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70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506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当晚, 肃王府。

  明珞看赵铖沉着的脸, 苦笑了下, 道:“还是你是对的, 我就不该去宫中。”

  徒惹风波, 自己给自己找不好受。

  京中的事情压在她心头很久, 她本来想着去北地, 那些事情都可以暂时按下,搜集一些他父亲在军中的事情,等西蕃父亲那名近侍有消息传来, 查明了真相,再公事公办而已 - 她已经意识到,她大伯父做的事情, 已经不需要她自己为父亲报仇, 只要没人替他压着,朝廷就能办了他。

  她更想将她父亲和母亲的生平整理成册, 这是这些日子她搜集自己父亲和母亲的过往, 慢慢萌生出的一个念头。

  赵铖看了她一眼, 道:“如果这回能让你更拎得清一些, 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明珞被噎了一下, 她虽然已经渐渐习惯他说话的方式,没怎么被伤到, 也还是觉得有些讪讪。

  明珞大概知道他说这话并不是说她和明家,和太后牵扯太多, 行事拎不清, 责怪她的意思,而是说她不能将感情和理智分开,行事不够干脆利落,这才给人有机可乘 - 哎哟,好像也差不多,但明珞就是明白他并不是责怪她的意思。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道:“其实此事也没有影响到我什么,反而觉得像是一种解脱。”

  不是她冷心冷情,而是她和明太后的母女之情,在前世后期着实已经耗损了太多,装得像最初那般,母女情深其实并不是一件很舒适的事情,原本她无愧,却也变得好像虚情假意一般。大约此事之后,她也不必再装的如何纯真善良,而只做她自己就行了。

  不过她想到这事的后续影响,有些抱歉道:“王爷,只是此事怕还是连累了王爷。发生这种事,姑母不好跟升平大长公主交代,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会推到王爷身上,如此也可以借机离间大长公主和王爷的感情。”

  赵铖不甚在意地笑了一下,道:“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大长公主非寻常人,对宫廷争斗也最是清楚,这事怎么可能瞒得过她。只不过半个月之后温雅就要入宫,大长公主既早就做了决定,这事也能给她一个怨恨或不满我的理由,你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看了一眼明珞,道,“不过此事她的确会迁怒到你身上,并且会怨恨我在此事上偏袒于你,她手段非常,将来你离她远些。”

  明珞应下。

  “王爷。”明珞唤道。

  “嗯?”赵铖看她。

  明珞想到出宫之后在马车上她一直寻思的事情,忍不住慢慢有些小心道:“王爷,先帝他,一直以来,我都只听说他勤勉政事,劝课农桑,薄免赋役,又支持各地往来通商,这才有了我们大魏的繁荣昌盛,百姓富足,相较成武帝时的连年战乱,百姓疾苦,非常得百姓和士人之心。”

  就是庆安帝继位,姑母和辅政大臣车禄执政,仍沿用了先帝时的政治,甭管庆安帝那个神经病,大魏也仍是稳定富庶的。

  前世她没有想那么多,重生回来,她自觉愚钝,又身处明家,明太后和肃王府之间,朝政之事,无可避免,有些判断和鉴别也利于清晰自己所处的局势和处境,所以在这些上面,她这一年来是下了很多功夫的。

  赵铖看着她,面色并无丝毫不愠,只等着她的后续。

  她才续道,“而在我记忆中,他和姑母也恩爱情深,虽只得一子但却驳了大臣们多次上奏要求其盈扩后宫,增添子嗣的折子,我一直觉得,姑母嫁给先帝,真的是十分幸运。”

  不知得天下多少女子的艳羡。

  她摇了摇头,神色敛了敛,道,“可是大伯之事,凌家一事,还有我察看车禄的一些卷宗,还有他竟然利用异国他族刺客之手,多次追杀于你,恐怕隐藏在下面的事情还更多。”

  “王爷,您恨先帝吗?”她问他道。

  赵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答她恨不恨的问题,只笑道:“你看到这些,已经算是不错了,等你去了北地,去了边关,再回头去看看吧。”

  “赵钇在治理朝政,兴农建学这些方面的确算得上有为,但却也是建立在父皇在位时将士征战多年,初步稳定了边疆的基础之上,他在位的这么些年,我们西宁,西蕃,北地边境大大小小的战乱也没少过,只是他视而不见而已。我们大魏积弱,若是战乱一起,像是一年前周昌勾结北鹘叛乱那般,若不是及时平息,怕是数年都难休养过来。”

  但正因为赵钇的政治,很得民心,和文人仕子的拥护,所以赵铖从未想过仓促去取那帝位。

  这么些年,隐藏在繁荣昌盛下面的贪腐骄奢也已经日趋严重,若有天灾,再起战乱,怕是一触继榻。

  “恨是被困的弱者情绪,所以我之前跟你说过,不必困于京城。”

