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122章 番外后来五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358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景烜转头看锦禾, 就那么看着她的眼睛, 眼睛漆黑, 深不见底, 带着些不明的, 危险意味。

  锦禾的脸莫名就有些热起来, 心跳也不知为何有点乱起来, 她不自然地别开眼去,嘟囔道:“你,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阿烜,这次我回来之后你就一直怪怪的,是不是, 是不是我才回来, 你就嫌我烦了啊,那以后我便不来找你就是了。”

  那日在狩猎场他便一副谁得罪他了的阴沉模样, 一点也没有久别重逢的高兴, 只有阿翌那个傻子才看不出来。

  “不来找我, 是去找郭远徵吗?”景烜低声道。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他怎么能跟她说这种话。

  果然锦禾立即转头过来看他, 先前的不自在一扫而空,然后盯着他看了两眼之后就笑了出来, 道:“阿烜,你是吃醋了啊?”

  嘴角微微翘起, 大大的眼睛里带着些调皮的笑意, 漂亮得让人恍神和,情不自已。

  景烜的胸间蓦地涌上一股难以难以言诉的滋味,他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道:“锦儿,难道你是故意要让我吃醋的吗?”

  “胡说八道。”锦禾哼道,她一边说着一边要抽回手,却反而被他攥得更紧了。

  小时候他常拖着她的手,她可从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此刻他的手心又糙又烫,那些因常年练剑而起的厚厚的茧子,硌得她的手痛痛的,麻麻的,好像一直沿着胳膊麻下去,让人好不自在。

  她再挣扎着抽手,嗔怪道,“阿烜,你快放手,你胡说八道,我干嘛要让你吃醋?我早就跟远徵说清楚了,他不是真的喜欢我,我也不会嫁给他。”

  远徵喜欢的,其实不是她这样的。

  只不过他们一起长大,他一时被迷了眼而已,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像她母后说的,她生成这样,总会容易让人迷了眼,但却并不是个个都是真心喜欢她这个人,也并不是个个都适合她。

  远徵他自小就憧憬征战沙场,现在他迫于他父亲的死,祖父的悲痛,家族的传承压力才应下留在京城,其实他不可能一辈子愿意留在京城的,他早晚有一日还会想回到属于他的战场的。而他喜欢的人,应该是像他的祖母和母亲那样,会牺牲自己,全心全意,无怨无悔为他和他的事业付出,支持他崇拜他的人。

  她可不是那样的人。

  景烜松开她的手,目光却紧盯着她,他当然相信她的话,但她却不了解男人,也不了解郭远徵,当然,她也没必要去了解。

  他道:“嗯。刚刚我的确是在想着我的世子妃的事情,但却和礼部还有宗室府都没有任何关系。”

  锦禾歪头看他,道:“那和谁有关系?你是要和我父皇直接奏请将谁赐婚给你吗?是不是我不在的日子你......”

  像是在开玩笑,但声音软软的又带了些不满娇嗔,听得人心痒痒的,只恨不得做些什么才能舒缓自己躁动的心情一般。

  “锦儿,”景烜声音有些低哑地唤道,用了不知道多少的定力才克制住了自己直接去抱抱她,亲亲她,他的手动了动,吸了口气,没有答她的话,而是低沉道,“锦儿,最近西疆有些不太平,我想跟陛下请示,看能否早点回西蕃。”

  锦禾一怔,原先面上所有的那些表情尽全消失,定格成了呆滞,随即一阵莫名的委屈涌上来,她猛地站起身,道:“我先回宫了。”

  可是她还没迈动步子手就又被景烜拽住了。

  “锦儿,”景烜道,“你一直都知道的,除了你我不会要别人做我的世子妃。”

  锦禾又是一愣,随即却怒道:“我不知道,你又没跟我说过!你现在都要走了,还跟我说这个做什么?难道你还想现在求我父皇赐婚,带我回西蕃去不成?莫名其妙的!”

  “那我现在跟你说,”景烜看她发脾气,像炸毛了般,小脸气得通红,终于再也忍不住拉了她,道,“锦儿,我现在跟你说,我想要你做我的世子妃。可是我知道,你父皇他是不会将你赐婚给我的,现在不会,如果我在京城再等两年,将来也一定不会。所以我必须回西蕃,等我将西蕃的局势控制住,再跟你父皇求婚,现在我只会求他给我一个机会,再等两年的机会。”

  “可是我能去求你父皇给我一个机会,我却不知道,你心里,愿不愿意。”

  锦禾的心里乱得很。

  这么突然,她怎么知道自己愿不愿意?

