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外戚之女第31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8019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明珞是知道赵铖有一副一直随身佩戴的防身袖刃的, 只是在她的记忆中, 他的袖刃和此时盒中的这副并不相同 - 是有一些熟悉, 但明显不同 - 因为赵铖的那副袖刃的腕带是男子所用, 而这一副的腕带却似女子饰物, 精美雅致。

  她伸手摸过去, 腕带柔滑簇新, 应该是蚕丝新制,而小巧如细指般的剑刃和机关却颜色暗沉,金属表面是经长期使用过后的那种润泽 - 他既说是他幼时所用之物, 难道,是用他的那副袖刃改制而成?所以她才会觉得很有些眼熟。

  这可是他自小佩戴的随身防身之物。

  明珞皱了皱眉,去想赵铖这是何意 - 她倒是完全没有往景灏的那把随身匕首上去想, 毕竟景灏的那把匕首也没送给她, 就曾经给她借用过一下而已 - 而且在她眼中,赵铖也不是这样的人。

  她几乎是立即就想到先前明琇过来跟自己说的早朝上的事, 照着那帮大臣和明家的心思, 估计很快流言就该传遍满京城了 - 难道赵铖是怕自己像外人那般误会, 所以特意送了这个过来, 就是为了安抚一下自己吗?

  也难为他了, 明珞苦笑了下。

  她并不需要安抚 - 若是像前世那般她什么都不知道,又对赵铖情根深种, 她可能会因为明琇的那番挑拨而伤心忧愤,对赵铖生出怨意 - 前世可不就是这样, 令得他们越行越远, 直至关系冷如寒冰?

  可是现在的她,不说早就已经知道前因后果,就算赵铖是真的纯粹利用他们的亲事,那又怎么样?她自己又不是因为喜欢他而嫁给他,又怎么会因着这种事而起芥蒂呢?

  不过不管赵铖是个什么意思,她还是很喜欢他送来的这个东西的 - 她自己现在的处境,她正在做的事,说不定她那大伯父大伯母就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送她去跟她父母团聚也不一定 - 所以这东西还真的会很有用。

  明珞慢慢摸着袖刃冰冷的触感想着事不出声。

  就听青叶道:“姑娘,如心斋的伙计跟奴婢说,这次的千层松糕和往日略有些不同,是要自行调制酱料点蘸的,如意夫人说了,姑娘先自己玩着,若是觉得自己调的味道不怎么好,下次可以去如心斋,夫人会亲自跟姑娘解说。”

  如意夫人?听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暗示,明珞难得好心情的笑了笑。

  可是她此时并没有什么去见赵铖的心思,虽然她也有些好奇这袖刃机关的使用 - 他记得赵铖跟她说过,里面的两支剑刃有一支是有剧毒的,所以她也不敢乱试。

  明珞伸了细细的手指小心地拨弄着袖剑,想着或者先找些兵器谱来看一看普通袖刃的原理,万变不离其宗,应该也不是多困难的事,耳边就又传来青叶的声音。

  青叶道:“姑娘,那伙计还说,如意夫人上次跟姑娘提的两位旧友已经到了京城,姑娘若是有兴趣见见他们,如意夫人会给姑娘安排。”

  明珞的手一抖,手触到剑刃,一股入骨的凉意传来。

  上次在宫中见到赵铖时,他说他派人去北地寻到了几位父亲的部属 - 是他们吗?

  她看着剑刃的锋芒,怕青叶看见自己面上的异色,没有抬头,只似随意道:“哦,是吗?那你回头传信给如意夫人,麻烦让她安排一下吧,我见见她的那两位旧友。”

  “是。”青叶的语气丝毫未变,仍是语调平稳道。

  ***

  明珞收回手,走回到扶手椅上坐下,再转头看向青叶,问道:“青叶,你刚刚看见这千层松糕的异常了吗?”

