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外戚之女第91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629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庞大夫人一惊, 其实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惊什么呢?

  不过反应过来后, 她倒是松了口气, 道:“这位肃王妃, 自到了北地, 也不知是沽名钓誉, 还是天真,见天儿地拿着我们育婴堂作文章,她是王妃娘娘, 太后的侄女,在这里作天作地不用担什么干系,最后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留下烂摊子还不是要我们来收拾, 最后倒霉的,苦的也都是育婴堂的孩子们。”

  伍氏低头温柔道:“义母说的是, 肃王妃娘娘心地是好的, 但到底是天生富贵, 娇生惯养, 哪里知道我们这些无父无母的孤儿们的苦, 对我们来说,每一个机会都是拼命才能得来的, 哪里是这种天生就拥有一切的人所能懂的。她说要取消精英堂和普通堂,却不知道对我们育婴堂的孩子来说, 精英堂就是他们拼了命也要抓住的希望。”

  普通堂的孩子, 条件艰苦,缺衣少食不说,长大了也只能做最低级的兵士,女子不说为奴为婢,也只能嫁入贫苦人家或者一起长大的兵士,将来很可能也是孤寡一生。

  说到这里伍氏的眼圈已是红了,庞大夫人伸手拍了拍伍氏的手,道:“我的儿,义母知道你疼爱弟弟妹妹们的心,好在这尊菩萨现在有了身孕,总算是能消停些了吧。”

  又道,“阿涓,这段日子让你应付那个娇纵的女人,实在是辛苦你了。”

  伍氏摇头,道:“不辛苦,能为义母和育婴堂的孩子们做些事,就算是再辛苦,阿涓也愿意,阿涓这条命和现如今的一切都是育婴堂,是义母给的,谁要动育婴堂,要断了弟弟妹妹们的前程,阿涓就算是舍了这条性命也不怕。”

  “好孩子,”庞大夫人拉着伍氏的手,怜惜的道,“义母知道你的心。不过,阿涓,你也未曾生养过孩子,对此并无经验,却又是如何得知这肃王妃有了身孕一事?”

  庞大夫人言毕就发现自己手中伍氏的手紧了紧,然后就见伍氏从她手中抽回手,又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帕子,递给了她,低声道:“义母,您且闻闻这是什么。”

  庞大夫人狐疑的接过,拿到鼻下一闻,随即就大惊失色道:“红,红眠香?”

  伍氏点头,道:“正是。”

  “前几次阿涓前去肃王府,就发现肃王妃娘娘的状态不对,总是困倦,又偶有作呕的情况,我留了心眼,上一次过去时便特意用了些北鹘的红眠香,义母知道,孕妇对红眠香最为敏感,只要用上少许,常人不会有任何察觉,孕妇,尤其是初孕之人却会反应极大。”

  庞大夫人大惊,道:“你这孩子,怎么这般莽撞,这红眠香孕妇最是忌用,稍一不慎,轻则会引致滑胎流产,重则孕妇流红不止,可能会伤及性命,不管那肃王对肃王妃到底看不看重,只要肃王妃出事,你这都会是祸及满门的大罪。”

  还必定会牵连到他们庞家。

  伍氏却并没有太过惊惶,她笑道:“义母放心,那日我不过只是在帕子上洒了一小滴,又在外面用风晾过小半个时辰,待无味了的时候才过去肃王府邸的,寻常人等绝对觉察不到,只是对孕妇仍是稍有影响,露出些反应罢了。阿涓虽对自己这条命不在意,但也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牵连到义母和育婴堂的孩子们的。而且阿涓也绝无伤害肃王妃娘娘之心,就像姨母说的,只要她有了身孕,再不抽手育婴堂之事,阿涓便已满足了。”

  庞大夫人松了口气,道:“这就好,你一向是个谨慎的,可千万别鲁莽行事。”

  ***

  两日后晚,庞家。

  “夫人让人把为夫从军中唤回府,所为何事?”庞文佑问道。

  庞大夫人便将郭夫人伍氏所说,肃王妃怕是有孕一事说了,又道:“大人,妾身知道大人一直忌惮肃王爷,不知此消息对大人可有用处,所以便请了大人回府告知大人。”

  最后道,“妾身是信得过阿涓的,但她也只是猜测,并不能肯定,所以妾身这两日又派人暗中查了查,发现这些时日那位周太医连番出入肃王府邸,又购买了许多安胎的上等药材,想来此事应是确实无误了。”

  庞文佑皱着眉,他是担心肃王查出旧事,要杀他复仇,或者有没有旧事也好,就是想铲除异己,夺自己兵权,肃王妃有没有孕有什么关系?难道他还能为了肃王妃有孕就放过自己吗?

  庞文佑沉默着,就听到庞大夫人迟疑着唤了声“大人”。

  他转头看她,思虑良久,就从怀中掏出了封信递给了她。

  庞大夫人接过,展开,刚读了几行字就面色大变,手都颤起来,道:“大,大人?”

