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27章 手心

外戚之女 五叶昙 7660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就只能嫁给我了, 我可由不得你再反复。”赵铖说。

  明珞转头看着赵铖, 他也正看着她, 两人目光相对, 明珞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 - 他定要让自己嫁给他, 到底是为了什么?前世他们两人过得都不好。她过得不好, 但她知道, 其实他过得也不好。

  明珞别过脸去,吸了吸气,抑制住了鼻间突然其来的酸涩, 声音有些微哑道:“嗯,我嫁给你。而且,王爷, 我答应你, 将来必不会为了明家做任何让你为难之事,我自己做不到的事, 也必不会为了明家任何人求你去做, 更不会为了明家背叛您 - 如此, 您也可以答应我, 永远相信我吗?”

  先时两人目光相对, 赵铖看见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悲伤,然后别过脸去, 他心中还生出一股难以言状的愤怒和不愿承认的痛楚 - 他以为她是因为被逼嫁给自己,所以才流露出那种悲伤的神色 - 他虽然想得到她, 但却还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强人所难, 只是她后面的话却是让他的怒火犹如瞬间撞到一湖冰水上,“刺啦”一声全灭了,剩下尽是令人酸胀的灰烬。

  其实最初决定娶她之后,他是很坚定,但在那之前,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在脑中刻意将她和明家剥离开之后才下的决定,因为有明仲恒当年的恩情和托他照顾她的遗书在,下这么个决定,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 - 而且他本来就是风沙中历练过的粗粝的性子,什么事对他来说,只要尽在掌握之中,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但她却是被明家锦衣玉食娇养着长大的,甭管明家喂她的是不是掺了毒的蜜糖,她能作下嫁给自己的决定,还有刚刚跟自己说的“绝不会为了明家而背叛你”的那番话 - 他可以想见她是经历了怎样的挣扎。

  他的确对她苛刻了些 - 她跟自己不一样,他把她放在心里三年,揉着恋着放在心底三年,可自己对她来说却不过只是个刚刚认识,还是和明家,她的家族对立之人。

  所以她怕他,哪怕被逼着答应嫁给他,心里定还是害怕,却仍是努力坚持着说“我不会背叛您,但您可以相信我吗?”

  他一时之间不能言。

  明珞见他只是盯着自己不出声,心紧张得像是要跳出来,咬了咬牙,又转过脸来,看着他,一字一句像是宣誓般,道:“王爷,我不会背叛您,但您能答应我,不会利用我,永远相信我吗?”

  只要开了口,原来也没有那么难 - 为了越过前世的桎梏,她没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她要报仇,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具无用的身体,这副和那些谋算别人谋算了一辈子的人相比,绝对称不上多聪明的脑子 - 看,她能有的,只能是让自己忍,让自己极尽全力的冷静,做能想到的最应该做的事。

  她知道以自己的情况,她依靠不了明家,她嫁给赵铖,只要失去他的信任,哪怕他不做什么,只是对自己冷淡,他身边的人都会撕了自己,好给别人让位 - 就像前世一样。

  所以要不就不嫁,如果嫁了,她就不能再走前世的老路,哪怕她没想靠他的支持和帮助报仇,也不能与他为敌,让他和肃王府的人成为自己的障碍和掣肘。

  而赵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看她明明很紧张,身体甚至在微微的颤抖,但仍是紧紧的盯着自己,脆弱却坚定的,需要自己承诺的样子,她的眼睛清亮,已经有微微的水光,晃到他的心里,让他心中瞬间被酸胀盈满。

  他一直都很渴求她 - 这种身体的欲-望积压已久,根本不受他的理智控制,只不过他只能一直都压抑着自己 - 因为还不到时候,不想吓到她,吓退她。

  此时他却有点不想再克制 - 不,克制着,却仍是想做点什么。

  他像第一次在这里和她见面的那日一样,向她走了过去,然后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为着克制将她拉入自己怀中的冲动,仍是像那日那般,将她拉到了窗边。

  但明珞仍是受了惊吓,手被他攥住的那一瞬间先是下意识的往回抽,但反应过来后却忍着没再挣扎,而是顺着被他拽到了窗前。

  他的手很热,烫着她的手,让她战栗。

  她曾是他的王妃,不是个不经人事的少女,所以她被他这样攥着手不会觉得什么害羞,害怕,恼怒,但心里仍会有各种情绪翻滚,眼睛酸涩得要掉下泪来,但还是告诉自己忍着,一定要冷静,冷静。

  而赵铖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柔弱无骨,滑嫩如脂,清凉入骨,还微微颤着,握在手中,像是要融化在自己手心,一直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他没有再进一步,甚至怕自己克制不了自己,都没有看她,只攥着她的手,侧着脸,面向着窗外沉声道:“这世上可利用的人很多,但我的王妃却只有一个,我娶你,是做我的王妃,你不背叛我,我自然会信你,爱你,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那前世,为什么?