  青叶垂着眼,半点神色未动,只毕恭毕敬道:“没有,虽是如意夫人新试的方子,在奴婢眼中,也都是一样的。”

  明珞很浅的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她缓缓道:“青叶,你是个聪明的,这些日子你跟着我,想必也看见了,我在这府上,说起来是金尊玉贵的三小姐,其实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身边的人各怀心思,各有算计。祖父祖母虽然疼爱我,但在他们眼中,始终家族更加重要,传承明家的子孙们更加重要,这乃是人之常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对我来说却不是,更不乐意用自己的血去喂别人,所以我做的很多事情,在明家人眼中可能都是大逆不道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才继续道,“可是我身边的人,除了你,还有青兰和绿意,其他人都是祖母或者大夫人给我安排的,我做的任何事情,别说是她们经手的,就是只要她们看到的,或者听到的,祖母和大房那边就会立时得到消息 - 所以你跟我的时间不长,我却只能命你帮我去做这许多事情,你懂吗?”

  青兰和绿意便是上次她从岐梅庄带回来的那两个小丫鬟。

  “奴婢明白。姑娘放心,奴婢永远都只会做分内之事,不会多言半句,亦不会逾矩半分。”青叶道。

  明珞扯了扯嘴角,她自然知道青叶不会将她的事情向除了赵铖之外的其他人透漏,她说这些话不过是为了让青叶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信任她,需要她做这些事而已 - 而且青叶答的也十分耐人寻味,真的是滴水不漏。

  明珞点到为止,也暂时将赵铖的事情放下,转而问道:“今日你去庄子上,可有打听到什么?”

  明珞跟明老夫人说让青叶帮她打理她母亲的产业,那是真的让她去打理产业了 - 青叶这些时日常常都会去各个庄子和铺子上去察核情况 - 不过了解产业情况之余,青叶也同时在帮明珞查所有她母亲身边人的去向。

  这种事情,也只有青叶去干才最能令明珞放心 - 其他再老练的丫鬟,不是经过特别训练的暗探暗卫,稍有动作,就很难瞒过明家人的。

  青叶禀道:“回姑娘,奴婢查过了,当年夫人身边贴身服侍的有两个嬷嬷,两个大丫鬟,四个小丫鬟,现如今除了一个于嬷嬷,一个大丫鬟兰月,一个小丫鬟兰鹃,其他人或是远嫁他乡,失了联络,或早已身亡。”

  明珞看着她,青叶不等明珞再发问,就继续道,“于嬷嬷现如今去了顺州的乡下养老,奴婢已经从庄子中请了可信的人去顺州 - 这位是于嬷嬷的堂侄子,不易引起人的注意。大丫鬟兰月嫁给了大老爷的一名谋士,现如今那名谋士也已经出仕,在庆州府做正五品的同知,那位名唤兰鹃的小丫鬟则是嫁给了大夫人一个姓朱的陪房的儿子,奴婢未得姑娘的吩咐,未再做什么。”

  明珞点头,又细细问过青叶其他几人的死因,或是病逝,或是难产而亡,表面上看并看不出什么特别。

  明珞想着事情,青叶看着明珞,犹豫了一下道,“姑娘,奴婢在向大管事查问这些人的下落之时,因为用了些借口,已经不算突兀,但是大管事却像是立即明白了奴婢的意图,还问是不是姑娘您的意思,之后跟奴婢说起时显然对这些人的下落和现状都极清楚,所以奴婢这才这么快就查到了这么多事情 - 奴婢观大管事的意思,舅老爷这么些年也似在暗中查访此事。”

  明珞听言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又慢慢沉了下来。

  若是舅舅也一直在追查此事,但这么多年都查不出什么问题,那就说明或者自己母亲真的是受刺激难产,或者当年的事情早已经被抹得干干净净。

  可是没死的两个丫鬟一个嫁给了大伯父的谋士,一个嫁给了大伯母陪房的儿子,若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也就太巧了 - 或者不好打草惊蛇吧。