  那是一封庆安帝的密旨,道是肃王谋逆,命他在北地将其秘密诛杀。当年之事,柳氏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如今,他需要她帮他布局,所以不告诉她是不行的,免得被她坏了事。

  此次,每一个细节都要计划周详,决不能出丝毫差错。

  他道:“这封密旨是太后和明国舅的意思,我求来的,没有这封密旨,我请不动杨都督,也绝不会私自诛杀国之亲王,免得被人过河拆桥,被人利用了还要被人捏着把柄,一世拿捏。”

  “大,大人,”庞大夫人吓得浑身颤抖,面如土色,她道,“大人,肃王殿下素有战神之称,这么些年,西域各国和北鹘不知派了多少杀手想刺杀他,也未能成功,大人,这,稍有不慎,可是灭门之祸。”

  耍耍嘴皮子,发发狠没所谓,可真要......这事成不成,都让人胆战心惊。

  “我知道。所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决不能失手,”庞文佑道,“这一次我定要布下天罗地网,令他插翅难逃。而且,最终,也要北鹘或者西域背这个杀人的锅,否则,后患无穷!”

  说完看了看庞大夫人,又叮嘱道,“此事干系甚大,决不可对任何人再透露半分,尤其是这个伍氏,我知道你素来信任她,她也替你做了不少事,但我仍是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邪性,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当年若不是明仲恒背叛,肃王又如何能逃得过当年之局。明仲恒是当时皇后的亲弟弟,太子的舅舅,先帝的伴读,谁能想到他竟然会背叛先帝?所以这一次决不能让任何人坏了事。

  庞大夫人忍着心惊,勉强笑道:“大人,我知道你是觉得阿涓哪里不对,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就是一根筋,眼里心里只有育婴堂的那些孤儿,为了他们她根本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但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我们对她有大恩,她是不会背叛我们的。”

  看自己丈夫皱眉,就道,“当然,这种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风险。让她做事,也不一定要告诉她最终的目的和缘由。”

  庞文佑点头,他道:“肃王妃有孕,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我倒是没想到,肃王向来冷酷残暴无情,竟然真把个明家女如珠如宝的捧在手心里,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当真不敢相信。你想个法子,新年宴,定要请肃王妃出席女宴,这样,想来也能分掉肃王大批的暗卫去保护她。”

  云州城传统,新年宴分军宴和女宴,官员和将领会去城中军营与军士们同宴,而夫人们则是在城中自办庆祝宴席。

  庞大夫人应下,但仍迟疑道:“大人,这肃王妃有孕,现在外面的一应应酬都不会出席的,她一直都对育婴堂的事十分执着,但此次下个月初育婴堂的狩猎宴这么大事她都给推了,想让她参加新年宴怕是不容易......”

  庞文佑阴冷地打断她,道:“无论用什么法子,定要让她出席。她不是和伍氏交好吗?让伍氏想法子。”

  “是,”庞大夫人沉吟,道,“大人说的是,她一向信任阿涓和林知州的夫人朱氏,若是此次我把宴会交给朱氏和阿涓去办,再让阿涓想了法子劝她,她也未必不会不肯,更何况那时她的身孕应该也已经稳了,不至于草木皆兵。”

  庞文佑点头,道:“就交给她们去办,这样肃王妃出事,你也能撇清关系,和伍氏说话时,小心着些不要让她生疑,不行的话,事成之后,除了她。”

  庞大夫人又是吓了一跳,她看着庞文佑阴狠的脸色,没敢替伍氏求情,只忍不住道,“大人,您是想对肃王妃?这肃王妃毕竟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听说太后从小就将她养在身边,疼爱如亲女,若是肃王妃出事,太后娘娘必然会迁怒于我们。”

  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将她推进险地,但若真死了,定会迁怒于旁人,好像这样,自己就能心安了。

  “她必须死!”庞文佑狠狠道。

  杀父,杀夫,杀子之仇,他若不趁此机会除了她,将来后患无穷。

  “她不是有了身孕吗?届时我会安排让她死于他人之手,或是意外身亡,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你去找伍氏商量,把新年宴席的章程尽快安排妥当了告诉我,我再看具体如何安排。”

  ***

  数日后,肃王府邸。

  伍氏道:“说来奇怪,庞大夫人一向重视育婴堂的狩猎宴,眼看着狩猎宴就近在眼前,臣妇这些日子也十分忙碌,但前些日子她却突然寻了林夫人和臣妇,让我们筹办新年宴的女宴,还要我们尽快把地点和章程给她,又道,此次的新年宴难得有娘娘在此,娘娘从未在北地参加过新年宴,定要我们多和娘娘商量,一切都要依照着娘娘的喜好来,安排些北地的特色风情节目给娘娘观赏,例如冰灯舞,冰中舞什么的。”

  明珞笑道:“她这是笃定我定会参加新年宴了?倒真是没想到,她这般重视本宫。”

  伍氏点头,道:“正是此处令臣妇觉得奇怪,臣妇已经依照娘娘的吩咐将娘娘有孕一事透露给了她。她在林夫人离开后,就跟臣妇说,想来届时娘娘的胎像应该也已经稳了,定要让臣妇好生劝您,参加这个新年宴,莫非这个新年宴会有什么蹊跷?”

  明珞笑道:“无事,你自去安排好了。不过如此看来,她的重点是放在新年宴上了,这样的话,你把狩猎宴的安排细节都拿来给我看看,说不定我兴致起来了,还是会过去看看。”

  她对自己腹中孩子十分紧张,原也不敢冒险,但周太医说到了十二月她胎像渐稳,就应该多多走动,反而利于生产,赵铖见她对那狩猎宴十分感兴趣,便应了她安排妥当后亲自陪她过去看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