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127章 番外全文完

外戚之女 五叶昙 4885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凌太妃没再理会得意张狂的升平大长公主, 她的目光穿过她, 看向她的身后, 跪下伏地道:“王爷, 老身罪该万死, 不该因为当年旧事, 心中惶恐有愧, 因怕王爷您上位之后会打击我们凌家二房,所以才被大长公主蒙骗,以为只要凌妱得宠, 王爷就会原谅我们凌家二房当年有愧大房之事,结果却被人诱入深渊,行下大错。老身不求王爷宽宥, 但求速死。”

  升平大长公主看着凌太妃目光一时之间有些呆滞, 她缓缓转过头来,便看到了冷冰冰毫无一丝人气矗立在后面的赵铖, 头脑瞬间一震, 清醒了些, 然后就惊恐的想到, 刚刚, 刚刚她都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她会说那些话?

  她惊怔之后猛地转头看向凌太妃,疯狂道:“你, 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是她对你做了什么,而是本王对你做了什么。”

  赵铖伸手, 端起了桌上的一杯茶, 往香炉里倒了进去,茶尽香灭。

  他道,“不这样,本王怎么知道,皇姐竟然这么盼着我去死呢?我原本以为你只是自私自利,眼里盯着的永远都是你自己那点尊荣富贵,却不曾想,为了你那么点尊荣富贵,你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那香中加了催魂香,她喝的茶中加了落英,这才不能克制情绪,受了诱导,便只想将中的怨恨得意抒发出口。

  升平大长公主瘫倒在地上,双眼猩红,面色慢慢颓败下来。她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她说什么,也不可能脱罪了。如果明氏没有死也就罢了,可明氏死了,她这个弟弟能为了明氏行那等疯狂之事,又怎么会放过自己?

  她道:“你设局害我?你竟然设局害我,父皇当初为何不杀了你?你就是个天煞孤星,克死了母后,害死了父皇,逼死了皇兄,还有你心爱的女人,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是因为你而死,为什么你就不肯死?”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你,母后的身体不会变差,最后药石无医而死,如果不是你,你的王妃她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明家姑娘,太后娘娘最疼爱的侄女,嫁给谁,不能荣宠一生?你爱她,为了她设局杀我,可是她生前你对她做了什么,她不是我害死的,是你,明明就是你自己害死她的。你身边所有的人都因为你而不得好死!”

  “那又怎样?”

  一把剑刺进了她的胸口,拔出,血喷出来。

  他道,“那又怎样,关你何事?你放心,我的手法很好,你不会现在立即就死,而是慢慢的流血,一滴一滴的流,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而亡。你应该觉得荣幸,这还是我第一次杀一个女人,虽然我觉得杀你,还是会脏了我的剑。”

  他冰冷地笑道,“我就算害死我身边的所有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我的皇姐吗?你不就是觉得不甘心,觉得你才是这大魏最尊贵的,独一无二的嫡长公主吗?”

  “那么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做你的美梦了,你跟本就不是我母后所出,你不过是个贱奴所出之女。我的皇姐,早在她一出世之时,便已夭亡,是父皇怕母后承受不住这个打击,这才骗了所有人,抱了你给母后抚养。”

  升平大长公主先是瞪着她呆住,随即目眦尽裂地大吼道:“你撒谎,你撒谎!”

  “你还不配让我说任何的谎言,”赵铖道,“原本我连看都懒得看你,也不会去理那些陈年往事。可是你不该惹我,我父皇能给你一切,我便可以剥夺你的一切,皇室的族谱会改,你会从哪儿来还到哪儿去,不仅如此,你的大长公主头衔,你所有因大长公主这个身份带来的一切,都会被剥夺,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女儿,子孙将永远都是庶民,连参加科考改变命运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你女儿肚中的孩子,也不会有任何的身份,因为陛下,已经病逝了。”

  “你不能,我是嫡长公主,我是大魏最尊贵的嫡长公主,我的身份是父皇和母后给我的,你没有资格剥夺,你算什么东西,母后最爱的人是我,是我,你不过是她不要的,你是个灾星,一出世就该死的。我才是独一无二的嫡长公主。”

  她嘶吼着,声音却越来越微弱,直至扑倒在地,再不能发一言。

  庆安十年,九月初。

  升平大长公主之女温雅郡主腹中怀有皇嗣,欲送温雅入宫为妃,遭明太后训斥,曰不合祖制,更不可胡乱混淆皇室血脉,否认温雅郡主腹中之子为陛下子,升平大长公主心怀怨怼,伙同凌太妃欲毒害明太后于乾元宫,事发被擒,以谋逆罪被打入大牢,庆安帝受惊病情加重。当夜,大长公主府和凌家众人皆以谋逆之罪打入死牢,大长公主府家眷流放,凌家满门抄斩。

