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53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443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雪纷飞, 郊外的路并不好走, 而往岐梅庄和承恩公府也是两个方向。

  出了宫门, 明老太爷让明珞跟他一起先回明府。

  明珞给明老太爷行了一礼, 道:“祖父, 您知道府中人多眼杂, 我突然从宫中这般毫无预兆地回去, 还带了脖子上的伤口,是不可能瞒得过院中的小丫鬟的,您知道, 那些人原来可都是大伯母安排过来的。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二姐姐大婚,若是再传出什么闲话出来,怕是二姐姐和二哥更会恨我入骨了。”

  “珞姐儿。”

  明老太爷面色难看, 心中更是堵得厉害。他也万万没想到小皇帝会行出如此无赖无耻之行径, 明珞是他和老夫人看着长大的,她和小皇帝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再清楚不过。

  他们明家的女儿, 一个个的, 就这么任人糟蹋吗?

  明珞苦笑了一下, 道:“祖父, 我无事,只不过他到底是一言九鼎, 杀人不过只需要出一句声,不, 甚至都不需要出声的皇帝。我虽然是个孤女, 却也惜命得很,我是真的害怕,不想在这宫中惹出什么是非罢了。”

  “以后,除非是和王爷一起,否则我是断断不敢入宫的了。好在之前王爷已经答应过我,可以带我一起去北地,否则,我怕是真的会被他逼得除死之外再无其他选择。别说这宫中,就是整个京城,王爷不在,我就已经没有方寸立足之地了。”

  “珞姐儿,”明老太爷看着眼前面色苍白萧瑟,风雪中瘦削羸弱,却又极镇定,并无惶恐之色的孙女,竟是听懂了她话中之意。他的心慢慢沉下去,疼痛异常,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珞姐儿,祖父送你去庄子上吧。”

  明珞摇头,语气清冷道,“不,不必了。祖父,您不必送我去庄子上。雪日路滑,太后娘娘这样的天气还特意召您入宫,想来也是有要事和您相商,祖父还是先回家中处理为好。孙女这边有侍卫相送,不会有事的。”

  的确是。

  若是今日送了明珞回庄子上,这样的大雪,也不知会在庄子上被困几日,明琇一事,的确是要在外面传出什么风声来就要和老妻,还有长子,以及琇姐儿谈上一谈为好。

  明老太爷便就这样看着孙女登上了马车,看着马车慢慢在大雪中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在大雪中。

  ***

  明珞下了马车就见到了站立在园中的赵铖。

  她愣了愣,她先时担心青叶会将此事传给他,但她带着青叶出宫再回岐梅庄,青叶几乎未曾离开过她的视线,不可能是青叶传了消息给他的。

  明珞心中有些发紧,又有些委屈,她咬了咬唇,但还是一步一步走上了前去,走到他面前站定。

  赵铖面色阴沉,目光在她的脸上看了片刻,就移了下去,定在了她的脖子上,那里被围脖遮住,并看不见伤口,他伸手掰开她的围脖,便看到了被裹着的伤口。伤口已经被太医处理过,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他只是阴沉着脸伸手小心地在包裹的白布上划了过去。

  但到底心放了下去。他是习武之人,曾受伤无数,只看明珞一眼,看她气色,吐息,行路便知她现在的情况。

  但看她受伤,还是非常恼怒。

  明珞对着他这样的神色心里更是发怵,她抬头对着他勉强笑了一下,道:“王爷,您已经知道了?这个,其实并不碍事,不过是划破了一点皮肉。”

  赵铖抬头定定看了她两眼,又垂下了眼帮她整了整衣领,手便放了下去握住了她的手。因着这天气,她做了一个多时辰的马车赶回庄子上,此刻手上更是冷如寒冰,寒得赵铖心里更是发颤心疼。

  他声音堪称温柔道:“先进去吧。”

  但明珞看出了他压抑的情绪,仍是有些忐忑不安。

  他攥着她手就往里走,入了房间,里面已经燃了炭,立即便暖和了许多,而明珞的手一直被他攥着,手心源源不断地吸取着他手上的热度,身子都暖了些,先前一直忐忑的心也终于莫名地踏实了下来。

  她知道,至少他不会完全不听她解释就认定她和庆安帝曾经有过什么私情了。

  他亲自帮她除了披风,她坐到椅子上,又接过青兰端上来的姜汤,默默地喝了,才抬头问赵铖道:“你今日不是接见岭南的使臣吗?如何这么快就过来了?”

