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68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7280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六月初五。

  一大清早, 明珞就在赵铖压迫性极强的目光中梳妆打扮了准备入宫。

  青兰给明珞小心翼翼贴好了最后一枚珠花, 明珞看到镜中沉默不语的赵铖, 命青兰退下, 起了身, 走到他面前, 伸手试探性地握住他的手, 稍微带了一点小心地笑道:“王爷,我并非是有意要忤逆您的意思定定要进宫,只是此次我们去北地也不知何时回来,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跟慈寿宫告别一番的。”

  自从发生小皇帝那事,她已经尽量避免入宫,但此时却还不是让明太后察觉自己已经防备她的时候。

  可是她自认是讨好又小心地笑容, 其实更带着些撒娇的味道, 有点小小的得意。

  赵铖低头看了她片刻,然后道:“记得不要让叶影她们离你半步。”

  明珞笑道:“嗯, 王爷, 我们即将离京, 就算姑母她有心做什么, 也不会在此刻动手的。其实, 太后娘娘她若是真要想做什么,之前也有大把机会。”

  说到这里明珞也沉默了下来。

  姑母后来的确是利用自己算计赵铖, 但应该也是在后面局势越来越紧张,她越来越惶恐, 再无其他计可施之时, 她现在对自己的确是真心疼爱的,大概还没想让自己再不能有孕吧。

  有时候人本来就是这么矛盾。

  赵铖看她眼中流露出的伤感,翻手就握住了她的手,温声道:“阿珞,明日我们就要离京。在北地和西宁的日子,就把京城的这些事情都暂时抛开吧。这些事情并不值得困住你,让你终日郁郁不乐。”

  明珞抬头看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道:“我并没有郁郁不乐,王爷,这些事情已经越来越不会影响我了,但我知道您的意思。”

  然后像是想起什么,又笑道,“王爷,这次去北地,您会有时间亲自教我骑射吗?我还特地带了许多骑装。不过我听说你在北地和西宁的时候,常年都是在军营的,到时候会不会我虽跟着王爷去了那边,但实际想见王爷一面都难?”

  “不会,”他看她略带了些期盼的目光,心中微动,将她拉到怀中,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这次我并非是去带兵打仗的,会一直带你在身边。不过骑装,”

  他露出了些许笑意,道,“阿珞,其实不管你穿什么,别人都不会有机可乘的。”

  明珞一呆,然后脸上不由得就有些热起来。

  她嗔道:“王爷,那不过是我和容表姐的玩笑之语,王爷您怎么能偷听我们说话?”

  这种话就算让青叶她们听到,依青叶她们稳重少言的性子,她也相信她们断不会跟他传这些话的,她们是暗卫又不是三姑六婆,事实上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或者她要求,或者赵铖问起,她们几乎很少传话,否则她也不会那么自在地用她们。

  赵铖笑道:“不过是刚好路过,听到了那么一句而已,但我已经立即就避开了。”他的耳力就是那么好,也是没办法的事。

  明珞眨了眨眼,有些娇憨道:“那你有听到容表姐说侧妃的事情吗?”

  赵铖看着她,眼睛含笑,既没摇头也没点头。他当然不会偷听她们说话,只听到前面一部分略站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可是还讨论侧妃吗?他便不想否认,只听她想说些什么。

  明珞便攥住了他的衣襟,厚着脸皮道:“王爷,那北鹘王肯定会想将北鹘公主嫁给你,你会娶她做侧妃吗?”

