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43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140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反贼, 反贼。

  车氏眼中尽是泪, 她低声道:“我父亲不是反贼, 反贼是周昌, 我父亲只是信错了人, 用错了人, 如果他跟周昌里应外合, 京城根本就等不到肃王来救援。是肃王入京之后为了夺权这才借机污蔑,屠我满门!”

  明绍棣眼中闪过疲惫和无奈,他低声斥道:“阿蕴, 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些话再不许说吗?那时你远在江西,京中形势半点不知, 只因为你信你父亲, 就不信陛下,不信满朝的文武大臣, 不信三司的会审。可是若这是支持你的信念, 你放在心底也就罢了, 摆到面上拿到嘴上来说, 你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可是这话一出口, 他看到车氏猛然就变了神色,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叹了口气, 上前搂了她,劝道:“阿蕴, 事已至此, 你总要往前看,不为自己,也要为我们的孩子想想。父亲说这只是他的提议,也并不是就决定了,这事情若你真是不想,也并不是没有转机,只要祖父祖母或者三妹妹不同意,这事也成不了。只是阿蕴,”

  他的手搂着车氏,声音痛苦,道,“感情上我自然也万分不愿把舒哥儿过继到二房,可是理智上来说,舒哥儿过继到二房,的确对他的前程更为有利。不说祖父祖母还有太后会念在二叔的份上,再不会计较舒哥儿的出身,就是肃王那边,看在二叔和三妹妹的份上,也不会为难舒哥儿,还有对妤姐儿的前程,也是有利的。”

  他知道他这么说会刺痛自己的妻子,但妻子并非是无理智之人,这话虽痛却现实,她不能一直沉浸在痛苦和愤怒之中不往前走。

  明绍棣又道,“阿蕴,其实不是舒哥儿,将来我们也要过继别的孩子给二叔的。祖父以前,甚至还动过将绍桉过继过去的念头,只是不知为何后来却作罢了。阿蕴,我的功夫和箭法都是二叔手把手教我的,没有二叔,就没有现在的我,二叔对我来说,也是如同父亲一般的,我本来也是想等我们有了第二个孩子,也要过继给二叔的。其实若是这样想,是过继次子还是长子又有什么所谓?”

  车氏伏在他的怀中,听着他寻着各种话来安慰劝诫自己,可是她的心却犹如在冰水里过上了一遍,原先乍闻此事的悲痛和愤怒也慢慢熄了下去,只觉得心里凉得一阵一阵刺痛,像是碎冰一般,只要一触就会碎掉。

  长子,次子,她还会有次子吗?

  车氏的泪流下来,落到口中,满嘴都是又咸又苦又涩的滋味。

  车氏从来都不是个蠢人。

  她的丈夫不知道,明大老爷命他杀死自己一事,其实她在江西的时候就一早知道了。

  她公爹和公婆不仅送了信给自己丈夫,让他让自己“病逝”,大概也猜到自己丈夫可能不会动手,所以还另外送了密信给他们身边的嬷嬷周嬷嬷,若是丈夫不动手,就让她毒杀自己,还要做出自己是因娘家之事,自杀身亡的假相。

  可她想到的是,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是个不简单的,那个丫鬟本就是她父亲安插在她身边监探明家情况的。

  所以周嬷嬷毒杀自己没成,结果反而被杀了。

  只是周嬷嬷临终之前对自己道:“这是大老爷和大夫人的命令,少夫人,您杀了老奴也没有用,您现在不肯死,回到京中,也仍然是活不成,反而拖累大公子被大老爷迁怒,拖累大公子和小公子还有姑娘的前程。您若是为了他们好,就该在回京之前自我了断,免得给大公子,小公子还有姑娘蒙污。”

  其实娘家惨变,父母兄弟姐妹皆惨死,车氏本来也已经没有生志,死了也没所谓,周嬷嬷说的好,她死了,可能舒哥儿和妤姐儿是没有了一个拖累他们的娘,可他们同样也会失去为他们着想的娘,明家这样势利,她娘家一倒,就要杀了她,难道她还能指望他们以后会好好对自己的一双儿女吗?

  所以她忍着心里的煎熬,在自己丈夫面前也扮作不知,只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熬到回京,安排好舒哥儿和妤姐儿才能去死。

  把舒哥儿过继给二房?

