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113章 结篇五

外戚之女 五叶昙 6701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丰绪元年六月, 震惊满京城的国舅爷原户部尚书明伯量的大案终于被判了下来, 公布于众的罪名主要有两项, 其一是贪污渎职, 克扣军饷, 其二是于十七年前, 毒杀其弟明仲恒明将军。

  他毒杀明将军的缘由是因为当年他克扣北军军饷被明将军发现, 明将军逼其将挪用的军饷全数归还北军,并要将他的罪行告之于延文帝听延文帝发落,明伯量惶恐又惊惧, 就趁明将军出征北鹘之际,勾结北地将领庞文佑,给明将军下药, 令其在对阵北鹘的时候突失战斗力, 战死沙场。

  当其实明将军的夫人已怀有身孕,明伯量担心明二夫人知道些什么, 竟然又命其夫人下药暗害身怀六甲的明二夫人, 令其早产诞下明家的三姑娘, 也就是现如今的肃王妃, 随后明二夫人也被害身亡。

  又是全城哗然。

  这世上竟有如此贪婪狠毒之人, 为了克扣军饷,竟然能毒杀自己唯一的嫡亲弟弟, 怀着身孕的弟妹。

  罪行公布的有头有尾,有理有据, 几乎是激发了全民的公愤, 再加上两年前就传出的肃王妃和明家大房反目,逼死明大夫人一事,以及一年前北地军变之后查出的十七年前绵山战役一案,几乎无人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克扣军饷是死罪,且当株连全族,主犯当斩,族中其他无论男女都得充作贱籍,流放苦寒之地作劳役。

  大理寺给明伯量判的原也是死刑,但正逢新帝初立,正是大赦天下之年,就改判成了流放。

  而原本承恩公府也当被牵连抄家流放,但承恩公明老太爷在得知明伯量杀了次子之后,于旧年一月就已经将明伯量从族谱中除名,逐出了明家,且被明伯量杀死的明将军就是为了阻止明伯量克扣军饷才被其所害,所以朝廷格外开恩,只抄了明家大房,以及判处明家大房所有的男丁女丁都流放辽北,而赦了明家族中其他所有人,甚至承恩公府的爵位都没收回去。

  也没人敢对这个判决提出质疑。

  城民对明伯量虽然深恶痛绝,但对明老太爷还有明老夫人还是同情的。

  长子杀死了次子,他们认为,以明家的权势,太皇太后的地位,若明伯量犯的不是杀弟的罪名,而且杀的还是肃王妃的生父生母,太皇太后想要保住他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对此事更是笃信不疑。

  且说明家大房的这个流放。

  明家大房的男丁女丁,其实明大夫人早已经在庄子上“病逝”,明伯量有两子三女,长子明绍棣已于明伯量被除族之时就已经过继给二房明将军为二房的嗣子,三个女儿中长女明妤,次女明琇皆已出嫁,所以大房剩下的也就是次子明绍桉一家和尚未出嫁的庶女明瑗。

  而明绍桉的妻子正是康王的嫡女温慧郡主,当年康王府为了避免让温慧郡主远嫁去西蕃,还是耍了手段,逆了明太后的意将温慧郡主嫁给了明绍桉。但这明伯量和明绍桉入狱没多久,温慧郡主便给明家送来了一纸和离书,带着女儿回娘家康王府去了。

  所以最后被判流放就只有明伯量,明绍桉和庶女明瑗。

  这结果对明家,尤其是明珞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明家这是放弃了明伯量,下狠手剜了腐肉,虽痛,但好歹保住了明家和明家的声誉,而肃王妃明珞,她父母皆被明伯量所杀,完全就是一个受害人,只要肃王不介意,她就不会被牵连到分毫。

  明伯量的案子还牵扯到了朝中不少大臣,判决下来之后紧接着朝廷就上演了一场无刀剑的清洗,和明伯量来往较多或者交好的官员皆受到了或多或少的牵连,太皇太后一系的势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另外,除了郑成徽这个内阁首辅之外,另两位庆安帝遗诏定下的辅政大臣,一个内阁大臣朱阁老,一个来自宗室的康王,都因和明伯量牵扯较深,被剥夺了辅政大臣的资格。

  大魏祖制规定,若皇帝年幼尚未亲政,为避免大权被某一大臣独揽,朝堂上必须有两位以上的辅政大臣,其中一位就是内阁首辅,另一位则当出自宗室赵姓皇族,现在宗室那边的康王被废,自然得要从宗亲中再择一位辅政大臣。

  接着便是太皇太后,剩下的唯一的辅政大臣内阁首辅郑成徽,内阁其他三名阁老,代表宗室的肃王和其他几位郡王,以及五部尚书协议,毫不令人意外的是,肃王成了新任的辅政亲王。

  宗室中,还有谁比他的功劳更大,身份更高?

