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姝色无双

第127章 番外夏王妃完

姝色无双 五叶昙 7446 2021-05-25 20: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姝色无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夏梓沅看着姜承巍好一会儿, 然后垂下了眼睛, 道:“如果, 只是跟着你去藩地, 做你有名无实的蜀王妃, 也可以吗?”

  姜承巍看着她纤细精致的侧颜, 耳后一缕长发飘了下来, 弯弯的,映衬得肌肤越发莹透如白玉,心头涌出一阵难言的酸甜苦涩滋味, 却更夹杂着丝丝的喜意。

  他自然是不介意她嫁给自己,只做有名无实的蜀王妃的,她现在的心意是如此, 但只要她嫁给了自己, 将来如何,他是不信她一世都会如此坚定的, 在他眼里和心里, 她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况且, 他也并非一个情窦初开的十几岁少年, 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强占, 而且他已经有过一个王妃,有了两位嫡子, 甚至已经向景元帝为嫡长子请封世子,他这样, 其实在太后和皇帝面前, 自己是万万配不上她的。

  若不是他察觉到华皇后对她的恨意和杀意,他怕是永不会开口和太后以及皇上求娶她的。

  现如今她如此说,反是让他心安一些。

  让她在自己身边,给她一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环境,抹去过去那些悲伤的心结,让他能时时见到她开心快乐的样子,对他来说,已经是奢望了。

  他知道她虽然外表清冷,但那却是在大嫂也就是元后庄氏还有侄子姜瑯他们相继过世之后,她才慢慢变得如此的,他记得她幼时根本不是这样,那时的她活泼机灵可爱,笑起来仿佛冰雪都能融化般。

  只不过那时候她的眼里只有阿瑯和阿珣,尤其是阿瑯,因为存了同样的心思,姜承巍自然看出阿瑯对她的特殊情愫,而她,虽然她那时应是并未往那个方向去想,但那种自然的亲昵和在乎却是骗不了人的……

  按下心中隐隐的钝痛,姜承巍温和道:“嗯,阿沅,你当知道,我向母后和皇兄求娶你,只是不想你陷入皇兄的后宫之争,那本就不该是你蹚入的浑水。我希望你能跟我去蜀中,然后能够像幼时在南地那般,自由自在,骑马,射箭,打猎.....你放心,将来在蜀地,无论你想做什么,我也不会勉强你,干涉你。”

  夏梓沅抬头看他,看到他温和的目光中隐藏着的隐忍的情意,眼前不由得闪过另一双眼睛,却分明类似的目光,心中一痛,转过头去,泪意却怎么也忍不住,慢慢盈聚,最后承受不住滴落了下来。

  她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

  元宵节夜,景元帝陪庄太后说话,因饮了些酒,就宿在了慈寿宫的偏殿,醒来时一阵头疼欲裂,可是昨晚的事情他的记忆虽然有些凌乱,但却还不至于什么都不记得。

  他换了衣裳,梳洗了一番,就黑着脸唤来了自己的贴身內监问话。

  这是在慈寿宫,发生那样的事,他的贴身內监不可能不清楚,要不然他岂不是随便就能被人暗算了。

  只不过,那个人是夏梓沅,他的贴身內监以及慈寿宫的人都没有阻拦而已。

  他们大约也没想到景元帝是被用了药的,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多少女人想爬上景元帝的床,只不过无一成功而已,所以昨晚的事,知道的几人都或是景元帝的心腹,或是庄太后夏梓沅的心腹,他们也只当这是两人“情难自禁”罢了,说不得心中还暗自为他们高兴。

  其实就是景元帝自己,那么点子药力也不至于让他自制力尽失,如果那个人不是酷似元后庄氏的表妹夏梓沅,他也不至于会陷于其中。

  问完话,景元帝抬脚就往自己母后庄太后的正殿那边去了。

  此时夏梓沅正跪在庄太后的脚边低声哭泣。

  庄太后拉了她起身,让她坐到身边道:“沅儿,你既然和皇帝发生了这种事,如何还跟姨母说要嫁给阿巍?沅儿,你这到底是何意?”

  庄太后一早醒来就听到了自己心腹管事嬷嬷的回报,只惊得都说不出话来,她甚至担心是否是自己儿子酒后做了糊涂事。

  直至外甥女夏梓沅入来一边请罪,一边却又要答应和蜀王的婚事,简直是.....

