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5章 怕死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255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肃王对凌太妃的冷淡显而易见,对凌家的那两位姑娘更是当空气。

  明太后对此很愉悦 - 她险行此招,可不是真的想让肃王去娶凌家女,不过是作一试探罢了 - 当然了,若是肃王真肯去娶那凌家女,她也不会很不适 - 总比娶朝中重臣之女的强,且那凌家的二姑娘她早就让人细细打探过了,人才平庸,品性也一般,就是相貌还可以 - 但可能因着教养问题,这凌家女儿和精心教养长大的明家女相比,哪怕相貌未必不如,但若站到一处,明显就会差上一个等阶,更别提和有绝色之姿的明珞相比了。

  明太后心情好,神情也更温和了,她道:“嗯,如此也好。凌太妃,今日里哀家几个侄女也过来了,哀家看,难得凌家这两位姑娘过来,不若就依了皇帝意思,让她们都一起过去看看吧,你就留下陪哀家说说话。六弟的骑射功夫,听说就是草原和大漠马背上长大的北鹘人和西域人都闻风丧胆,惧怕得很,你们若是有幸能看到他的箭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凌太妃也看得出肃王的冷淡,她心中咯噔,不知他是何意,是本性如此,还是故意在太后面前表现冷淡?但无论太后本意如何,能有这个机会,总是一件好事,便忙笑着给太后施礼,谢过太后,然后替两位娘家侄女应下了 - 她并不怕太后在骑射场设计两位侄女,此时她甚至还巴不得太后设计她们两个,凌家到底是肃王的母族,他必不会坐视不管的。

  骑射场。

  明珞姐妹几人到了骑射场,西蕃王世子景灏正在引弓射箭。

  西蕃王是大魏开国就册封的异姓藩王 - 其先祖是祖皇帝的结拜兄弟,陪着祖皇帝南征北战几十年,立下了无数战功,至天下大定,祖皇帝就将景家的老地盘西蕃赐给了他做封地。西蕃西邻西域诸国,边境常年受到大漠胡人的骚扰,西蕃常年战乱,也锻炼得西蕃王府子弟格外的骁勇。

  但西蕃王府每一个世子都会在八岁时便被送到京城,十八岁成亲之后才能回西蕃。景灏今年已经十七,再过半年便可回西蕃了。

  皇帝的伴读有好几位,有明路的二堂兄明绍桉,西蕃王世子景灏,还有内阁次辅大人郑成徽的孙子郑绪 - 便是小皇帝前未婚妻的弟弟,以前还有几位,家族皆因着月前车禄和周昌叛乱一案或进入大狱或已经被流放了。

  因着皇帝已经长大,也不需要再选伴读,也就算了,其实就是现在的这几人,也或领了差事,或去了太学,只是偶尔才进宫陪着皇帝一起习习骑射罢了。

  明珞在从明家到宫中的马车上,不,从决定今日还是继续入宫开始起就一直在想着应对肃王的方案。

  她慢慢回想着前世的那些事,明家,姑母,皇帝,肃王,所有的这些人他们不同的面孔都在她面前晃动,他们每个人曾经对她好的时候都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假,可是最后冷脸相向的时候,却也一个比一个狠,甚至还在他们尚对她亲亲热热的时候,已经给她插了不知道多少致命的暗针。

  前世的时候她至死也没能拨出所有的针,看清所有人的心 - 也不是,其实她知道,只不过之前一直不肯直面而已,无外乎就是,我的确疼你,但在家族,在大业,在帝位面前,你便当牺牲罢了,且因为我这么疼你,你就应该理所当然的做我们手中的工具,不得有怨恨,否则就是你忘恩负义,你辜负了我们多年来对你的疼爱。

  她被毒死那一刻起,她也觉得像是解脱了,他们若是对她有过真心,为她付出的那些,她在那一世也都还清了,她不再欠任何人。

  所以这一世我管你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我统统不在乎,也不要了。

  当初肃王到底为何要娶她?

  她看着景灏拉弓射箭的那一刻,她不愿忆起的当初和赵铖初见时的所有细节也都浮现了在了脑中 - 那事其实也是前世的她自己招来的,她想,应该也并不算多难化解。

  明绍桉过来和几个妹妹一起说话,待他看到明珞怔怔的看着景灏射箭,不由得就皱了皱眉 - 他知道家中的安排,自然不希望这中间出岔子。

  他便唤明珞道:“三妹,今早我出门听说你身体不适,现在好些了没?”

