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38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747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明太后说得疲惫, 哀切。

  升平大长公主却也不是个那么容易被带动的, 她心中想的是 - 未尝不是你们明家下的局, 你们明家想和康王府结亲, 既想要这个实惠还想不被别人说......

  明太后却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 她道:“明家, 明琇将是我们大魏未来的皇后, 明珞将是肃亲王妃,明家已经太过招眼,本宫从没想过要将温慧赐婚给绍桉 - 况且温慧除了一个郡主名头, 明家娶他,除了树大招风之外,到底有何用处?”

  “升平, 你是个聪慧通透的, 当年你拒绝了先帝让温雅为后,后又拒绝了哀家将温雅赐婚于绍桉 - 先帝与哀家都这般看重你, 又如何会违背你的心意, 强行将温雅嫁去西蕃呢?哀家还没有糊涂成这样!”

  升平大长公主代表的意义不仅仅是成武帝可能给她安排的后手 - 宫中, 御林军, 皇家暗卫, 朝中大臣等等都必有成武帝和凌皇后安排给升平大长公主的人,同时她还代表了先帝是成武帝立下的太子, 皇帝,代表了正统, 有她的支持, 就有一批老臣老将的支持和安心,史书上也能记得漂亮。

  所以先帝和明太后是真的重视她。

  可惜她大哥还有绍桉都不明白她的苦心,尤其是大嫂,那个蠢妇,竟然嫌弃温雅是个孤女县主,家族没什么权势,看上了只有花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温慧郡主,偏偏在她面前还阳奉阴违,结果不跟她商量,行下了这等蠢事,明太后真是气得吐血。

  “绍桉娶温慧郡主,根本就是极下策,”说到这里,明太后是一阵气愤恼怒翻腾,“更何况是在此等选宗室女嫁西蕃王府之际?出了此事,只会让哀家威信扫地,让明家平白背上奸佞谋私之名。你想想看,除了升平你,因为这么多年与哀家的私交,与先帝兄妹情深,满朝上下还有谁可能会相信哀家和明家在此事之中,是被算计的?”

  这倒是真的 - 以明太后的心计怎么可能会让明家娶温慧那个花瓶架子,担上各种骂名和朝臣的种种不满,却半点实惠没有?- 康亲王本来在宗室中是威信颇高,可这个时候温慧嫁给了明绍桉,把别的宗室女嫁去了西蕃,可只会让宗室对明家心中更起怨恨。

  “若说绍桉和温慧是情难自禁,那就更是笑话了。升平,那几个孩子,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了,你最是清楚,绍桉他到底有没有对温慧有什么男女之情 - 绍桉他就是喜欢谁,也不可能喜欢温慧。”

  “升平,此次哀家和明家都是真的被人算计了!”

  升平大长公主看着明太后痛苦郁愤的样子,心里倒是恢复了一些居高临下的快意 - 她在面对先帝,面对明太后,还有小皇帝之时,总有一种施恩于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而这一点,就是她在面对自己的嫡亲弟弟肃王赵铖时,都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先帝当年的皇位是她父皇的东西,先帝是要靠捧着她,尊着她才能得到那个皇位,而若是赵铖得那皇位,就是变成那本来就是他的东西,跟她还有什么关系?- 这种极隐秘的心理,就是升平大长公主自己也未必意识到的。

  升平大长公主出了宫,明太后说了很多话,其他的她听过了转身也记得不太真切了,她只记得最后一句,在所有其他话越来越模糊之际,竟然越来越清晰,想抹也抹不去。

  “升平,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哀家也不知道,哀家知道,绍桉被算计一事,康王府定是脱不了干系,但整件事做的这么干净利落,谋划齐全,半点不疏漏的,哀家不觉得康王府能做到。除了那位,哀家想不到旁人。且因着你和他的关系,旁人也永远想不到,他会推你的女儿上去。不过,虽然哀家哪怕猜到,又能怎么样,哀家还是全盘皆输了。”

  “哀家顶着要被宗室记恨的风险,将温喜而不是温雅推出去,也就只盼着升平你能不跟哀家离心啊!”

  ***

  当晚。

  琳琅说升平大长公主是因着温雅县主在西蕃王世子妃的备选之列,所以对自己有所迁怒。

  她对自己有什么好迁怒的?当初可还是她代赵铖跟自己姑母说请姑母赐婚的呢?所有的事情她不是清楚得很?

  明珞躺在床上,来来回回的想着白日里升平大长公主看自己的目光。

  现在的她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再不敢像前世那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哪怕是看起来再有道理的事情,只要自己觉得不对劲,就会放在心里来回思量上很多遍。

  她觉得自己不聪明,就一定得小心谨慎了,若是聪明,前世也不能过成那样......