  夏梓沅低泣道:“姨母,对不起,是沅儿自作主张,对不起您,对不起陛下…….只是沅儿担心皇后她根本容不下别的妃嫔会有子嗣,是我的话更不可能,我若留在宫中,必然会成为她的眼中钉,如果有了孩子,也肯定活不了……”

  庄太后皱眉,这是何意?

  面前这个女孩儿,从两岁多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小女娃就养在了自己身边,她如何不清楚她对自己的皇帝儿子根本无意……

  夏梓沅看出庄太后的疑虑,低声解释道,“姨母,可能是沅儿思虑过多,沅儿只是觉得,皇后绝不是像她表现得那般大度,沅儿担心,她未有子嗣之前,怕是根本不会容下别的妃嫔诞下子嗣……”

  而她也猜出,她的皇帝表哥怕也是根本不会容许华皇后生下孩子。这,就像是一个死结。

  “所以沅儿想,想要一个孩子,像,像阿瑯的孩子。可是沅儿却不想让他在宫中长大……”

  她想要一个像阿瑯一样的孩子,看着他长大,哪怕是远远的看着,看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实现自己的抱负,好像如此才能填满她空缺了的心一般……

  她说到这里只觉心痛难忍,咬了咬牙,抬头看庄太后,见她面色凝重,忙又道,“姨母,不,沅儿不是那个意思。姨母,沅儿知道,若是沅儿有了孩子,姨母和陛下必会好好保护孩子,可是沅儿不想,不想他过那样的生活,战战兢兢,行事受制处处担心遇害,这样他不会成长得好的。姨母,我想他能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像陛下和阿瑯小时候……”

  庄太后定定看着这个的女孩儿,此时听她这般说如何还能猜不透她想些什么。

  她心里也是疼痛不已,这孩子,怕是阿瑯和阿珣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背负的东西也太多了…….这本不该是她背负和承受的。

  庄太后想到两个嫡孙,伸手搂了她,也忍不住落下泪来,良久才道:“傻孩子,你,你这又是何必。你这样,让姨母如何跟你母亲交代?未来的路还长着,你不愿嫁蜀王,姨母帮你再择他人就是,这……”

  夏梓沅摇头,她道:“姨母,沅儿根本无心嫁人,四表哥他说,可与沅儿做有名无实的夫妻,沅儿也知道,这么做,很对不起他,可是……”

  泪水无声的落下,她低声道,“若是沅儿有了孩子,这是沅儿能想到的能给孩子最合适的身份了,将来若是陛下想要认回这孩子,也是最好操作的。”

  “况且沅儿也不想留在京中,留在京中,沅儿根本没办法忘记那些事,像寻常一样那般对待皇后,也肯定会对那些事深究下去让皇后对我更加嫉恨……沅儿知道姨母和陛下对这些事情自有主意,沅儿不能留在京中误了姨母和陛下的事……”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虽然蜀王大她六岁,但他们仍算得上是一起长大,她在南地的那些记忆里,其实很多很多也都有他的影子,所以他的性情,她是非常清楚的,也是对他信任才会放心跟着他去蜀地。

  庄太后抚着她的黑发,心中难过不已,可事已至此,也只能道:“罢了,沅儿,此事到此为止就罢了,不管此次会不会有孩子,你既不打算入宫,就不要再和你二表哥有任何牵扯了。”

  夏梓沅点头。

  且不说此事荒唐,再说宫中非他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人窥伺,华皇后本就对她十分戒备,只要稍流出一点风声被华皇后知道,都是大患。

  景元帝站在幔后,清晰地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刚刚他过来,庄太后的人根本不会拦他,因此他早已入了殿中。

  若是他初初过来时心情只是不解和沉重,现在听完夏梓沅和太后的对话,他的脸色简直阴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发生了这样的事,景元帝初时也是很震惊,但却并不愿深思,他过来也不过是想问庄太后的意思,看如何册封和安排表妹夏梓沅的。皇后对夏梓沅的敌意,他自然清楚得很,他也不愿意表妹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

  可是听她提到自己的嫡长子阿瑯,听她说的那些话,简直如一根根利刺刺到了他的心中。

  可他却又清醒的知道,她的那些话,其实都是事实。华家野心甚大,怕在联姻之初,就已经算计着未来的帝位了。

  可是前朝皇室退守渭地,华家在北地势力根深蒂固,他们大周的兵力并不是打不过华家,就是北地华家和渭地的凌家联手,大周也迟早能攻破北地,只是那需得是无数军士的鲜血去换来,这些年的战乱已经让百姓生活十分疾苦,不知道多少人流离失所,硬战只会让战乱再延续数年。