  燃好的细炭,还有备好的姜汤,想来他过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言简意赅地解释道:“宫中有人传了消息给我。我也是刚到,这些是暗卫飞鸽传信给叶影,让她备好的。”

  果然是训练有素,明珞不无酸意的想到。

  然后就听赵铖又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珞看了他一眼,原来他具体的并不知道。她撇了撇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守着的青叶,唤了她进来,道:“青叶,你跟王爷说一下今天在宫中发生的事情吧,每一个细节都说清楚。”

  她转头看到赵铖皱了眉,趁他说什么之前道,“王爷,您知道我没有那么聪明,这宫里聪明的人那么多,我也不知道每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在盘算着什么,还不若让青叶仔仔细细地跟您说清楚了,让王爷都知道比较好。”

  她说着就站起了身,在赵铖紧盯的目光下又道,“但是我一点也不想重温一遍,王爷,您问青叶,我先进去歇息一会儿。”

  赵铖看她说话间目中已经浮上了一层泪影,心中很是心疼,虽然很想先安抚她一番,但他向来是理智的人,他收到宫中暗线的密报,说是庆安帝威胁明珞,令明珞持簪自裁已冒雪出宫,他心急赶了过来,见她安好心就先放下了一半,但不了解整件事情,另一半心就放不下来,所以此时他更想知道事情的具体过程,这样才好和她说话。

  所以他上前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好,那你先歇息,我一会儿就过来寻你。”

  明珞心中又是一阵委屈,冲他行了一礼就转身去了内室。

  青叶是训练有素的暗卫,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赵铖便已经知道了事情所有的来龙去脉,甚至每个人的每一句话都分毫不差的复述了一遍,包括在宫门外明珞对明老太爷的话。

  赵铖入到房间,明珞已经换了一套衣裳。

  他听到明珞对青兰道:“将那衣裳扔到火盆里烧掉。”

  他看了一眼那衣裳,看青兰有些惶恐但仍是认真地应下,然后跟他行礼后就面色严肃的退了下去,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丫鬟。原本他是满腹的怒气,可此时心疼之余却很没良心的有些欢喜。

  因为明珞对明老太爷说,“除非是和王爷一起,否则我是断断不敢入宫的了”,“别说这宫中,就是整个京城,王爷不在,我就已经没有方寸立足之地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听到这话时,他心中的欢喜和满足之情。

  他上了前去,伸手按住了她的肩,看着她柔声道:“阿珞,你放心,总有一天,整个宫中,整个京城,不,整个大魏,都不会有任何你不能踏足的地方。”

  明珞一呆,然后眼泪就刷一下掉了下来。

  她道:“王爷,我很害怕,我不想传出任何流言。我从来没有跟他有过任何过往,更没有要求他立我为后,我不知道他为何那般诬陷我,我很害怕王爷也会相信那些话。”

  原来是这样。

  她到底是有多么不信自己。

  赵铖心中酸痛,他伸手帮她拭了拭泪,可是她像是水做的,那泪竟是越擦越多,他叹息了声,伸手一手抱了她入怀,另一手则是轻抚上她脖颈上的白布,道:“所以你便以死相斥?阿珞,你记住,以后不要再做这般傻事,在我心中,没有什么能比你的性命更加重要。不过是几句话,你只当他是一般的地痞无赖处理即可,不必担心冒犯了他这个皇帝,后面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明珞:......

  原本激愤,委屈,屈辱的情绪突然就没有了。

  她泪眼朦胧地呆怔地看着他,甚至真的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胡乱擦了擦自己的眼泪,道:“王爷,可是如果那样的话,我姑母大概会很生气,也会怀疑我,这样不会影响我们的婚事吗?”

  她只是担心会影响他们的婚事。她以死相胁也是因为怕有流言传出,担心自己会信了赵晅那小子的话,赵铖觉得她傻愣愣的,此时呆萌地样子更是可怜又可爱,让他怎么爱都不够。

  怕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对自己已经这般在意。

  赵铖又是心疼,又是心满意足,他难得的笑了笑,柔声道:“不会,你放心,那些都是小事。阿珞,你忘了,你的婚事是我和你父亲定下的,她就算是太后,也更改不了。不过,”

  他收了笑容,道,“你记住,那个什么古嬷嬷,她让你用的任何药物,都必须过过书影的手,不可擅用。”

  明珞皱眉道:“嗯,我知道,那些东西,我之前也全部让青叶暗中帮我找过大夫瞧过,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会更加小心的。”

  赵铖摸了摸她的头发,道,“阿珞,我并不担心她会害你性命,她不会。你体质本就虚寒,我只是担心她会用些手段,让你不易受孕。”

  明珞面色大变。

  他就是这样直接,如果是前世,太后待她如亲生女儿,她定是不会信他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