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外戚之女

第102章

外戚之女 五叶昙 5691 2021-05-25 19:5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外戚之女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术烈的出现并不在术赤的计划之中, 不过他过来了也没所谓, 那就直接除掉他好了, 反正他已经都安排好了。

  已经有人从黑衣人身上搜到了一块黑色令牌, 那是大魏北地军队暗探的令牌。

  术赤看了一眼那个令牌, 就对术烈冷冷道:“术烈, 你暗中勾结大魏的肃王赵铖, 背叛父王,背叛我们北鹘,将我们之前的计划告诉了赵铖, 以致我们劫杀肃王妃的计划失败,甚至杨荣睿和庞文佑他们诛杀赵铖的计划失败都可能是因为你造成的,是你将我们北鹘逼到了困境, 现在更是勾结赵铖, 刺杀父王与我,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竟然还想反咬我一口吗?术烈, 你根本就不配做我们北鹘人, 更不配做北鹘的王子。”

  术烈冷笑, 看着他的目光冰冷又讽刺, 却并不制止他。

  术赤恶毒地迎着他的目光,像是诅咒般道:“术烈, 你身上流着那个大魏妖女的血,当年, 就是你们的外祖母让我们北鹘四分五裂, 数十年才能恢复元气,现如今,我们现在的境况,也都是拜你们兄妹所赐。若不是银霜那个祸水,勾得木措叛主,古羿根本不可能叛乱成功,父王也就不会死,都是你们,今天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们这对留着大魏女人血的兄妹造成的。”

  无论他说的多么恶毒,可是术赤却一无所动。

  因为他和他的妹妹银霜自幼就是听着这些恶毒的话长大的,他们还以这个理由逼死了他们的母妃,那个他称之为父王的男人,一面迷恋他们母亲的美貌和身体,一面却又恨着她,折磨她。

  他早将他们恨到了骨子里。

  术赤“呵”了一声,道:“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蠢货,无论你说得多么振振有辞,你伪造的证据多么逼真,可是你这个蠢货,刚刚我们在门口已经站立了许久,你们房中发生的所有事情,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在外面都已经听得清清楚楚。所以,”

  他一个字一个字道,“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术赤面色大变,他猛地看向那些将领和大臣,便见他们也都在他和术烈对话时转过来看他,神态不一,或冰冷,或嫌恶,或悲悯,但无一不透着冷漠和疏离。

  术赤的心如堕冰窖。

  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安排好的,他们是在厅外候着,只有听到他大声呼救,才可能过来这边,他的侍卫不会带他们来门外!

  是术烈!他恶狠狠地看向术烈,他一早知道了他的计划,是他特意引了他们在门口!

  或者说,自己掉进了他的陷阱,是他借自己的手杀掉了父王!

  还有,刚刚这些人,他们亲耳听到了房中所有的动静,却没有在父王遇刺的第一时间冲进来,那就是,这些大臣和将领早就投向了术烈,背叛了他父王和他!

  术赤一时之间只觉得一股恨意冲上脑门,眼睛里几乎恨得滴血!

  他的目光从术烈身上移到那些大臣和将领身上,迎着他们的目光一个一个看过去,然后咬牙切齿道:“所以,你们早就已经和术烈勾结,你们早就背叛了王上?”

  术烈看着他冷冷道:“是你勾结了大魏皇帝刺杀了父王!”

  “哈哈哈,”术赤有些疯狂道,“闭嘴,是你,根本所有事情都是你策划的,是你借我的手杀了父王!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计划,你们眼睁睁地看着父王被那大魏杀手杀死,最后却把罪名放在我身上。”

  “术烈,你身上流的果然是大魏人阴险狡诈的血,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手安排的,你早就和赵铖勾结,逼得我们进退维谷,逼得父王不得不拿我的性命去送给赵铖换得议和,可是赵铖要我的命做什么?他要的,你们要的,是借我的手去杀父王,然后这北鹘就是你的了!术烈,你这个阴险狡诈恶毒的东西,父王怎么一开始没杀了你这么个恶毒的东西!”

  术烈的神色不动,一员将领却忍不住了,他上前一脚踢在了术赤身上,斥道:“杀父弑弟的人是你,竟然还有脸跟个娘们一样骂骂咧咧,真是愚蠢又懦弱,自己行的那些恶毒又愚蠢的事,事败之后还好意思说所有事情都是别人谋算你的。就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我们的王上!”

  术赤身上有伤,被踢到在地,他愤怒地叫道:“他是个大魏女人生的贱种,你们竟然要奉大魏......”

