,而是诚惶诚恐地躬下了身子。

  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陈泽脸色缓缓转为平和,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转身坐回到沙发上,招手道:“过来坐下吧。”

  托德直起身子,轻点了下头,上前几步坐到他身旁。

  “托德……”

  他刚一坐下,陈泽便侧首盯住了他,问道:“你觉得刚才那个维尔德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有多少可信度?”

  托德皱眉想了想,回道:“我觉得他话里真实和虚假的部分应该各占一半。”

  “不,你猜错了。”

  陈泽笑了笑,道:“他所说的那些全都没有掺杂任何虚假内容,他只不过是在我们面前隐藏了一处最为重要的关键部分罢了。”

  听到这话,托德不免显得有些惊讶,蹙眉思索了半晌,才张口问道:“父亲,他隐藏了什么关键部分?”

  陈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口问道:“还记得他刚才给我们看的那份资料吗?”

  “当然记得。”

  托德点了点头,道:“那份文档记录了他能够拉拢的所有组织以及美利坚军方、政府的高层人员,这些人将会是不久后制造乱局的一份重要助力,父亲,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资料里所写的东西当然没有问题,真正的问题在那位维尔德先生的脑子里。”

  简单回了一句,陈泽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浮现一抹莫名的笑容,道:“托德,刚才在他说完那番话,出示了那份资料后,我看你似乎有与他合作的意向,可是你知道他在那时正在想些什么吗?”

  托德皱眉愈深,昂首凝视着身侧的陈泽,眼中满是疑惑之色,似乎有些搞不懂陈泽说这话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如何乱局产生之后将你和你的族群一起给拖下水,让你的那些后裔深陷在他所设的泥潭中难以自拔,最终……”

  陈泽声音渐显低沉,道:“借助这多方混杂的混乱局面去达成他真正的目的。”

  “那位维尔德先生想要的可不仅仅是让这美洲大陆乱起来,他真正想要的是以美利坚与那些超凡组织联盟的摩擦为起点,一举颠覆他所在的这个国家的政权,最后让整个世界的每一个国家都因此而陷入前所未有的乱局。”

  “嘶……”

  听了这话,托德双眼不由一瞪,面露难以置信之色,轻嘶了一口气,道:“他这是想要掀起超凡者和各国的全面战争?”

  “没错。”

  陈泽轻点了下头,转口又道:“而他想要做到这点,单单凭借那些超凡组织联盟、诸多恐怖组织以及美利坚以及周边各国军方的一部分力量肯定是不够的,所以……”

  后面的话陈泽没有再说下去,但托德却已经心知肚明了,便没有继续再问,而是垂首微眯起眼睛逐渐流露出一丝浓浓的凶恶之色。

  时过半晌,在他长出了一口气后,眼中、脸上的情绪才渐渐淡去,缓缓抬首迎上陈泽的目光。

  “他这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旦全面战争爆发,几乎也就与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区别了,到那时候,他也绝对无法再独善其身,父亲……”

  思绪转换到另一个层面,托德脑子里不由冒出许多疑惑,问道:“我还是搞不懂这么做对他来说究竟有什么实质性的益处。”

  “只要这个世界乱了,只要世界格局彻底改变了,对他来说就意味着能够拥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正说着,陈泽忽然站起身子,道:“有些人生来就是疯子,区别只在于如何保持疯狂与理智之间的平衡,先前变化未生的世界一直压制着这些人疯狂的想法,而现在……这急剧变化的世界给予了这些人实现疯狂想法的资本。”

  “而本森·沃尔德无疑就属于这种人,至于我们虽然也是想要让这个世界乱起来,但是这种激进的方式对我们来说却有害无益,不过……”

  话音忽而一转,陈泽又道:“让他这种人成为我的一粒棋子却是有一定的用处的。”

  “棋子?”

  托德在陈泽说话时暗自思索了一阵子,问道:“父亲,所以您刚才那么做就是为了借他之手来让我族再加深对这些美洲国家的掌控?”

  “不错。”

  陈泽点头应了声,随即垂首望向地面,道:“托德,不久后那位维尔德先生的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现在也是时候去将那些小家伙放出来了。”

  托德自然知道他所指的“小家伙”是什么,轻点了下头,没有作声,直接起身朝楼下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陈泽在这一刻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闭上双眼,嘴角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几分钟后……

  待听到庄园中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陈泽才起身走到客厅窗子前面。

  趁着夜色向下望去时,只见托德独自一人站在庄园大门口,就在他打开铁门的下一秒,顿时只见一道道黑影从他身侧飞速掠过,跑出大门,像是鬼怪一样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不多时,这些黑影悉数消失后,门口处的托德仰头看了一眼窗口处的陈泽,便伸手关上了铁门,随即转身走回庄园房屋里。

  …………

  当夜,美利坚军方某个军事基地中……

  一辆黑色军用吉普驾驶进基地,到最后的一栋大楼前方才停下,随即只见一身西装的本森·维尔德打开车门,径直朝向楼内走去。

  “维尔德将军……”

