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农家小福女

第3170章 解毒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4105 2021-09-27 17:33

  

  周满将刀取出来看,闻了闻上面的味道,刀刃有些泛黑,她伸出指腹轻轻地一擦,黑色便粘在她的指腹上,她闻了闻,又伸出舌头添了一下。

白善:……

他吓得去捏住她的手,周满转头呸呸两声,接过西饼递过来的水漱了一下口,道:“这毒是从毒虫身上取下来,应该是蜈蚣一类的毒虫。”

周满转了一下刀柄,“但毒理……应该不止,还有别的毒草汁液与之混合,只不过主体一定是毒虫汁液。”

周满心里瞬间翻过几张药方,把刀往白善手里一塞,带着郑辜转身就走,“走,我们试药方去。”

周满抓了三副药递给郑辜,“让他们马上熬药。”

“是。”

周满原地转了转,沉浸意识里看了一下邮箱,莫先生还没回话,他多半做试验去了,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从教学室里分析出来的成分看,其中有一种成分很是霸道,可以快速的在血液中流通,使脏腑衰竭……

如果她有时间,可以慢慢的试一下三副药哪一副药最对症,甚至还可以慢慢调整药方。

但现在显然没这个时间。

于是周满只能熬了药后就拿唐鹤试药,不过这样做是有明显后遗症的,他体内遗留的药毒会很多,对身体影响很大。

周满坐在床前看着唐鹤沉思。

郑辜端了一碗药上来,“师父,你先前吩咐我熬的药。”

周满摸了一下唐鹤的脉,咬咬牙,“给他灌下去,灌三分之一。”

“是。”

周满看着唐鹤艰难的喝下半碗药,摸了摸他的咽喉,到底一跺脚,一咬牙,闭上眼睛和科科道:“买一管绿色的药剂。”

科科冷静的道:“药剂不能解他的毒,只能慢慢恢复他衰竭的脏腑,减缓毒素蔓延的时间,但如果不解毒,药剂也保不住他的命,而且扫描过他的身体,毒素蔓延的速度在增加,药剂怕是抢不过毒素。”

“我知道,我心里已经有解毒之法,但时间不够,买药剂就是抢时间的。”周满道:“买吧。”

科科就问:“是从商城购买,还是百科馆?”

“百科馆有最新研究出来的,莫老师的实验室做了优化,效果更好,颜色更绿,价格只是稍高。”

周满都舍得买一整管药剂了,还能在乎那多出来的一点价格吗?

于是咬着牙在心里道:“买吧。”

于是科科就爽快的扣了周满一大笔积分,这是近年来周满花费最大的一笔积分了。

落在郑辜眼里就是他老师一跺脚一咬牙,闭了闭眼睛后再睁开就一脸凶残的道:“你去让人催一下药,这儿交给我。”

郑辜应下。

周满把施署令也支出去了,屋里只有她一人。

周满拿出那管绿油油的药剂,打开往勺子里倒了约三分之一,合上后收好,这才撬开唐鹤的嘴,见他不乐意吞咽便道:“我知道你现在咽喉肿痛难以下咽,但这可是宝贝,你要是不咽下去……哪怕只是洒出来一滴,我都得心疼死。”

也不知唐鹤是不是听到了,一直没动静的舌头动了动,周满将药剂灌进去,他慢慢吞咽了下去。

周满松了一口气。

将他的脑袋放下后便把他身上的针拔了,捏了捏手指,眼睛冒着绿光的看着他的赤裸的胸膛,“唐学兄,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命抢回来的,本来我是不想用这套针法的,但药还在熬,你体内毒素太多,喝了药也未必能全解,所以还是应该先去一点毒素。”

周满道:“虽然很疼,但你刚吃了药,它可以保护你的脏腑,这套针法正适合。”

周满对外面高声道:“郑辜,你进来。”

郑辜老实的进来。

周满道:“你不是一直想学三转清血针法吗,你现在看仔细了。”

郑辜一愣,“师父,你不是说这针很疼吗?”

周满就低头看着唐鹤道:“好歹活着,过来看着。”

郑辜便过去。

周满取了一枚针扎下去……

唐鹤一开始没什么反应,但扎到第五根针时,他的身体微微颤动,脸上也开始冒汗,便是在昏迷之中也疼得发颤。

郑辜看得咽了咽口水。

周满继续扎针,一直到第九根针才停下,她拿起他的手,在他手臂上扎了几根针,不一会儿他左手五根手指便有些泛黑。

周满取出一根粗针来,扎破了他的指腹,黑色的血飙出,然后缓慢下来,血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郑辜看得目瞪口呆,扭头去看唐鹤,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唐大人的脸色更白了,额头和脸上都是细细的汗,全身在微微发抖。

周满道:“这针……一般用不上,太疼了,清醒的人受不了,昏迷的人呢,也有可能疼醒,人要是疼起来,五脏六腑也是会受损的,毕竟惊悸也能死人,所以将来你们用此针法要仔细斟酌。”

郑辜:“那为什么唐大人可以?”

周满一脸钦佩的道:“因为唐大人意志力超强,我认为他能忍受这个痛苦,而且……”

她顿了顿后道:“已经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有绿色的药剂保住他的性命,加上他的确意志力强大,她完全可以放心用这个针法。

郑辜若有所思的点头。

周满仔细留意他的脉象和出血情况,找准时机将针拔了。

这一套针法极耗心神,周满将针拔了以后也有些困倦。

药很快熬好,三碗药端了上来,周满权衡了一下,挑了一碗给他灌下。

等了两刻钟后,看效果一般,便又斟酌着选了另一碗灌下去。

郑辜和施署令站在一旁看,惊喜起来,“师父(先生),伤口上的血有变化了。”

周满俯身去看,大松一口气,摸了摸他的脉象后道:“拿刀来,给他处理伤口。”

“是。”

郑辜立即去给刀重新消一遍毒。

周满烤了烤刀刃后将他胸膛上的剩余的毒肉和毒血清理出来,这才缝合上药包扎。

此时天早就黑了,屋里点着蜡烛,这是很细致的活儿,周满一直忙到半夜才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