  原本她以为自己听到他说,要她做他的世子妃她心里是该高兴的。这大半年来她在北地,那里除了极少几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公主身份,很多人追求她,那里的人可不像京城这般顾忌多多,追求的方式大胆又直接,可是每当别人跟她表白,追求她之时,她总会想起景烜,她就会想,不知他会不会这样跟她说那样的话,做那样的事。

  可是这些年他虽然对她好,却也一向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很深,

  但仔细想来,他有时候看起来脾气很硬,但实际对她却又是千依百顺的,这真的很矛盾呢。

  所以这次回来,她特地没有过来找他,看他会不会着急。

  可是现在好了,试探过头了,他直接跟她说,让她做他的世子妃,还要去跟她父皇请求赐婚,还要直接就回西蕃,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说实话,她以前可从没想过要嫁去西蕃。

  她不是怕别人说的嫁到西蕃王府的公主郡主没几个有好下场,她怎么会怕这个,她只是从没想过要离开父皇和母后还有皇兄,以后再也不能见他们。再说,她以前和景烜也不是这种关系啊。

  但她也不想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景烜。

  “我不要,我......”锦禾心中委屈,就是想发脾气,可是她抬头看到他听了她这句话骤然失去神采,像是一下子陷入黑暗的眼神,心颤了颤,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眼里忍不住就有些泪意浮上来。

  她道,“我不想你回西蕃。哪有你这样的,我们多久没在一起了,你前一句跟我说让我做你的世子妃,后面一句就说你要离开京城回西蕃,可能再也不回来了,我,我可并没有喜欢你到就肯莫名其妙跟你回西蕃的程度。”

  实话总是特别伤人。

  他要回西蕃,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平了,告诉她的父皇他有能力护着她不受一丝伤害才有可能得到一点娶到她的机会。

  可是她还小,性情都尚未定下来,因着他过去这些年的处心积虑,心里可能有些他的影子,可是他若是走了,她会不会忘了他?她是被皇帝,皇后还有太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对他们感情深厚,她对他的感情真的足以让她愿意抛下京城,离开所有的亲人,嫁到西蕃去吗?

  那里都是戈壁风沙,那里的人会对她充满恶意,就是他想到这些,都会觉得心疼。

  可是偏偏他不愿意放开她,他对她从不会自私,只除了这一点。哪怕有一丁点的可能性,他也不愿放弃。

  他看见她眼泪掉了下来,他还是让她哭了,可是总比她对他无动于衷的好。

  他伸手帮她抹了抹泪,看她脸颊上的肌肤因为他手上的茧迅速泛了红,有些心疼,他好像是配不上她,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可那又怎么样,他不会放手。

  他道:“我知道,我会回来的,你等等我,若是有一天不想等了,你遇见了其他人,他们待你,比我待你还要好,你跟他们在一起,比跟我在一起还要开心,那你就嫁吧。”

  他让她嫁别人,锦禾听言更气,可是她刚想骂他说“我要嫁谁要你管”,就听到他就接着道,“可是锦儿,你最好挑个厉害一点的,不然等我回来,我就杀了他,然后再让你嫁给我。”

  锦禾一呆,随即怒道:“你神经病吗?”

  他笑,但眼神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锦禾觉得毛毛的,可偏偏竟然还有些欢喜,他原来那么喜欢自己。

  他从小就是个神经病,而且说到做到,可是偏偏自己又不知贪恋着什么,总是要去找他,要求他这个,要求他那个。他对她好吗?是很好,予取予求的。可是,她身边谁不对她好呀。

  她怒过之后就觉得有些伤心,情绪低落了下来,喃喃道:“阿烜,我没有想过那么多,可是这半年我在北地就常常想你,现在我刚回来你就要走,我觉得难过。阿烜,你不要以为我不会忘了你,我可能真的会忘了你的。”

  她靠在他的怀中,现在他的怀抱已经很宽阔,很温暖,可是她也感觉到他的紧绷,情绪的压抑,她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一些心疼,他从小就是这样,沉默寡言的,所有事情都是自己默默承受着,她想要他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她想要什么哪怕她不说,他都会帮她做到寻到,可是他自己却像是生活在黑暗中,很少有开心的时候。

  她其实又不是很坏的人,很多时候,她让他这样,让他那样,不过是因为她想让他开心一点而已。

  她从小就知道,他在满足她的要求之后,看到她开心,他才会有那么一些开心。

  她心里酸酸的,终于低声道:“好吧,很少有人能打得过你呢,那我就暂时等等看吧。不过,”

  她看到他脸上突然绽放出的神采,心情好了些,撇了撇嘴,轻哼道,“不过我听说你们西蕃王世子回到西蕃之后就会娶侧妃,在我没说不嫁给你之前,你可不能娶什么侧妃。你要是娶了侧妃,我就会彻彻底底的把你忘记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