  ***

  景秀宫。

  温雅得知了这个消息完全按捺不住,火急火燎地就召了自己母亲升平大长公主入宫说话。

  她道:“母亲,您做了那么多,最后竟然为他人做嫁衣裳,将肃王送到了辅政亲王的位置?母亲,您不是说他答应了等处理了一些事情就会回藩地吗?他成了辅政亲王,可不是像康王那样,只是个摆设,好糊弄得很。他的手段,就是郑首辅都压制不住他!届时我和祺儿的性命岂不是就捏在了他的手上?”

  升平大长公主看了自己女儿眼,道:“柔儿,母亲跟你说过多少次,要冷静,要镇定,处在你这个位置,最最忌讳的就是急躁,行事鲁莽,看事情只看到表面,让人牵着鼻子走。”

  说完她看女儿抿唇忍耐的样子,笑了一笑,道,“欲取之,必先与之。肃王自回京,就神出鬼没,甚少入宫,而在宫外,他身边都是高手如云,我们想要下手做点什么,都完全找不到机会。而现在他做了辅政亲王,自然要时时出入宫廷了。反正迟早要行动,让他高兴高兴,做两天辅政亲王,有何不可?”

  “而且,不这样,太皇太后又怎么会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肃王所为呢?自先帝驾崩,祺儿登基,她对我们的戒心和恨意可不是一般的重。现在闹这么一出,我们再给她点肃王暗害先帝的证据,想来她那些恨意就可以全部转嫁到肃王身上了。禁卫军,不少人可都是我皇兄,你那个先帝舅舅的心腹之人。”

  温雅恍然,面色这才阴转晴,高兴道:“原来如此,还是母亲计划周详。”

  ***

  岐梅庄。

  “阿珞啊,你住到庄子上已经快有两个月,也是时间该带小郡王回王府了。”这日明珞过来看望明老夫人之时,明老夫人道,“祖母虽病着,但外面的流言也知道一二,虽然王爷爱重你,但那些流言传多了,总归对你不是一件好事,怕是会人心浮动,将来会给你平添不知多少麻烦。”

  这两个月以来明珞都是住在温泉庄子上陪着病重的明老夫人,随着明伯量一案的尘埃落定,明老夫人的身体反而慢慢有了些起色。

  她口中的流言便是指因为明伯量一案,明珞一直都住在了温泉庄子上陪着明老太爷和明老夫人,肃王对其不闻不问一事,外面都在传虽然明伯量一案中她是受害者,但明家声誉到底受损,她在身份上已经配不上肃王殿下,更有甚者说肃王本来就已经有先凌皇后娘娘定下的肃王正妃,肃王现在这般做,是在逼肃王妃主动请求降为侧妃。

  反正乱七八糟的,各种揣测都有。

  明珞笑道:“无事,这些孙女都知道,其实有没有流言,麻烦都不会少,那些流言不过是给了别人一个行动的借口罢了。不过祖母,我的确该回王府了,王爷为辅政王,以后再过来庄子上就不方便了。”

  至少还有一个是幸福的。

  明老夫人看着孙女脸上的笑容,心中苦涩想到,只是当年女儿何尝不是后宫独宠,为天下女子羡?只盼孙女不要重复女儿的命运。

  明老夫人想得心痛,咳了两下,道,“你心里有数就好。阿珞,你怨祖父祖母吗?细细想来,祖父祖母亏欠你良多。到现在这个地步,还求你饶了你大伯父一命,要将绍棣过继到你父亲名下,保下他们一家。阿珞,你能原谅祖父祖母吗?”