  明珞忙摇头,前世也好,心中的复杂情绪也罢,全部甩了甩,不要让任何东西影响了自己,决不能感情用事。

  她低道:“谢谢,王爷,我不会背叛您。”

  这这一句话她今日反复说了三次。

  赵铖终于转过头看她,看她死死抿着唇,眼中水光隐隐闪现,他再忍不住,虽然克制着,但还是隐忍的将她拉入了怀中,低头吻了吻她的头顶,低声道:“阿珞,你让我相信你,但你也该相信我。”

  明珞的牙齿都在打颤 - 有着前世那样的结局,她得要用多少的心力去让自己相信他?

  她在他的怀中静默了片刻,其实很短,但又像很长,两个人都有些颤抖,对两个人来说,虽然可能原因不一样,但同样都是一种折磨和煎熬。

  明珞推开了他,往后退了好几步,再站定,低声道:“多谢。”

  赵铖看着她的动作也没再做什么,在今天,他做的不能再多了。

  他看着她,温声道:“阿珞,景灏求亲的事情我会处理,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的,相较嫁去西蕃,你祖父,更偏向将你嫁予我 - 你且在家安心等候即是。放心,我们的婚事很快就会定下来。”

  说到后面一句,声音已竟似情人之间的低语 - 就算明珞十分抵抗,也从中听出柔情来。

  她定了定,不让情绪拉跑自己的思绪,想了想他的话便懂了他话中的意思,屈膝给他行了一礼,说了一句“多谢,若是王爷无其他吩咐,那我先告辞了”,便转身往门口的方向去了,这期间她一直低着头,再未看他一眼。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想起什么,手按在门栓上,低声道:“我小的时候,在青源寺被人推下山崖,是景世子救了我一命 - 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我和他之间也只是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任何关系。”

  “我知道。”那日在藏经房,行源大师已经跟他说过。

  当然,赵铖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我知道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明珞愣了愣之后便也就没放在心上了。她说完见赵铖并无其他异样,紧张的情绪也松了松,“嗯”了一声便拉门离开了。

  赵铖看着她的背影离开,直至门外空寥寥的再无一影,他面上才慢慢的露出一个笑意来,这些时日的暴躁,阴霾和愤怒皆已无影无踪,余下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于如心斋见了明珞的第二日,赵铖便约见了明珞的祖父承恩公明老太爷。

  他给明老太爷递上了明珞父亲明仲恒的那封遗书。

  这封遗书十五年前由明仲恒身负重伤的副将从战场带出,拼死送到了明仲恒的乳娘手上,几个月前再由乳娘转交到赵铖的手上 - 但此时赵铖和明老太爷都心知肚明,这封遗书是过了明老太爷的手的。

  赵铖道:“国公爷,十五年前,明将军与我有些旧缘 - 也因着这些旧事,明将军大概也猜测到自己将命不久矣,所以特地留了遗书,托我照看他的遗孤。此事皆因我而起,我对明将军的所托不可能置之不理,所以前些日子我便向太后娘娘求娶了贵府的三姑娘,想来老太爷也是听说了的。”

  明老太爷原本悠然的面色瞬变,笑容也从面上消失。

  明老太爷原本以为肃王并不知道自己次子当年违抗君命,放弃暗杀,反助他退北鹘军之事 - 可他刚刚说,“因着这些旧事,明将军也猜测到自己将命不久矣”,分明是对所有事情俱已知情,而且还认定次子之死是先帝所为。

  当然,这原本对明家是好事,可是偏偏现在皇位上坐着的是先帝的儿子,自己的外孙,而当年刺杀肃王一事也和自己长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这事可以是恩情,也可以说是血仇。

  所以次子于肃王有恩一事,明家才瞒着按着。

  却不想肃王竟然什么都早已经知道,而且还这么毫无顾忌的跟自己直接暗示了出来 - 他还笃定自己为了明家,不会将此事告诉太后,告诉自己的长子!

  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好顾忌。他带着大军杀入了京城,手中握的是实实在在的兵权,现如今,朝中能调动的兵马几乎皆为其所控。

  该战战兢兢,小心谋算的是太后娘娘,是他们明家!不敢和他直接翻脸的也是太后娘娘,是他们明家!