  赵铖笑道:“原来是担心这个。阿珞,我不是刚刚才跟你说过,去北地,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抛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他伸手很想揉揉她的头发,可看她装扮完整的样子,按下了这个冲动,只继续道,“阿珞,你若是担心什么侧妃,那就免了。本王没有什么兴致让任何人把自己的王府搅得乌烟瘴气。那赵晅不是整天琢磨着要纳这个为妃,那个为妃吗?那多一个想来他也是乐意至极的。”

  赵晅便是小皇帝。

  ***

  慈寿宫。

  殿中明珞和温雅陪着明太后说了一会儿话,用了一些点心,一般这个时辰明太后都会去小憩一阵。

  明珞和温雅常在宫中,自然知道她的习惯,便都很有眼色地起身说去园子里逛逛,采摘些新莲回来给明太后插瓶,此时六月初,正是荷苞初绽的时候。

  明太后便笑着叮嘱了两人一番,让她们去了。

  只是出了正殿的时候,明珞不知为何有些困倦,温雅见她揉着额头,就温柔道:“阿珞,这些日子你刚刚新婚,又忙着收拾行李,是不是有些累了?不若我陪你去偏殿那边歇息一阵吧?”

  明珞看了她一眼,她现在的确有些不舒服得很,便应下了。

  温雅送了明珞入房间,不过她没有立刻就离开,而是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两人的丫鬟,犹豫了一下,对明珞低声道:“阿,阿珞,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你能让她们先退下吗?”

  明珞颇为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就对青叶和叶影两人道:“你们去守在外面吧。”

  两人的丫鬟全退了出去。

  明珞手轻轻抚着自己的手腕上漂亮的腕带,笑看着温雅,温声道:“温雅,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会是想让我去北地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夫婿吧?”

  温雅抿了抿唇,半点没回应明珞的说笑,她脸上慢慢涨红,道:“阿珞,有件事我想问你。”

  明珞挑眉看她,她终于像是鼓足了勇气才道:“阿珞,我听阿琇,皇后娘娘她说,陛下真正喜欢的是你,当初选后之际,陛下向太后娘娘求娶的也是你,只是被太后娘娘拒绝了。还有,还有你定亲之后,陛下仍是对你念念不忘,他还曾在慈寿宫的后花园中纠缠过你,这些可都是真的?”

  明琇......明珞按了按脑袋,觉得头很晕。

  她柔声道:“温雅,你问这些做什么,那些不过都是陈年旧事,陛下已经立后,我也已经成亲,我和陛下并无任何瓜葛。皇后娘娘她为何要跟你说这些?”

  温雅眼中沁出些泪意来,她道:“因为,陛下说喜欢我,太后娘娘也有意让我入宫,可是明琇跟我说,这些不过是因为我母亲,陛下真正喜欢的是你。阿珞,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明珞道:“温雅,我有些不舒服,先躺下跟你说话吧。”

  她喃喃道,“是不是真的又怎么样?你若是不想入宫,便直接跟你母亲和太后娘娘说便是了,陛下并非良配......”

  “阿珞!”温雅唤明珞,却发现她竟然闭了眼睛睡着了。

  她看着睡着的明珞,隔了许久才道,“良配,什么才是良配?你这种不需要做出任何努力就可以得到一切的人怎么会懂,连我舅舅,明明和明家有大仇,也能对你宠爱有加,你怎么会懂?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何明琇和明瑗都那么讨厌你。”

  “温雅。”温雅正怔怔地看着明珞,却不想听到了明琇的唤声。

  她有些茫然的看向突然出现的明琇,明琇叹息了一声,道:“温雅,你不会犹豫了吧?既然决定了就没有回头路了,我们走吧。”

  她拉着温雅往外后门走,一边走一边劝慰了几句,只是还尚未走出房门,便晕倒了下去。

  ***

  明珞爬起身,走到两人面前,皱眉看了两人好一会儿,叶影悄无声息的进来房中,她道:“娘娘,您先带皇后娘娘下去吧,这里让奴婢处理吧。”

  明珞点头,她将明琇拖到了隔壁房间 - 这里就是她以前住的地方,她和明琇都熟悉得很。

  她想知道后续,便回头看面向刚刚那个房间的一个木柜,那柜子的一格和隔壁房间相通,她看过去,便见到叶影已不在房中,而温雅则已经睡在了床上。

  她皱了眉还在想着此事,便见到庆安帝入了房间,走到了床前。

  明珞看到庆安帝潮红的脸,只觉得一阵发呕,厌恶得看了一眼,她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明琇,伸手从袖中拿出了一些药物涂抹在她的鼻息之间。