  她对青叶道:“你去备张拜帖让青兰送去舅母那边,我过几日就去庄子上,就说我想寻何大管事问问话。”

  何大管事便是原先总管明珞母亲所有陪嫁产业的大管事,但他是容家人,待明珞慢慢接手并熟悉了所有产业,容家便会抽走何大管事了。

  ***

  明珞当晚就寻了明老夫人跟她说想要去庄子上住上一段时间。

  明老夫人刚刚从宫中回来不多久,很有些疲惫,不过她看明珞眼圈有些发红,还是打起精神道:“珞姐儿,这好端端的,如何又要去庄子上?肃王爷那边前日才送过来的聘礼,后面可能就要和王府议论婚期,还有你也该着手准备自己的嫁妆了 - 虽说祖母和你大伯母会帮你料理,但你到底也要学着些。”

  明珞摇了摇头,就将今日明琇过来寻她说的一番话给直接说了 - 重点当然是肃王只是为了利用她的亲事,对付徐卿等一干文臣,给宗室立威等等,并不是真心要娶她,至于姐妹情深的话也就只说了一句“二姐姐说无论孙女想做什么,她都会帮孙女”。

  然后道:“祖母,孙女并不想做什么,这些时日孙女一直在跟着古嬷嬷上课,调养身体备嫁,可是孙女在家中每日里都会有各种话传过来,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不胜其扰,根本专心不了。反正嬷嬷也说有温泉水调制各色浴汤,效果更佳,孙女想着,不若先就去庄子上住上一段时间。待祖母和王府议定了婚期,孙女再回来吧,祖母......”

  说到这里,明珞眼中已经隐有泪水,目中尽是哀求之色。

  明珞几经试探了明老夫人的态度之后,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大房跑到自己面前说什么,她都不会藏着掖着而是直接就跑到明老夫人面前摊白了说了 - 一步一步地把矛盾撩开,将来自己要拒绝大房,要和大房翻脸,或者要做些什么也就有足够的铺垫了,也给自己很多防备抵触大房的行为寻了理直气壮的理由。

  反正我就是要直接到你们再不敢假惺惺的跟我唱戏。

  而明老夫人听了明珞这一番话后面色简直沉得能滴出水来,心中是极度的失望 - 对明琇的失望。

  明琇是老太爷和她花了无数的精力悉心教导出来的 - 可行事竟然如此糊涂!不,也不能说是糊涂,怕是心里目的明确着呢!可行事和目的却都透着小家子气!

  明老夫人心里实在是怄得慌,她并不愿让明珞自己住到庄子上去。她不像长子长媳那样心里有鬼,心胸也是宽的,但下意识也不愿意明珞和容家那边太过亲近 - 当年小儿媳妇难产身亡,容家对他们明家非常不满,现如今孙女已经和长子长媳那边生了嫌隙,明老夫人怕容家再玩弄小心思,蛊惑明珞,令她与明家更是离心。

  可是现在孙女泪水涟涟的哀求自己,她也不好拒绝,可偏偏明家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料理,她一时之间也走不开。

  明老夫人想了想,终是做了妥协,她伸手摸了摸明珞的脑袋,道:“好,那珞姐儿你就先过去住上一段时间,只是你一个人住过去祖母也不放心,祖母看,不若就让越嬷嬷陪你一起过去,有她服侍,祖母也能放心些,可好?”