  想要笼络肃王,麻痹肃王的也是他们明家 - 所以这才有了最初要把明珞嫁给他的打算。

  明老太爷心中各色情绪翻滚,面上却是渐渐定下来,且还慢慢现出了悲痛之色。

  他缓缓道:“当年之事,我们明家并不赞同,这才有了仲恒的抗旨不遵,却不想......不过,仲恒之为,乃身为戍边大将应尽之责,应行之义,王爷本不必记挂在心。王爷能因着多年前的旧事,仍肯屈尊求娶我家阿珞,乃是阿珞的福气。”

  赵铖笑了笑,并没就着明老太爷的话说上几句或动容或客套之辞,而是话风突转道:“不过本王求娶明三姑娘,显然太后娘娘是有所误会了,也是,贵府的三姑娘貌美倾城,太后娘娘怕是只当我为色所迷吧。”

  说到这里他嘴角讽刺的挑了挑,声音中带着冷意续道,“国公爷,您当知道,我不愿亏欠人恩情,因着明将军的旧情这才求娶三姑娘,但于我,这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若是贵府不愿嫁,此事便就作罢 - 但想要借此挑动本王和西蕃王府,还有宗室的纷争,太后娘娘也未免将自家太过高看了些。”

  明老太爷:......他面上的悲痛都继续不下去了。

  他叹了口气,面色渐渐凝重,叹道:“王爷,怕是王爷您误会了,景世子求娶一事实属意外,此事,就是老臣也是待那景世子去了慈寿宫那边请求赐婚之后才听说的 - 这事情,其实太后娘娘和老臣也觉得头痛。虽说能嫁入西蕃王府,是身为大魏贵女的荣幸和责任,但阿珞她是仲恒唯一的孩子,老臣再心狠,也存有私心,西蕃苦寒,且历来嫁去西蕃王府的公主郡主,结局多是悲惨,老臣是断断不愿她嫁去西蕃的。”

  “只是王爷,您是天潢贵胄,成武帝的嫡子,您当知道自本朝初立,皇室就和西蕃王府联姻,只要西蕃王府开口求娶,朝廷就没有不许婚的,太后娘娘没有直接赐婚,而是拖着,已经表达了太后娘娘的意思了,只是一时也未能寻出解决之法啊。王爷......”

  明老太爷的长篇无奈之辞在肃王推了两张泛黄的纸到他面前之后戛然而止。

  他看过去,愕然的发现那竟是一张日期为十五年前的北地定亲文书,盖了北地的衙门公章,但却独缺明仲恒的私章。

  赵铖面无表情道:“国公爷,当年在云州,明将军和本王早已经议过婚事,这就是当年明将军的许婚文书,奈何明将军当时尚未来得及盖章便已战死沙场,本王想,补上这个私章对国公爷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吧。”

  盯着那张文书,明老太爷的老脸都不由得抽了抽。

  ***

  翌日,肃王府的数十抬聘礼就被抬到了承恩公府。

  满城哗然。

  城中谁人不知承恩公府未嫁的姑娘中只有明二姑娘,明三姑娘两位是嫡出。明二姑娘是他们大魏朝未来的皇后,明三姑娘,明三姑娘就是最近那位据说要嫁到西蕃王府,为西蕃王府世子妃的那位,而明家剩下的可就是个庶出的四姑娘了啊。

  庶出的四姑娘是不可能为王府正妃的。

  可肃王府聘个侧妃,也要这等大阵仗吗?

  明家的人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因为肃王是前一日午后才找了明老太爷,第二日一早就送来了聘礼,明老太爷除了只来得及在当晚把事情和明老夫人说了一说,商议了一番之外,宫中也好,长子明大老爷明大尚书也好,都还是不知情的。

  这日正好是休沐日,明尚书也在家,他看到肃王府这么一箱一箱聘礼的抬进来,那脸给黑的 - 岂有此理,就算他是手握大权的亲王,也不带这么没有规矩的,当他们明家是小门小户,塞了聘礼就想强娶吗?

  明大老爷对着肃王府大总管林福那满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心里窝火,沉着脸憋闷得厉害,只是他终于忍不住待要说上几句刺上一刺的时候却是被明大夫人给劝住了。

  明大夫人低声道:“老爷,您也犯不着跟肃王爷计较,这事儿就已经不是我们明家的家事,而是早已经上到了朝堂的国事,我们哪里能决定得了?我看不若就将此事交给朝堂上议一议,让那西蕃王世子和肃王爷两人争去就是了。太后娘娘得知此事怕还不知怎样高兴呢。”

  明大老爷这才回过味来,转怒为喜。

  在西宁风沙里马背上待久了,还真染上了那些蛮族的恶习,活脱脱一个莽夫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