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54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348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王爷, 王妃娘娘体质虚寒, 又长期使用不当的香料, 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 若是定要强行保住, 怕是会危机王妃娘娘的性命。”

  明珞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就听到帐外老太医战战巍巍地声音道。

  胎儿, 保不住,香料......明珞如遭电击,心中剧痛, 胸前像是被什么压着,只觉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的孩子,她一直都那么期待的孩子。

  王府的生活冰冷让人窒息, 她越来越不快活, 不,是越来越痛苦, 已经根本不想再待在这里, 她有了孩子, 虽然可能不是他期待的孩子, 但却是她想要的。至少有了孩子, 她的心就有了一个安置的地方,整个人也才像是有了一点光亮, 有了一点盼头。

  可是现在孩子保不住了。

  香料,她并不怎么喜欢燃香, 也很少使用什么香料, 除了冥夜香,那冥夜香并非寻常可以得来的,是她偶然在赵铖的书房看见,很喜欢那种清新的味道,赵铖便送了给她,后来更是特意从北疆寻来给她长期使用。

  可是若那香料不妥当,赵铖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死死地按住自己地胸口,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就听到外面一个熟悉又冷漠至极的声音道:“那麻烦夏太医开药,打掉这个孩子吧,不要伤了王妃。”

  “王爷,王妃体质阴寒,将来怕是再难有孕。”

  她又晕了过去。

  她再醒过来时,外面漆黑,她口渴得很,可是身边却不知为何并无人服侍,哦,可能因着滑胎的事,她身边所有人都被关押盘问了吧,她也无心纠结这些,也无心去唤人,她喉咙赤痛,根本不想出声,所以就有些失魂落魄地自己爬起了身,去桌上斟水。

  她喝了水,却仍是气闷得很,便推了门出去,往回廊外走,想出去透透气。

  外面很黑,也很静谧,树木隐隐绰绰的,还有一点虫鸟窸窸窣窣地声音,她看到左边回廊处有一点点灯光,目光转过去。

  然后她就听到了那边两个小丫鬟细细地说话声。

  她早已心如死灰,也厌恶着这王府的一切,本想转身避开去另一处,却在听到“王妃娘娘”四个字时顿下了脚步。

  她听到一个小丫鬟轻叹道:“唉,王妃娘娘也真是可怜,可惜生得那般好看,仙女一般,竟然也会这么命苦。”

  “嘁,好看有什么用?王爷和明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娶她也不过是被太后所逼,否则王爷早就娶了表姑娘了,哪里还轮得到她?你看吧,王爷连孩子都不让她生,看她这个王妃还能做到几时吧。”另一个小丫鬟语带厌恶和讥讽道。

  “阿香,你胡说些什么呢?!你从哪里听来的胡话,王爷他......”

  ***

  明珞从恍惚中醒过来,泪流满面。

  她靠在他的怀中,伸手溺水般抓住他的衣襟,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又有一些窒息般地感觉,她忍不住问他道:“王爷,您有听说过冥夜香这种香料吗?”

  赵铖皱了皱眉,不知道她怎么突然会问起这个,但他的确听说过,是北疆的圣香,原料极难得,产量也非常稀少。

  他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被她紧紧拽着衣襟拽得有些难受,而手下她的肌肤仍是入骨的冰凉,忍不住就抱了她到榻上坐下,将她的手攥在手心,搂着她坐定才“嗯”了声,道:“你是说产自北疆的冥夜香?是有听说过,不过你如何问起这个,是在哪里见过吗?”

  明珞摇了摇头,大约是摇了脖子,扯到伤口有些疼,她看着他坚硬犹如铸剑般地下颌,低声道:“突然想起来,是我在我母亲手记中见到过这种香料的记载,听说很难得,是父亲偶然从北疆得了一些,送给我母亲的,我母亲很喜欢。母亲喜欢的东西,我想知道是什么味道。”

  赵铖看到她泪眼朦胧地样子,心中有些烦躁,说实话,赵铖自己是个铁血之人,从无和女子,至少这般女子相处的经验,若是旁的女子,哪怕是至亲,哭得稀里哗啦地,他大概也会厌恶,理都不会理,真有要事要谈,至少也要等哭完正常下来他才会肯出现。

  可是自己的心上人,哪怕是做他厌恶的事情...竟也不会让人厌恶,只是让他烦躁,哭得人心里一抽一抽的,只想哄了她止了泪才好。

  他取了帕子给她按了按,然后又觉得不吉利 - 他身上备的帕子,通常是杀了人,擦拭剑上血迹的,所以给她按完,就皱眉把帕子给扔到了一边。

  他道:“哦,如此,正好我那里有一位北疆北黎教的长老,据说上品冥夜香都是北黎教所制,回头我问问他那里有没有这东西,你喜欢就让他拿些给你。不过香料一般都对身体有些影响,待我问清楚他,让人查验过那香料无问题再说。”

  他一直都非常谨慎,若冥夜香有问题,他的确是不可能不知道。

  明珞点头,脖子又有一些疼,她伸手扯住脖子上的布,“嗯”了声,道:“王爷,我想见见那位北黎教的长老可好?”