  且他虽知道华家的野心,但就华皇后一事,现如今,还当真挑不出她一丝错来。就是阿瑯阿珣出事,其实他心中也只是有那么一丝的猜疑,但却并没有丝毫证据证明是和华家有关的。

  “皇帝。”

  景元帝最终走了进去,庄太后首先看到他,唤道。

  景元帝点头,眼睛却是看向了夏梓沅。

  夏梓沅听到太后的话,就不自觉的抖了一抖,她到底还是一个小姑娘,想到景元帝可能已经听到自己的话,想到自己昨日做的事,虽说她本心一半是为了皇帝的子嗣,另一半是为了自己心中奇怪的执念,但到底是算计了皇帝,仍会觉得羞愧心虚。

  她忙退出太后的怀抱,起了身,跪到了景元帝的面前,请罪道:“陛下,阿沅该死,请陛下恕罪。”

  虽然是嫡亲表哥,但夏梓沅甚少唤他表哥,以前是叫王爷,现如今都是称呼陛下的。

  景元帝看着她,心中一阵阵的钝痛,她有什么罪?

  她心心念念的并不是为了她自己,说起来,是他身为南平王,身为大周天子,却护不住阿瑯阿珣,若她入宫,也同样害怕护不住她而已。

  他道:“阿沅,你当真决意嫁给四弟了?”

  夏梓沅咬了牙,低声但坚定道:“是,请陛下成全阿沅的心意。”

  景元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沉声道:“好。此事朕会和四弟先谈,让他善待于你。”

  这事终究是对不起蜀王,好在蜀王已经有两个嫡子,并且亦已为嫡长子请封世子,此事便也就罢了。

  翌日,景元帝和蜀王谈过后便发出了赐婚圣旨。

  蜀王原定于三月就要离京赴蜀中就藩,因着这婚事匆忙,便将就藩时间推迟了一个月,而将两人的婚期定在了三月。

  景元二年四月,蜀王携新婚妻子夏王妃赴蜀中就藩,此时的夏梓沅已经有孕三个月余,只是此事除了太后,景元帝,蜀王,还有景元帝的心腹太医再无他人知晓而已。

  临行前,庄太后拉了夏梓沅的手道:“沅儿,你记住,自你嫁入蜀王府,你就是真正的蜀王妃,其他事再不必顾忌,任何事情都不及你自己的心意和幸福重要,至于孩子,你的选择不会影响他分毫,皇帝他将来自会安排。”

  “阿巍,他也是姨母身边看着长大的,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你,也不要太过辜负于他。”

  夏梓沅哽咽应诺。

  景元二年末,蜀王继妃夏氏于蜀地诞蜀王三公子,取名为琸。

  姜琸的相貌和蜀王妃肖似,但偏偏眉眼之间细微之处仍是可看出姜氏皇族的特征,这在外人看来当然是理所当然,像蜀王呗。

  可这些不得不让夏梓沅考虑该如何和姜承巍说。

  夏梓沅从来没有跟蜀王说过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可是看到姜承巍抱着孩子欣喜的样子,想到这一年来他对自己的尊重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很是愧疚,她想跟他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她思量了很久,可是刚开了口,就被姜承巍打断了。

  他道:“阿沅,此事你不必说了,皇兄赐婚之前就什么都跟我说了,你放心,这孩子,我定会视如己出。”

  其实,何止是视为己出,姜承巍待姜琸的用心程度,甚至胜过自己的嫡次子姜玦数倍,对他的教养,更是半点未有疏忽,都是自姜琸刚学会走路就已经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了。

  不过那时他们并不知道,景元帝之后当真再无其他子嗣。

  只不过姜琸周岁时,夏梓沅曾带着他拜访慈山寺慧源大师,慧源大师推过他的命盘,最后一句“要经历多方磨难历练压制才能紫微星归位”足以令夏梓沅心中惊虑不已,也因此对儿子的教养更不敢丝毫大意了。

  景元六年,景元帝彻底灭前朝于渭地,诛杀前朝皇室所有成员,但却在亲手杀前朝末帝之时受其暗算,身中前朝秘毒,事后虽然解毒了,但身体却再不似以往,之后数年宫中除了体弱多病的长荣公主,也再未有其他皇子皇女出世。

  景元七年,景元帝先后接康王第五子姜珏,蜀王第三子姜琸,闽王次子姜琏入宫教养。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