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重生大唐之五子夺嫡

263 何为律法

  

  李恪通过反反复复的思量,李恪得出结论这应该不是长孙无忌授意的,这应该是这家奴自己的行为,因为这家奴的行为根本不占理,即使闹到父王哪里,他李恪也岿然不惧。既然不是长孙无忌的诡计,他李恪不仅要管,而且还会把推波助澜,把此时往大了闹,然后借题发挥,好好收拾长孙府一番。

刘仁轨没有正面回答,却抛出一个疑问:“王爷认为律法之意义何在?”

李恪一愣:“定分止争,兴功惧暴?”

此乃法家之核心思想。

“定分止争”,也就是明确物的所有权。“一兔走,百人追之。积兔于市,过而不顾。非不欲兔,分定不可争也。”意思是说,一个兔子跑,很多的人去追,但对于集市上的那么多的兔子,却看也不看。这不是不想要兔子,而是所有权已经确定,不能再争夺了,否则就是违背法律,要受到制裁。

“兴功惧暴”,即鼓励人们立战功,而使那些不法之徒感到恐惧。兴功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富国强兵。

刘仁轨却道:“王爷,卑职是个军人,没想那么复杂?在卑职看来何为律法?就五个字,惩前而毖后,如此而已。”然后他敲了一下面前的瓷碗,对正陷于绝望之中失魂落魄的妇人露出一个俊朗至极的笑脸:“麻烦,再添一碗。”

妇人都快愁死了,这琢磨着是否寻一处僻静所在干脆一死了之,亦好不牵连丈夫家人,哪里还有心情做买卖?

跪坐在地上,抹着眼泪,抽抽噎噎道:“奴家破家在即,哪里还有心思侍候二位客人?二位也都看到了,还请自去便是,这餐饭钱也不要了……”

刘仁轨笑得愈发灿烂,温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何须如此沮丧呢?”他指着李恪,笑道:“你且宽心,指点汝一条明路吧,只需侍候好了眼前这位,那什么赵国公府,完全不足为虑。”

妇人愣住。

她虽然未曾读书,但是常年经营小买卖迎来送往,脑筋绝对不慢,一听这话,便知道这是碰上贵人了呀!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腿,必须死死抱住,绝不撒手!

这妇人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上前两步,直接跪在房俊旁边,死死抱住李恪的一条腿,嚎啕大哭。

“这位贵人,求求你帮帮奴家……奴家奉公守法,家中郎君更是为国征战,才导致身残,如今却要遭受恶人欺凌,您行行好,救救奴家,奴家一家人结草衔环,做牛做马,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刘仁轨面带笑容,暗道:这妇人倒会察言观色,见机行事。

有眼色,有口才,不错!

一旁的刘泉看着刘仁轨,又看看李恪,心中惊疑不定。

他今年才从长孙无忌老家的封地上调入长赵国公府中,对于长安的权贵认识的不多,一时间之间也搞不清楚,这两人是哪家权贵的子弟?

走到了门口的刘泉,听着两个食客的对话,不自觉的顿住了脚步。

说实话,这一刻他有点心虚。

他来到长安不久,对于长安的权贵认识的也不多,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欺男霸女,一则是赵国公府给他带来的底气,一则是他认为这一家小小的店铺,小小的商贩,不可能认识什么权贵阶层来给他们撑腰。

尤为重要的是,他早已经打听清楚了,此地虽然是汉王府的庄子,但这小店的夫妇却并非汉王府的庄客,更非仆役,跟汉王府毫无关系,无论自己怎么样,汉王府家也没道理为了这么一家低贱的商贩出头,去得罪赵国公!

只要汉王府不出面,这个妇人还不是随意他揉捏?

当然,他也知道关中权贵遍地,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几个并不怵赵国公的大人物,但是面前两个少年不太像……

虽然那个俊秀非凡的少年气质出尘,但是真正的大人物,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铺子里,吃着这等低贱的食物?

这么一想,刘泉底气又足了起来,看着两个装模作样的小子,“呲”的讥笑一声,就想要出门而去。

这时,耳边响起一个醇厚的嗓音:“站住!”

并未如何凌厉,但只是一个平淡的语调,却有着令人无可抗拒的威严!

刘泉没来由的身子一颤,站住脚步,转过身去,看着那个抬眼望过来的黑脸少年对他问道:“赵国公府的?”

之前怕沾事的食客见有人愿意为这妇人出头,都停下了脚步,想一看究竟,赵国公府可不是什么人都得罪得起的…

刘泉闻言不敢嚣张,回道:“是,敢问公子名讳……”

话未说完,锦衣少年已然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不过是一个家奴,哪有资格与吾说话?吾亦不与你计较,速速回去,让长孙无忌或者长孙冲前来此处,吾在此刻等他一会儿,半个时辰之后不至,后果自负。”

刘泉咽了口唾沫,此刻他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有的只是无尽的惶恐。

要坏菜……

这锦衣少年的气势太足,举手投足之间那等挥斥方遒的威势浑然天成,这是上位者的气度,装是装不来的。

他在那里脸色变幻,想要问问李恪的身份,却又不敢,但是就这么离去,后患有可能很严重,回府告诉老爷他又不敢开口,只得告诉大少爷长孙冲,况且就算回去请大少爷前来,总不能跟大少爷说连此人是谁都不知道吧?

刘仁轨是个厚道人,见到这个刘泉踟蹰纠结,便笑道:“就跟府上大郎说,是汉王有请即可。汝也不必害怕,汉王虽然身份高贵,却也非是食人的虎豹,吃不了你。”

刘泉两腿一软,差点吓尿……

不必害怕?

我也么都要吓死了好不好!

此人虽非虎豹,但是我宁可面对虎豹,也不愿招惹到这人啊……

他刚来长安,赵国公府的人就告诫过他,什么人都可以招惹,但千万别招惹汉王,那可是一言不合便对长孙无忌大打出手的人。

可他今天偏偏就招惹上了汉王,真是倒了血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