  赵铖微皱了皱眉,想到自己曾经问过木术有关情蛊一事,还有木术那一副他要靠情蛊才能得到心上人的心的不赞同表情,就有些不太乐意,可是他看着明珞带了些哀求的眼神,心软了下来,心道,算了,反正木术也不敢在她面前胡说八道,她想见就见吧。

  明珞谢过赵铖,她在他怀中,此时脑子里想的还是孩子一事。

  前世她以为赵铖娶她不过是为了对付明家,暂时虚应太后罢了,既然不是真心娶她,她那王妃位子最终还是要让出来的,那自然也不能容她生出嫡子,所以她几乎没怎么怀疑就信了,是他不让她要孩子的。

  她重生回来,慢慢一步一步往前走,对他的怀疑渐失,但至于孩子之事,她也一直认为是肃王府其他人所为,凌太妃,升平大长公主那些人都不愿意她坐肃王妃之位,不会容忍她生下他的孩子。

  可她从来没,不,是不愿去想,会是一直待她如同亲生女儿般疼爱她的太后姑母。

  立场不同,她知道她会利用她对付赵铖,可是她从没想过她会害掉她的孩子,还让她再不能有孕 - 呵,也不是没想过,这一世,她是不愿去想,但不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古嬷嬷给她用的所有东西都命青叶和青兰他们另寻了大夫去看过,又特地借了容家看了几次大夫吗?

  她不去想,但却已经做足了防备。

  而赵铖此时抱着明珞想得却是另一回事,他看到她因为稍动一动脖子就皱眉的小动作,心里已给庆安帝上了死刑,本来就没什么叔侄情,他竟然敢把手伸到明珞身上,他得忍着才没想不管不顾地去剁了他的爪子。

  那小子没学了他父亲外面裹着的那张虚伪人皮,倒是把那藏着的无耻阴险学了个十足十。

  明珞道:“王爷,古嬷嬷跟我说太小有孩子对身子不好,可是王爷想要孩子吗?”

  赵铖听明珞说起孩子,神情柔和了下来。

  他们尚未成亲,她都已经想这么多,这么远了吗?想到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那么盼着成亲,赵铖心里就暖烘烘的,他喜欢她这般依赖他。

  他道:“嗯,太早是不太好,而且你身体弱,还是调养一阵为好,等过上两年再要孩子也不迟。不过那个古嬷嬷在你身边,总是防不胜防,你又不便跟她翻脸,回头我再给你送一个嬷嬷过来,有她盯着也好些。”

  明珞听了却是皱了皱眉,道:“我已经跟舅舅说了,舅舅说会将外祖母身边一个嬷嬷给我,大概不久就能和外祖母一起到京中了。王爷,我信您,可是我却有一些怕您身边的人,因为我的身份,他们肯定不会喜欢我的。”

  赵铖摸了摸她,柔声哄道:“无事,你放心,放到你身边的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绝对会忠于你的。”

  明珞这才应下。

  今日发生这许多事,还又忆起前世孩子之事,她只觉得心累,身体也倦极,脑子也有些迷糊起来,她忍不住伸手回抱了他,脸贴近了他的胸膛,低声呢喃道:“王爷,我觉得很累,有时候我还曾想过,若是等一切事情都了了,父母之仇都报了,我死了也就算了,活着也无什么意趣。”

  赵铖面色大变。

  他脑子竟然闪过一个画面,他看到她倒在血泊中,身旁是打翻的酒盏,一个侍女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王,王爷,奴婢,奴婢进来,娘娘就,就如此了,王爷......”

  他心脏剧痛,猛地攥紧她,气势陡变,语气凶狠道:“你说什么?”

  明珞被他掐痛,他凶狠地语气也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刚才,刚才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说了什么?

  她有些茫然和害怕地看他,他攥着她的胳膊,紧盯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道:“刚才,你在说什么?”

  明珞张嘴,可是她看到他阴鸷又凶狠地表情,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赵铖看她惊惧,害怕,不知所措的表情,心里不知为何陡然生出一股恨极的情绪,差点压抑不住。

  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就要爆出来地情绪,低声道:“阿珞,什么叫死了也就算了?什么叫等一切事情都了了?你嫁给我,父母之仇报了,也仍是什么事情都了了?嫁给我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只想着报完仇就去死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