  前世升平大长公主也不喜欢自己,后来也曾用过这种目光看过自己,只不过不多,后来她对自己多是那种表面客客气气,实际高高在上的目光看自己。

  所以前世明珞很不喜欢她,两人接触也就不多。

  明珞想着事,目光瞥过梳妆台上,就看见了桌上的雪莲花造型的雪玉钗 。她伸手取过雪玉钗,慢慢地用手摩挲着,这钗子真的是一支极品钗子,雪玉是北地雪山深处所产,据说是雪的精气,万年成精的,所以产量极少,极其尊贵。

  明明本是极寒之物,但握在手中不过是片刻,便已温润如少女的肌肤。这么珍贵的东西姑母竟然突然赐给了自己,前世也是没有发生的。这一世和前世很多细节之事都已经不同,明珞都已经慢慢不再想为何不同了。

  只是这个东西,不知道姑母是从哪里得来的,大概是北边的进贡之物吧?

  明珞慢慢把玩着,手轻轻摩挲着雪莲花花瓣,只是在摸到花瓣根处之时,手却是一顿,她摸到了极细微极细微的一个像凹点一样的东西,她心里莫名就是一突,忙转过钗子去看,便在花瓣根处看见了一个极细极细的小雪花刻印。

  明珞的脸色立时变了。

  她曾经是赵铖的王妃,也曾收到过赵铖送给她的他母亲凌皇后的饰品,他跟她说过,那是她母亲刻下的标记,只有少数她心爱的贴身饰品上才有。

  而且这事情是极少人知道的。

  ***

  明珞在宫中又住了两日后才被太后放了离开,她回了庄子上立即命叶影想法子传了信息给赵铖,告诉他她想见他。

  此时已到年关,这些时日明老夫人并不在温泉庄子上,所以赵铖收到明珞的传信之后当晚就直接到了庄子上见明珞。他想要避开明老太爷的侍卫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他倒并不是刻意要晚上过来见她,而是这是他能赶过来最快的时间。他了解明珞的性格,没什么事她肯定不会寻自己,可现在刚一出宫,她便让人传讯要见自己,必是宫中发生了什么事。

  此次明珞入宫随身带着的仍是冬芙,他并不能及时知道她身边发生的事。

  明珞也没觉得他大晚上的过来见自己有什么不妥。当你和一个人曾经夫妻多年,什么都经历过之后,什么时候见个面委实很难往男女之事上去想。

  赵铖到时明珞便是在灯下仔细研究着那雪玉钗子,听到他过来,转头看见他站在门口不动声色的打量自己,便又回头示意有些微“惊愕”的青叶出去守在了小花厅外面。

  她对他笑了笑,道:“王爷,我无事,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

  赵铖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 其实她在宫中,还能有什么事,他是有些过于紧张了。

  明珞请了他进房,就将手中的雪玉钗拿给他,道:“王爷,前几日我姑母将这支钗子赐给了我,你看看,可有什么特别?”

  赵铖有些狐疑的接过了明珞手中的钗子,起先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可是他的观察力敏锐,拿着那钗子转了一圈,便立时发现了玄机。

  虽然这是他母后的遗物,但是他六岁之时,他母后便已病逝,就是在她生前,他也和她少有接触,她更未曾戴过这个钗子,所以并不知道这是他母后之物,直到跟明珞一样,看到那枚雪花标志。

  明珞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再次感叹自己和他的差距,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

  她从太后赐她这雪莲花雪玉钗那日起,到那日升平大长公主的异样,她至少把玩了这钗子一两个时辰,才发现这支钗子的玄机,可他拿到手上不过片刻,便立即看到了问题。

  不过赵铖发现了那枚雪花却也未说什么,只是握了那钗子,眼睛看着明珞道:“可是有发生什么事情?”

  明珞点头,道:“我那日戴着这支钗子,那日在慈寿宫外遇到升平大长公主,当时我感觉升平大长公主的目光就停在了这钗子上,之后对我的态度极其不善,我心里很惶恐 - 你知道这宫中有很多避忌,我就怕我不小心之下做了什么,惹怒了大长公主。而且这钗子又非凡物,这般珍贵,想必大有来头,所以便想寻你问问。”

  赵铖身边的人都不喜欢她。

  赵铖对凌太妃并没有什么感情,但前世凌太妃却敢趁赵铖夺宫之际,在肃王府毒杀了自己。明珞现在细思那些事,总觉得后面怕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这一世,她总要活得明白些,而且她也不会再因为别人不喜欢自己就只隐忍着,在他面前什么都不说。她要试探他的态度然后再细思应对的法子,若是他能帮她处理掉他那边,并不是她该去处理的麻烦,那自然是最好,现在她还只想先查父母身亡的真相。

  赵铖皱了皱眉,他细细看了明珞一眼,不管怎么样,她肯这样跟自己说,他很高兴,她肯信任依赖自己,他更高兴。

  他道:“这是我母后的遗物。大长公主想必是识得此物,所以才会露出异样。你说她态度不善,那可能这个东西对我母后来说,是一件特别的饰物,但那时我太小,这里面的渊源也不清楚,你能否将这钗子暂时先借我一用,我再找人寻问一下。”

  明珞的面上露出些惶恐不安之色,低喃道:“这,这样吗?”

  她咬了咬唇,道,“若是你母后遗物,本来就不该属于我,我也断不敢要,你要拿去就拿去好了。只是,大长公主......”

  明珞不过是示弱,绝未想过以□□人,但她生成那样,在灯下这般楚楚可怜之态,肌肤胜雪,乌发如云,偏偏那红唇被她自己咬过,红艳逼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