  这两个月以来,祖孙之间从未谈过这个话题,都刻意避开了。

  明珞摇头,和前世相比,他们这一世当真算不得亏欠她什么。

  她道:“祖母,大堂哥从未做任何错事,他和我一样都是您的孙子孙女。”不,他是嫡长孙,她只是个孙女。

  她笑了一下,道,“对我来说,大伯父是我的杀父杀母仇人,但对祖父祖母来说,却是你们生下来,寄予厚望的家族长子。立场不同,所以祖父祖母做了你们自己觉得应该做的就可以了,既无错,又何需我的原谅?”

  原不原谅都是执念,既已放下了,就不会再有执念。

  而明老夫人理解的却是另一层意思,她叹息了声,心道,是啊,他们做了这许多事,走每一步考虑的最多的其实都是家族,他们投向肃王难道是因为更看重这个孙女不成?不过是时势而已。难道如此她还要奢求孙女理解他们的苦衷,对他们感恩戴德,多谢养育之恩,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怪他们吗?

  六月底,肃王任辅政亲王之后,便亲自从岐梅庄接了肃王妃明氏和其所出的长子回了王府,甚至紧接着,肃王就上了折子请封长子赵佑琰为肃王府世子,一举便打碎了先前外面所有的流言。

  这让一众观望两人关系发展,心中对肃王妃那个位置颇有些心动的人不免非常失望。

  也让自从北地回来就一直住在别庄,因着那些流言而心有希冀的凌妱伤心欲绝。

  ***

  几日后,京中一家不显眼的首饰铺子阁楼上。

  升平大长公主看着凌妱,笑道:“表妹,看清了没?除了将明氏母子除去,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别的希望能嫁给六弟,成为肃王妃吗?”

  “你知道,我们赵氏皇族向来出痴情种子,这历代帝王几乎都是独宠一人,从不将其他女子放在眼里,只要有明氏在,六弟的眼睛永远都不会看到你,更不会将你纳入王府。除掉明氏,可能他短时间也不会爱上你,但有母后定下的婚约在,表姐自会助你嫁入王府,时间长了,他自然就看得见你了。”

  凌妱喃喃道:“除掉肃王妃......可是我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甚至连王府都踏不进去一步,如何能有本事除掉她?”

  升平大长公主一笑,道:“只要你愿意,我自有办法。而且你也不必担心六弟会发现是你所为,你只需借别人之手,将他们母子弄出来,交到我的手上,什么事情,都查不到你的身上的。”

  见凌妱抬头看着自己,就续道,“肃王府有一密道,是当年父皇为以防万一建肃王府时特意修建的。此事只有林嬷嬷还有六弟本人知道,我也是偶然从我母后那里得知的,但具体位置却不清楚。林嬷嬷对你疼爱有加,对明氏也十分厌恶,更不会愿意明氏所出之子继承王府,所以想来你用些手段,她是不会不帮你的。”

  凌妱脸色发白,她怔怔地看着升平大长公主,因为紧张惊惧而有些心慌意乱道:“我,表姐,你要他们母子做什么?”

  升平大长公主冷笑,道:“不过是帮你处理掉他们罢了,还能做什么?若是你直接在王府就杀了他们,不说林嬷嬷肯不肯,你确定你能全身而退吗?带出来交给我,我自会将事情掩过去,把两人做出是意外身亡的样子。”

  她看凌妱害怕恐惧得样子,冷哼一声,道,“阿妱,难道你忘了你父母之仇,忘了明家和延文帝是如何追杀六弟的了吗?你忘了,我可不会忘!六弟要娶仇人之女,立仇人之女的儿子为王府世子,哪怕不是为了你,我都不会允许,可偏偏他却被鬼迷了心窍。”

  “阿妱,当年我冒着被延文帝发现的危险,暗中救了你们母女,就是因为应下母后,定要让你嫁给六弟,我不能让六弟任性妄为,更不能让明家女所出之子继承肃王府,玷污了我皇室嫡系血脉!”

  当年出面救凌妱母女的的确是凌家二房,但那不过只是掩人耳目,给肃王和肃王府的人看的而已,背后真正出手的人却是她。这么些年她养着她们母女,派人“精心”教养凌妱,将她教养成她的爱情大过天的性子,为的......当然为的也不是现在这个目的。

  当初她也没想到今天会是这个局面,其实那时她大约还是有两分真心在的,另外八分,大约是想着让自己养大的表妹嫁给弟弟,心里总能更放心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