  他的话戛然而止,他低头,一柄剑已经插在了他的胸口。

  他顺着那柄剑去看握剑的人,便迎上了他们北鹘大将原拓悲悯却坚硬的目光。

  原拓看着他道:“大王子,你忘了王上刚刚还亲口跟你说过,不管二王子的生母是谁,他都是王上的儿子。你指控二王子的事情,不过都是你的一面之辞,但是你勾结大魏皇帝刺杀了王上,却是我们所有人亲耳听到,亲眼所见的。”

  “大王子,大魏皇帝不过是一个傀儡,大魏的所有军权都已经在肃王手中,你和大魏皇帝勾结,只会让我们北鹘陷入更大的危机。你且安心地死去吧,我们只会奉强者为主。”

  术赤便是在他的目光中悲愤而又不甘心的倒下去了。

  术烈看着他倒下,然后道:“这里,收拾一下。墨岩,派人去把银霜从大魏接回来,另外派使者去王城,分别送信给古羿和木措,为了北鹘的百姓,我们要跟他们议和,让各大部落和家族共同商议和决定,谁才是北鹘之王。我们的诚意就是,我要将我的妹妹银霜公主,许嫁给木措。”

  ***

  云州城。

  “公主,你真的要回北鹘吗?”明珞问道。

  这段时间相处,她还是挺喜欢性格刚烈直爽的银霜的。

  她道,“你若是不愿意回去,我会带你去大魏的京城,给你挑一个好夫婿的,你不是说过,一直都想去看看让你外祖母至死都还念念不忘的京城吗?还有,还有一些故旧亲人。”

  虽然相处时间不算多,但银霜是个性格极有主见的女子,明珞也知道,她决定的事情自己根本不可能改变,可是她还是把这话说了,让她考虑。那个木措将军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银霜她是不知道,但现在这场联姻却只是权谋和算计的产物而已。

  银霜笑了笑,她看着明珞那张和她有那么两分相似的脸,道:“娘娘,现在别人说我是北鹘最美的明珠,其实我小的时候并不是那样,小的时候除了一个人,没人说我好看。那时我很自卑,我不喜欢自己这张和我母亲还有外祖母这么相似的这张脸,像极了大魏的女人,总是被人不停的嘲笑和欺负,我母亲恨她自己那张脸,便也恨我的脸,后来慢慢长大了,北鹘人的特征才明显了些。”

  “很多人欺负我,那时除了兄长,便只有木措会护着我,他跟我说,我很漂亮,是他最美的小姑娘,他等我长大,就会娶我,会一直保护我。”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像是回忆起什么,眼神带了笑意,温柔还带了些甜蜜。

  “可笑的是,后来,那些欺负我的男人们都长大了,他们也想娶我,他们说他们以前不是故意要欺负我的,只是喜欢我,想引起我注意,又嫉妒我兄长,所以才欺负我,打我兄长。可是我是很记仇的,我不会嫁给他们,我只想嫁给一直对我好的木措。”

  她收回陷在回忆中的目光,对明珞道,“王妃娘娘,多谢您的好意,虽然我心底有那么一些向往外祖母口中的那个大魏京城,但我其实就是个在北鹘出生,在北鹘长大的北鹘女人,大魏的京城不过就是个空中楼阁罢了。大魏那么好,我的外祖母还不是一辈子都没回去?我的这么个身份,我们俩有点相像的外貌,若是到了你们大魏的京城,怕也会引起轩然大波,说不定还会给娘娘带来不少麻烦。”

  “既如此,我还何必要过去,何必戳破自己心底那个想起来还有点美好的地方。娘娘,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和我兄长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现在这样的时候,我是不会丢下他离开北鹘的。而且,我也想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哪怕前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死都不怕,只要和兄长,和自己所爱的男人在一起,我并没什么好畏惧的。”

  她笑着道:“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果我去了大魏,他一定会去找我的。”

  她的眼神自信又笃定,莫名的说服了明珞。

  原来是这样。

  这场婚事在外人眼里只有权谋和算计,但在她的眼里,只是嫁给她爱的那个男人而已。

  明珞笑道:“好,你是我的义妹,待你出嫁之时,我定会送你一份大魏的嫁妆。”

  说起来,银霜其实比明珞大,只是谁都没计较过这个。

  “谢过娘娘,我最喜欢大魏的绫罗绸缎还有那些精致的首饰了,那我就期待着我的嫁妆吧。这一次在云州,我最高兴的就是认识娘娘了,这一切都会成为我最美好的记忆。”银霜笑道。

  她笑起来的时候明媚热烈,眼中像是有盛夏的阳光,美得绚丽,这样的姑娘,和她一起长大,怎会不爱?

  ***

  庆安九年三月,偏居祁州城的北鹘王室再次发生异变,北鹘大王子勾结大魏叛将杨荣睿和庞文佑刺杀大魏肃王失败,不满其父王北鹘王欲将其交给肃王处置,谋反弑父,被伏诛,北鹘二王子术烈继承王位,并宣布下嫁胞妹银霜公主于北鹘大将木措。

  四月,术烈和肃王赵铖秘密签订协议,奉还原本就属于大魏的祁州以南三州,借粮草二十万石,率兵讨伐北鹘叛王古羿,因大将木措和术烈的妹妹银霜公主已有婚约,不再信任木措,欲夺其兵马,北鹘王城再发内乱。

  是年六月,术烈攻破王城乌州城,夺回王城,七月,下嫁银霜公主于北鹘左大将军木措。

  同时北鹘王宣布新政,道因为连年征战,北鹘草原上已经不见一只成年的牛羊,百姓困苦不堪,宣布北鹘将休养生息,和大魏签订盟约,永不再战。

  北鹘和大魏的战事未曾挑起,却让肃王又一次赢得了民心,尤其是在北地,几乎被奉为神明,所以明太后和庆安帝收到北地的一个一个好消息,却是半点喜意都无。

  军权已失,若是连民心和文臣士子的拥护都失去,他们还剩下什么来守护这个皇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