  也不要把她当傻子,她虽然是刚刚回京不久,但府里府外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不少,他们车家是倒了,托明家的福,车家的事却没波及到她的陪嫁产业和留在京中的陪房。

  那里面自然也有他父亲安排的探子,她娘家倒了,他们便也只能投向她了。

  明家大房和明三姑娘的矛盾她已经非常清楚。其实说白了就是她公爹和公婆自私自利自我中心惯了,就想着把三姑娘也捏在手里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可偏偏人家小姑娘是个烈性的,不愿受他们摆布,或许也是仗着肃王的势吧。

  呵。

  所以这种情况下,那个三姑娘怎么肯要舒哥儿?她防大房就跟防贼似的,那岐梅庄她公婆连只苍蝇都安插不进去。

  这情况公爹和公婆必然也知道,那他们提出来过继舒哥儿根本就不是为舒哥儿着想,更不可能是为了二房,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第二日,车氏看着明珞的眼神中露出来的怨毒之色,也不过是她深思熟虑了许久,故意露出来的。

  ***

  车氏还在想着自己公爹此举何意,那边明大老爷还当真把此事跟明老太爷给说了。

  另外这些日子明瑗还常过来找车氏说话,现如今车氏身份尴尬,府里的人对她的态度不是不阴不阳就是避之唯恐不及,唯有明瑗还常过来跟她说话,只是她话语间总不经意地提起肃王对明珞有多宠爱多宠爱,一边还留意着车氏的神色,非要看到她的‘愤恨’之色才满意。

  明大老爷将过继舒哥儿一事跟明老太爷提了,明老太爷也算了解这个儿子,明大老爷一提,他便猜到了他真正的用意。

  将舒哥儿过继出去,处置了车氏,才好给绍棣求聘名门贵女,否则一个嫡长子杵在那里,真正的勋贵世家肯定是会介意的。

  不过明老太爷却觉得长子太过急功近利,行事太过急躁。

  他道:“明年三月就是琇姐儿大婚,九月是珞姐儿大婚,过继的事何须急于一时,舒哥儿毕竟是绍棣的嫡长子,我看还是等珞姐儿大婚之后再说吧。”

  明大老爷道:“父亲,这事儿子已经仔细想过。这事儿子的确是存了私心,但为的却并非是为了绍棣的亲事和容不下车氏,而是为了舒哥儿的前程。他生母的出身,就算父亲不介意,儿子不介意,但陛下和太后娘娘却会介意,过继到二房,太后娘娘念着二弟,时间久了,反而会放过那些事。”

  “二来父亲您也知道,这些日子珞姐儿对我和她伯母都起了嫌隙,但绍棣向来跟二弟亲厚,未外任时对珞姐儿比对自己的几个亲妹妹还要好,我看她对舒哥儿和妤姐儿也没有芥蒂,儿子想着,早点将舒哥儿过继过去,让他搬过去和珞姐儿一起住着,相处上这一年,也能培养一些感情,好过她嫁出去后再过继,将来她对那孩子能有多少感情?如此一来,也能缓和一下珞姐儿对我们大房的成见。”

  这话却是说到明老太爷的心坎里去了。

  他心底深处既存了另一种心思,而明珞明显越来越不喜大房,还有儿子还曾沾手了明珞父亲的死,从大房过继一个孩子到二房,的确是一件必要的事,只是,他之前没想过是舒哥儿而已。

  明老太爷沉默着,明大老爷知道他已经松动,就续道:“这事儿子虽这样想,但还是要请父亲定夺和看绍棣自己的意思。而且珞姐儿现在对儿子有所嫌隙,此事还是得父亲和绍棣出面,珞姐儿才会肯答应。”

  明老太爷终是点了头,道:“这事你让我再想想,我也会跟珞姐儿提提,看她的意思。”

  ******

  明老太爷将这事跟明珞一提,明珞立即就想到大堂嫂车氏看自己的怨毒眼神。

  原来是为了这个。

  明珞其实以前和大堂兄的感情真的不错,她甚至同情舒哥儿和妤姐儿的处境,可那又怎么样,他们的处境再差,也还有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直护着,前世的时候,车氏死后,大堂兄就一直未有再娶。

  难道还要死了父亲的自己去护着他们的前程吗?

  明珞对明老太爷笑道:“祖父,此事甚大,而且照理来说,既然是过继到母亲名下为孙,母亲已经不在世,也当和舅舅商议一下。孙女也还想和大堂兄他们谈上一谈才好。”

  明老太爷自然笑着应下了。

  翌日明珞在荣寿堂给明老夫人请安时看到明大夫人,就和明老夫人说了,坐到了明大夫人身边。

  然后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大伯母,我舅舅回京,一路上受了很多拨人刺杀,你知道抓到那些刺客之后,他们都说了什么吗?还有,我最近在庄子上,我母亲还给我托了梦,然后跟着母亲梦中的指示,找到了很多她生前的一些手记,你知道上面都记了什么吗?大伯母,你知道吗?你很快就要死了,我会让你死得比我母亲还要惨。”

  “啊!”

  众人正好好的说着话,却突然见到明大夫人像见了鬼一样,面色惨白,全身颤抖地手指着被她推倒在地的明珞,“你,你”了半天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