  不过是一个嬷嬷,她身边别人安插的人还少了。

  明珞破涕为笑,搂了明老夫人的胳膊就道:“谢谢祖母,阿珞知道,祖母是最疼阿珞的。”

  明老夫人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背,心里却是叹了口气。

  ***

  北园,凌太妃的钟华宫。

  钟华宫这名字听起来还有点气势,但其实就是一座荒僻的院子,北园本就是安置先帝们的妃子用的,里面颓败又荒凉。

  不过钟华宫虽偏远,但凌太妃毕竟是当年凌皇后的堂妹,借用了这个名头,宫中记着凌皇后旧情的一些旧人总会对凌太妃多关照几分,更何况现在肃王强势回京了?所以现在凌太妃的消息并算不得闭塞,前一日朝堂上的事情也很快就传到了她耳中。

  凌太妃得了消息之后就冷笑道:“我就说王爷他说要娶那明家女必有缘故,你看吧。哼,先帝忘恩负义,明家与我们凌家更是有血海深仇,王爷他又不是浅薄之徒,怎会因着那明家女貌美就要娶她?明家靠着女人上位,怕是被人捧得失了心智了吧。”

  当年凌家长房,也就是凌皇后的大哥那一房被诬告贪腐渎职,罪名可都是明家人给罗列出来的,接着凌家长房那一支被抄家流放,途中除了早就被救走的几个女眷,皆被“山匪”所杀。

  肃王他,怎么可能会真的喜欢上明家女?

  凌太妃的心腹嬷嬷苏嬷嬷笑着道:“还是太妃娘娘料事如神,只是,”

  她皱了皱眉,道,“只是王爷弄了一份定亲文书出来,岂不是坐实了这桩婚事,要娶那明家女为王妃?这可如何是好?”

  凌太妃冷哼一声,道:“不过是一个王妃,就像昨日的事情一样,利用的好了,说不定就能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待王爷大事已成,想除掉一个没什么用的王妃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苏嬷嬷点头,犹豫了一下,道:“那还要将二姑娘许配给王爷做侧妃娘娘吗?”

  凌太妃似愣了愣,面上也出现了些晦暗之色,然后先前得意的神色退了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王爷不知旧事,对我们二房还多有心结,而且惜月的容色也差了些,我看,王爷办了徐卿,不多时,凌家的旧事也会被翻出来,也是时候该替凌家平反了 - 阿妱也该是时候回来了。”

  “苏嬷嬷,你让人递了消息给我大哥,将堂嫂和阿妱接回京城吧 - 让大哥约束了大嫂和惜月,不要让堂嫂和阿妱受到半点委屈,我们凌家将来复兴,可就要靠她们了。”

  凌太妃口中的堂嫂和阿妱,正是凌家长房的大夫人和幼女,肃王的嫡亲舅母和表妹。

  当年凌家长房犯事,举家被抄家流放,先帝还要假惺惺的“记挂先皇后的养育之恩”,对凌太妃娘家那一房格外恩恤,并未受到什么牵连,凌太妃和她大哥都不傻,肃王还活着,他们接受了先帝的这“恩恤”,那和肃王,还有凌家长房的感情就要完了,所以凌太妃让她大哥凌郎中派人火速去了闽地,将在闽地探亲的凌大夫人钱氏以及她的幼女凌妱救了出来,做出钱氏得知夫家变故,携女潜逃时被山贼所杀的假象,瞒过了官府。

  凌家出事,他们这一房过得也并不宽裕,这么些年,他们好吃好住的供着她们,养凌妱所花费的比惜月和惜柔都要多 - 为的,可不就是今日?

  钱氏的夫君,长子,长女可以说皆是因为明家才被杀,对明家人最是恨之入骨。

  明太后总是把别人当成傻子,高高在上的以为能把别人能玩弄于鼓掌之间,她一面跟自己说想把他们凌家的二姑娘惜月许配给肃王为肃王妃,一面却又安排了她的侄女那个狐狸精勾-引肃王。

  凌太妃和凌家当然希望自家的嫡亲侄女女儿能嫁给肃王,但他们心里也很清楚,并没抱多少希望,明太后试探肃王试探凌家,凌太妃何尝不也是在试试肃王对他们凌家的态度?

  惜月成不了肃王妃,肃王侧妃,他的嫡亲表妹阿妱,总可以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