  明琇受到刺激慢慢醒转过来,但仍是口不能言,手足无力,她看到明珞之后大惊,明珞却是向她示意左手边往那边房间看去。

  此时庆安帝已经爬上了床,他从背后抚上了温雅的脸颊,低头去吻她,大概吻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 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根本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了。

  明琇震惊地看着庆安帝不停的亲吻温雅,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转头看面色冷淡,有些居高临下看向她的明珞,再回头看那房间,只觉得呼吸急促,心都要炸裂开来。

  而明珞一点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更不想理会明琇,她弄醒了她,就在明琇震惊莫名地瞪着那边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之时,从侧门退了出去,真的去花园采花去了。

  ***

  半个时辰后。

  明琇衣鬓有些散乱的在花园中拦住了正手持了两朵莲苞准备往正殿去的明珞,斥她道:“阿珞,你好歹毒的心思,竟然用这种肮脏的手段对待和你一向亲近的温雅,你,你真是蛇蝎心肠!”

  明珞仔细打量了明琇两眼,冷笑了一下,道:“明琇,你到现在这个地步,还想把这事栽赃栽到我头上吗?”

  “呵,入宫不过数月,你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吗?给我下药,蛊惑温雅,让她约我去房间问话,再引了皇帝过去,事后还能挑拨温雅和陛下的关系,更让我怨恨上温雅,只以为一切都是温雅算计我的?”

  当时她在正殿用点心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不对,好在她身上带了一些醒神的药物,便暗中暗示了青叶和叶影,但她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就顺势就事,结果还真是看了一出连环好戏。

  “你闭嘴!明明是你,是你怨恨陛下上次对你失礼,所以故意勾-引陛下和你约会,然后却将温雅推了出去,目的......”

  “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促成陛下和温雅百年好合?这宫中的事,关我何事?明琇,你还是省省吧,我是真没想到,祖父祖母悉心教导,就教导出了你这么个东西。”明珞冷冷道。

  “皇后娘娘,王妃娘娘,太后娘娘宣你们去偏殿花厅。”琳琅匆匆赶来,面色惊惶地对两人道。

  ***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温雅抱着被子,浑身颤抖,满脸泪水,她喃喃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此时的她已经并不在那间房中,衣裳也已经穿着完整,刚刚明太后得了消息过来,便已命人帮她着了衣裳,带了她到外面花厅,又命人喂了她一些镇定的汤药。

  可是她却根本没办法镇定下来。

  因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噩梦,而身体上的异样,还有自己那两个丫鬟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都告诉她那是真实发生的,而不是一个噩梦。

  先时她和明琇一起准备离开房间,不知道为何就突然晕了过去。

  之后她是痛醒的,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自己衣裳尽除,还有趴在自己身上的皇帝,她惊恐之下想推开他,可是却不知为何身体却并不听使唤,他听到皇帝搂着她叫着“心肝宝贝儿”,还道,“柔儿,你放心,这事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皇后那个贱人......”

  原本她推着他的手就垂了下来,及至很久之后外面的丫鬟推门进来。

  她是打算入宫,可是却没打算在入宫之前就和皇帝......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雅又痛又恨,心里也急剧的转着,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她必须让今天的事情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明太后眉头紧皱,她伸手拍了拍不停哭着的温雅,柔声安抚道:“无事,温雅,你别害怕,你告诉哀家,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你约了陛下,或者陛下过来看你,你们一时情难自禁,这才冲动行下了这事?”

  她知道事情蹊跷,但真相可以事后再查,此事明面上只能如此定案。

  “我没有,我没有约陛下!”温雅面色涨得通红,又羞又恼又恨,她道,“我是约了阿珞说话,原本好好地说着话,可是阿珞睡下了,然后皇后,当时我明明是和皇后在一起,可是醒来之时就是陛下,陛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