  九月十二,庆安帝病危,临终遗诏,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又谓主少国疑,皇子赵临祚不满周岁,恐不堪国君之任,遂传位于皇叔肃王赵铖,遗诏传下后当夜便驾崩于乾元宫。

  九月底,肃王赵铖在众臣的多番请奏下登基为帝,翌年改年号延明,史称延明帝,同年追封肃王妃明氏为慧懿仁皇后,在位十年,终身未再纳后。

  延明元年,延明帝册封庆安帝之子赵临祚为东闽王,并于其五岁时,命皇家寺庙了源大师陪同其一同就藩。

  ***

  赵铖沿着地宫阶梯一步一步往下走,越往下,越阴冷,及至到了地底,已经如入冰窟,不,实际上,这本就是雪山底的一个冰宫地窖。

  冰室的正中间便是一个冰棺,赵铖踏着寒冰阶梯向上,一直走到棺前俯身跪下,看向冰棺里面的女子。

  女子容颜娇美柔艳,仿佛只是在春日初阳下睡着了一般,只需轻轻一唤便能睁眼醒来。

  赵铖就这样看着棺中女子看了许久,然后无意识地伸手触了触她的面颊,冰凉刺骨,但竟然仍是软软的,柔腻如初,只是那凉意一直凉到了心里,触摸上,心都是抖的。

  其实,在她生前,他一直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爱她,当然是在意的,因为他从来也没有过其他的女人,但却还不至于爱到入骨入髓,没她不行什么的,这种话若是在以前,听起来都是可笑的。

  但在她死后,偏偏痛苦如同深入骨髓,一层层的,痛到极处大概就是麻木,仿佛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冰冷的,如同他那把没有感情的剑。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例如那种叫爱的东西。

  “王爷,这世上怎会有复生之术?若真是能复生,那必定是当初并未死绝,或者不过是留了死人的肉身,制成无魂之体罢了。不过,我们南疆的确有一种祭炼之法,据说倒是可以转来世,便是以王爷之血养娘娘之魂,又以娘娘之魂祭王爷之身,如此,王爷来世哪怕从未见过娘娘,便也仍会记得娘娘的音容笑貌,对其不能相忘,如此便会生死相缠了。”

  “但此法,折人寿命是真,真有没有用却不知道,因为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知道是那真是假,不过是活着的不甘心之人用自己的性命去祭炼一个寄托罢了。”

  性命现如今于他不过是像是一场无止境的黑夜,何时生何时死都已无所谓,拿去祭炼又如何?

  他转身离开,守了那位南疆大长老帮他祭炼之前许下的承诺,命人封锁了冰宫,直到临终之前,有生之年不再踏入这冰宫一步。

  延明十年,是那位大长老告之的他寿尽之日,他再度开启了冰宫,进入冰室,然而他踏上冰梯,一步一步行到冰棺之前,竟愕然发现那冰棺之中除了大红的凤冠礼服,里面并不见一人影。

  他记得那大长老离去之前和他道:“你若真想去看,便在临终之前去看她一眼吧,但那时也不必想着在那里和她合葬,祭炼之后,她的神魂便会转世,早不在那地,你不若便葬在皇陵,等着她就好。”

  ***

  延明十四年。

  延明帝将帝位传给了十六岁的皇长子兼太子赵佑琰,退出朝堂携明皇后过起了闲云野鹤,云游四海的生活。

  他退位后,带着她去的第一个地方不是别处,竟然是西宁雪山,拉着她一起进入了一个雪山深处的一个地底冰宫。

  明珞陪着他进入冰宫,惊讶中尚未来得及问这是何人在此打造的冰宫,就见到了宫室深处的一座冰棺。

  他拉着她的手踏上了冰梯,犹如前世无数次那般,只不过那时他心如这冰山一般空寂冰寒,而这一次他的身边却已经有人陪伴。两人一直走到了一个冰棺前,明珞看着棺中的凤冠和红色皇后朝服,却并无人影,有些惊讶道:“这,是我们大魏哪一任皇后的衣冠冢?”

  各朝皇后凤冠和朝服制式都不同,明珞一眼就看出这是她们大魏的皇后冠服。

  赵铖盯着那凤冠和朝服许久,才回头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笑道:“不过只是件衣服罢了。”

  而她,就在他的身边。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