  六月初六。

  这一日凌晨,就有四拨人于不同时辰离开了肃王府,其中最不显眼的大概就是赵铖和明珞这一行了。

  他们一路从京城到北地,坐马车,大约需要一个多近两个月,再加上赵铖无意快行,途中偶尔还陪明珞在各地市镇歇上个一日半载,去各处停上一停,就更慢了。

  一个半月后,离州。

  离州是燕北七州之一,踏入离州便算是踏入北地了。他们连续赶路赶了多日,到了离州,赵铖便令众人歇了下来,道是会在离州多停两日。

  “公子。”

  “公子,你的东西掉了。”

  明珞听到唤声,原本她在看着街道上不少的兵器铺,正暗暗称奇 - 国家律法,不可私造兵器,可这大街上明晃晃的却是不少明为铁器铺,实为卖兵器的铺子,她正想着拉着赵铖进去看看,却不想就听到了几声唤声。

  原本不以为意,在自己背后叫唤得多了总算是知道了应该是叫唤自己。

  她回过头去,便看到了一个挺讨人喜欢的少女发光的脸 - 少女是异族打扮,皮肤微黑,大大的眼睛异常明亮,笑容明丽,娇俏却带着英气,干净爽朗,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腻味,这样搭讪竟也不会觉得唐突。

  而此时的明珞一身简单利落的骑装打扮,头发束了起来,别了一根简单的碧玉簪子,看起来倒像是个简单利落的如玉小公子。于赵铖来说,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她的女装,但他们从京中出来,外面人,尤其是北地并不多见这样粉雕玉琢像是冰雪堆出来的锦衣小公子,唬唬外人也不是不可以。

  出门在外,繁复的女装总是不方便,尤其是每日晨间或者傍晚,赵铖都会拉了明珞骑小半个时辰的马,所以这些时日明珞都是直接这般做了男装打扮,方便了许多。

  明珞看着少女,再看看她微微伸出的手中握着的一把颇为古朴的匕首,忍不住笑了出来 - 这些时日,她受到的搭讪不少,所以这个套路她已经很熟悉了,不过说掉匕首的还是第一次见。

  那少女看见她笑,呆了一呆,眼睛愈发明亮。

  她身旁还有一个颇为高大的男子,那男子的目光在赵铖,明珞等人身上转了一圈,在赵铖身上多停了片刻,最后定在明珞身上,不过却没有出声。

  少女道:“公子,我叫云娜,这把匕首是公子的吗?”

  她将匕首递到了明珞面前,眨了眨眼,道,“公子看看吧,就算不是的话,你喜欢,我也可以送给你。”

  好直接啊。

  明珞在她目光的蛊惑下差点真伸出手去接过来看看,赵铖咳了一声,旁边一位颇有点目瞪口呆的侍卫道:“二公子,离州风俗,您接了这姑娘的匕首,就是心仪于她,以后定要一生一世保护她。”

  用这匕首?

  明珞:......

  匕首她是没再敢接 - 她不觉得自己有保护那姑娘的能力,不过云娜热情,她身边那位高大的男子是云娜的兄长名唤云真的,对他们似乎也很有兴趣,邀请他们用膳,赵铖破天荒地的应了下来,一顿膳用下来,赵铖和云真话不多,但云娜和明珞却颇有点熟络了。

  云娜和云真是离州本土胡族人,看他们的性格,气势和打扮还有随从,想来在族中地位不低。

  用完膳众人分开之后,青叶面色有些僵硬,她道:“二公子,您就长点心吧,那位姑娘她心仪于你,您这般待她,岂不是要惹她误会?”

  明珞皱了皱眉,她问青叶道:“你真的觉得我这样像个男子?”

  青叶愣了愣,摇了摇头。

  明珞再看赵铖和他的那帮侍卫,她这样装扮他们怕也都是一眼就能看穿。

  她道:“青叶,你不觉得那个云真面色古怪吗?我觉得就算云娜看不出来,她兄长还有其他人肯定会有人能看出来的,所以不必担心了。其实,”

  明珞笑了笑,她走到赵铖面前,笑道,“我觉得那个云真对我好像很轻视,他肯定比较希望她妹妹能看上你多一些。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不是都说北地的女子喜欢骁勇善战的勇士吗?我这样,明显就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抬的,可是这一路上我好像比你受欢迎多了,这却是为何?不过大哥,我们真的要去他们族中做客吗?”

  告别之际,云真邀请赵铖去他们胡族做客,而云娜看着明珞的目光更是直接了当。

  赵铖没答她为何她比较受欢迎这个问题 - 其实骁勇善战总是需要时间和战争来证明,但皮相却是一眼就能看到的,要他怎么解释,世人就是这么肤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