  明珞将目光调回来,对上明绍桉关心的目光,点了点头,细声道:“好多了,不过今日就不能陪你们射箭了,免得贻笑大方。”

  大魏朝风气开放,尤其是大魏的开国皇后更是和祖皇帝一起马上打天下的,因此勋贵家族的女儿多半自幼就习骑射,明家对女儿重视,对此更不会疏漏了。

  明绍桉又是皱了皱眉,但还是温和道:“嗯,那你一会儿就看着,好好歇息一下,还是身体要紧,其他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

  一旁的明瑗听得却是心中生喜 - 她知道明珞这是真的放弃了。

  他们这边说着话,没过多久庆安帝和肃王还有凌家两位姑娘就先后到了。

  原来是为的这个 - 景灏放下弓箭,目光在明家几位姑娘和肃王身上转了两圈,心领神会地扯了嘴角笑了笑,而后面的郑绪更是心中轻哼了声。

  众人向庆安帝还有肃王行礼。

  庆安帝道了声“免礼”之后看看装模作样“端庄大方”的明琇,再看看有些靠后眼观鼻鼻观心的明珞,心中不知为何就突如其来的生出了些恶意 - 他知道他母后的心思,他母后就是这样,惺惺作态,明明就是想塞明家女,面儿上却还要先糊弄别人,拿着别人做筏子,各种试探,然后再踩着别人达到自己目的。

  他心生恶气,转头就对肃王道:“六皇叔,刚刚母后说到你的王妃,六皇叔,你是带兵作战的将军,母后都说,你的骑射功夫就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那些异族人都不如 - 朕觉得,六皇叔的王妃也不当是一般人。夫妻之间,最重信任,朕看今日不若就在此先比试比试,看看谁若敢在百步开外,头顶燃香,让六皇叔连射三箭而面不改色,这样的人才堪配为六皇叔的王妃,六皇叔觉得如何?”

  众人色变 - 几个欲嫁肃王的女孩子是惊吓,而明绍桉和明琇明色更是不好看。

  明绍桉平素最疼的就是妹妹明琇,他听到小皇帝如此这般说 - 尤其他说“夫君之间,最重信任”,若是他心血来潮也要明琇也来这么一出,他箭术可不怎么样,或者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而且那郑大姑娘就是死在狩猎场的!这什么“最重信任”就有好几层意思了!

  小皇帝的提议荒谬,可在此时此刻,因事涉己身,竟是无人能劝,更何况这两年小皇帝性子越来越反复为无常,若是规劝,谁知道他又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来?

  而景灏和郑绪各怀心思,当然只会在一旁看好戏。

  庆安帝心中得意,母后不是暗示让他帮助六皇叔喜欢上明珞吗?哼,这机会他可是递上去了,接不接得住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庆安帝目光扫了众人一圈,落向没有答他的肃王,续问道:“六皇叔,你觉得如何?六皇叔你是在西宁长大的,听说西宁的女子不输男子,同样能征善战,想来未必会喜欢京中这些看似风一吹就能倒的女人。其实那都是表面的,京中贵女其实同样都是自幼学习骑射,只不过没有上战场的机会,其实她们的胆色未必就比西宁的女子差。”

  说到这里,目光就已经转向凌家那两位面色跟鬼似的姑娘,皇帝的目光递过来,凌二姑娘嘴唇嚅嚅着,想硬着头皮去试,却怕应下容易,一会儿自己失态更是丢脸。

  小皇帝轻笑一声,目光就转到了明家三姐妹 - 先是明琇,然后是明珞和明瑗,他目光转过一圈,就对肃王介绍道,“六皇叔,刚才匆忙,未曾给你介绍,这是朕的两位表妹,明家的三姑娘和四姑娘,她们自幼就习骑射,胆色过人,想来绝不会差过西宁的女子。”

  然后再把目光转回到明珞和明瑗身上,露出带着满满恶意的笑容道:“三表妹,四表妹,看样子凌家的姑娘是不敢了,不如你们来试试?”

  场上一片寂静。

  明珞感觉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尤其是肃王赵铖的目光 - 她低着头,竟然那么清晰的察觉到他的目光,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其实从他刚刚走过来,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 她非常肯定 - 那个目光一直盯了自己很久,从他刚刚过来,到她给他行礼,再到小皇帝给他介绍自己 - 可是因为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异色,所以一直未有和他对视,所以并不知道他眼中的内容。

  她想到前世 - 前世他就是在今日对自己“一见钟情”,不久后就请姑母赐婚。

  明珞咬牙,不管怎么样,她必须先得破坏掉这个赐婚。

  她抬眼极快地看了一眼庆安帝和肃王,然后又垂下了眼睛,低声还近乎带了些哆嗦道:“陛下,臣女,不敢,肃王爷的箭术再好,也可能会有万一,陛下请恕罪,臣女,怕死。”

  明绍桉和明琇顿时又是色变 - 不管小皇帝的提议有多荒谬,可明珞的回答也太过丢人现眼!他们震惊之后脑子急速转着想要如何圆场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清脆温柔但却坚定的声音道:“王妃一说陛下说笑了,但既然陛下把我们京城贵女和西宁女子相比,要考我们的胆色,臣女倒是愿意一试。”

  是明瑗。

  家族属意为肃王妃的是明珞,但刚刚是她自己拒绝了,还可能让家族从此蒙羞,被人取笑,明瑗觉得,自己此举,已经是挽回家族面子必须要做的事了,并无丝毫不当。

  景灏的目光在明瑗,明珞还有明绍桉和明琇身上转了一圈,只差笑出声来了 - 他自幼出入宫廷,和明家姐妹三人都称得上极熟,自然知道明珞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她这样,分明就是故意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