  他走进大楼后,中途碰到的一些士兵都会驻足朝他挺身敬礼,而维尔德也会微笑着这些士兵点头予以回应。

  几分钟后,他便乘着电梯直接来到位于大楼地下最底层的某一个房间的桌子后方坐下。

  房间内空空荡荡,只有一套桌椅和桌子上摆放的一台电脑,维尔德坐下后,就立刻打开了电脑,输入密码后,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点进了一个奇怪的页面。

  页面上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文字和图片,至于其它不相关的东西更是不存在,整个页面只在正中有一个瓶盖大小的红色圆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按钮一样。

  维尔德看到页面显现后,双拳轻捏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当即移动鼠标在那红色圆点上轻触了一下。

  …………

  时间一转眼便过了十多天,圣诞节前夕,平安夜……

  入夜的纽约市曼哈顿街头依旧十分热闹,宛如潮水般的人群在几条街道上摩肩擦踵、来来往往,而一些街头艺人此时还在某些繁华地带表演着他们的技艺。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不时有人停下脚步,围拥在这些街头艺人周边,饶有兴趣的观看着他们的表演。

  而在某个商城大楼脚下,一个身穿嘻哈服饰的黑人正在运用他娴熟的街舞舞技,做出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动作,引起围观群众的阵阵喝彩。

  “嘭……”

  可就在黑人舞者正在倒立旋转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随即只见一道黑影突然从高空掉落下来,砸到他身上,使他摔的头破血流,瞬间晕倒倒地。

  只见一个身材壮硕、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白人男子正压在这黑人舞者身上,似乎和他一样都陷入了昏迷。

  “我的天,这怎么回事……”

  围观的人群中传来阵阵惶恐惊呼声,瞬间四散开来,许多人纷纷捂住了嘴巴,像是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快叫救护车……”

  不过也有些人迅速冷静了下来,连忙拿起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可还没等围观人群将急救电话拨通,就看见那个压在黑人舞者身上的风衣男子身子颤了颤,随即双手一撑站了起来。

  “嘿……”

  一个年轻人走上前去轻拍了一下风衣男子的肩膀,轻声问询道:“哥们儿,你没事儿吧?”

  “嗬……”

  风衣男子虽然站起了身子,但一双眼睛却还一直紧闭着,听到声音,又感觉肩膀被拍打了一下,忽而张口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缓缓睁开双眼朝身侧望去。

  “你……”

  这年轻人见他转头过来,刚想出声再问询一声,可一看到这风衣男子睁开的双眸,眼睛便不由一突,像是突然受到了惊吓一样连连后退了几步,最后更是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保罗,你怎么了?”

  一个似乎是他朋友的年轻白人跑到了他身旁,问道。

  “他,他……”

  这年轻人双眼睁的老大,眼中满含惊恐之色,身子微颤着伸手指向还站在远处的那个风衣男子身上。

  “他……”

  年轻白人疑惑不解,转头望去,问道:“他怎么了?”

  可就在这人话音落下之际,忽然,只见那愣愣站在原地的风衣男子像是犯了羊癫疯一样,整个人开始剧烈抽搐起来,双手双脚止不住抖动着。

  “这人是怎么了?是犯病了吗?”

  年轻白人和附近围观的一些人看到风衣男子这副模样,纷纷出声,而更多的人则自觉往后退了退。

  此时众人中央,那位晕倒在地的黑人舞者身旁,风衣男子的身体依旧还在剧烈抽搐着,半长的头发也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散落在面前,不过他那惨白一片的面色却呈现在了所有人眼中。

  抽搐时,这男子双眼时而闭起时而睁开,在这睁闭之间他眼中开始闪烁过淡淡的血色光芒,到最后,两团血红色的光芒透出他的眼眶,让周围每一个人都能够清晰的看到。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人群中传来惊慌的叫声,四周聚集的一些人看到这一幕都开始纷纷慌张朝远处逃窜而去。

  可就在这时候,就在这风衣男子剧烈抽搐的时候,他双手指甲忽然迅速延伸边长,化为细长尖锐的利爪,而他穿着皮鞋的双脚一根根利爪也穿透而出,将鞋子撑爆,化为两只奇模怪状的兽足。

  与此同时,伴随着几声衣服的破裂声,只见他双臂双腿将衣服撑开,露出黑色的鬃毛,背后则伸展开两只巨大的黑色羽翼。

  “吼……”

  终于,待他整个人彻底变成一副人立而起的野兽模样,双手双脚的利爪随之停止了生长,可一声响亮野兽咆哮声却在这时忽然响起。

  只见先前的风衣男子,此时的人形野兽骤然昂起头颅,生长着四根利齿的嘴巴张大到惊人的地步,朝向前方逃窜的人群嘶吼起来。

  随即,他双翅一振,在响亮的咆哮声中张开双手双脚的利爪径直朝人群之中奔袭而去。

  “嘭!”

  然而就在他尖细锋锐的利爪扎进一个人的胸膛,鲜血喷涌的一刹那,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所有人耳中轰然响起。

  “轰轰……”

  在距离这条街道的不远处,市政~府的办公大楼顶层突然冒起腾腾火光,无数玻璃碎片与砖石碎块飞落四处,短短不到一分钟,随着几道轰鸣声再次响起,整栋大楼顿时轰然倾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