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

第3章 真假龙女

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809 2021-03-03 22: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绝情谷-断肠崖

  “她早死了,在十六年前便已经死了。”

  “她知道自己毒发身亡后,你肯定不会独活,因此选择了跳崖自尽,为了给了你活下去的希望,骗你等她十六年。”

  “傻瓜,她待你如此情义深重,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其中的深意?”

  一整夜,独臂男子仿佛石化了一般痴痴地盯着石璧,一动不动。

  他正值壮年,本不该这么早就头发变白,然而一夜间,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两鬓已变斑白。

  右臂衣袖处空空如也,他伸出左臂不住地轻抚着石璧上用剑尖刻下的字迹,一遍遍地念诵着石壁上所刻的字,眼中蕴含无尽的哀思:

  “十六年后,在此相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

  “龙儿啊,是你刻下的约定,你怎能不守信约啊!”

  断肠崖上,苦等五日无果,他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爱妻其实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逝世,他多活这十六年便是为了跟爱妻重逢。

  如今一切希望化为泡影,他心中更是万念俱灰,怔怔地望着断肠崖前那个深谷,心中暗自想道:

  “当年龙儿身中剧毒,如果是悄悄离开,肯定是无法走远的,我寻遍漫山遍野,却找不到她的踪迹。

  “现在想来,龙儿定是跳入这深谷之中了。”

  杨过仰天长啸,震得山石滚动:“龙儿,这些年来,你独自在谷底一定很孤独吧,就让我来陪你!”

  他闭眼纵身跃下,只愿就此解脱。

  噗通——

  水花四溅。

  他本抱着必死的决心跳下深谷,却没想到谷底竟是有一处深潭,凭借着从山谷之上跳下的冲击力,他直冲潭底。

  从数百丈高的悬崖之上跃下,冲力自是异常猛烈,使得他笔直的坠至潭底深处。

  寒潭深处本应幽暗异常,但他的眼前却是忽然一亮,隐隐约约见到一个水洞,正准备凝神细看时,水的浮力已经把他重新托了上来。

  片刻之后,郭襄也跟着跌入了潭中。

  之后杨过将郭襄救上岸,再将她扶上雕背后便开始在这谷底找寻小龙女的踪迹。

  他细细查看潭边的景物,只见大树上排列着数十个蜂巢。

  这些蜂巢比寻常的更大,而在巢畔飞来舞去的,正是当年小龙女在古墓中驯养的异种玉蜂。

  杨过一见玉蜂,一颗心更是砰砰跳个不停,他走近巢旁察看,只见蜂巢之旁糊有泥土,实是人工所为,依稀是小龙女的手迹。

  他定了定神,心想:“难道当年龙儿跳崖之后,便在此地居住?”

  寻遍寒潭四周,却是依旧不见小龙女的踪影,谷底环境就像是一口大井的井底,小龙女不在此处,又能去哪呢?

  “如果龙儿死在谷底,那么也应当在此处留下骸骨,除非是尸身沉到了潭底...潭底!”

  杨过忽地记得先前沉入潭时曾见到一水洞,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于是抱起石块跃入寒潭之中。

  他潜入潭底,顺着水洞,一直斜向上游去,过不多时,波的一响,冲出了水面。

  只觉阳光刺眼,阵阵花香扑鼻而来,他没想到这谷底竟是别有洞天。

  爬上岸后,见十余丈外有间茅屋,杨过不禁喜出望外,也顾不得那么多,朝着茅屋狂奔而去,一把推开板门,冲进屋内。

  一打开房门,杨过不由得全身一震,

  只见屋中的陈设虽是十分简陋,但却一尘不染,显是近期仍有人在此居住。

  堂上只摆着一张粗糙木桌和两张木椅。

  桌椅摆放的方位他却是再熟悉不过了,竟是古墓石室中摆放的一模一样。

  他也不加思量,在茅屋内四处找寻小龙女的踪影,只见室中凌空拉着一条长绳,正是小龙女练轻功睡觉时所用。

  室左立着一个粗糙木橱,拉开橱门,只见橱中放着几件树皮结成的儿童衣衫,正是从前在古墓时小龙女为自己所缝制的模样。

  他自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泪珠盈眶,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滚下衣衫。

  忽觉有人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口齿不灵地问道:“请问...你是?”

  虽是简短问话,但这声音腔调,几乎和小龙女从前说话时一模一样。

  杨过猛地回过身来。

  只见身前盈盈站着一个妙龄少女,身上披着一袭雪白的衣衫,一头黑发如瀑,全身肌肤白如凝脂。

  少女姿容秀丽,似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

  试问当今世上,除了小龙女,还有谁能有这出尘绝艳的容颜?

  杨过呆立了半晌,没想到一别十六年,小龙女却依旧如初见时那般美丽动人。

  他“啊”了一声,心中有千言万语想道与爱妻听,一时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得一把将爱妻拉入怀中,再来慢慢述说这些年的相思之苦。

  “龙儿,这十六年来,你容貌非但没变,反而越变越年轻了,而我却变成了糟老头子。”

  少女忽然被杨过紧紧相拥,雪白的脸颊上旋即浮现一抹红霞,她轻轻挣脱开杨过的怀抱,兀自走到室右的木箱旁。

  “龙儿,你不认得我了吗?”

  一别十六年,生死两茫茫。

  久别重逢,就算是再怎么相拥都嫌不够,杨过怎么都没想到,爱妻竟然会如此冷漠的推开他。

  “难道龙儿当年跳下深谷时不慎磕伤了头,失忆了?”

  虽说深谷之下有寒潭,且潭底尽是柔软淤泥,能够减缓下坠时的冲力,但潭底各处深浅不一,若是坠落在浅摊位,虽不至当场暴毙,但也有可能磕伤头。

  杨过站立在原地,不再言语,而是默默地注视着小龙女,想看看她到底在找些什么。

  只见少女蹲了下来,在角落的木箱中翻找了许久,才从箱中取出一卷树皮。

  她摊开树皮之后,先是瞧了眼树皮,然后又仔细盯着杨过对比了半晌,嘴中轻声呢喃道:“有...有几分相似,但好像比画中苍老了许多。”

  她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杨过空空如也的右臂衣袖处,直至这时,才确定了眼前这人正是她一直苦苦等待的那个人。

  她久未与人说话,口齿有些不太流利地说道:“你...你姓杨?”

  杨过一脸茫然,心中暗道:“难道龙儿当年跳崖之时真的撞傻了?”

  “亦或者是剧毒发作,伤及神智,使得她失去了些许记忆?”

  杨过念及夫妻二人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在谷底重逢,没想到爱妻却已经忘了他,个中酸楚涌上心头,泪水更是忍不住地夺眶而出。

  他上前一步,左手不住地摇晃着少女的雪肩:“龙儿,是我啊。”

  “虽然这么多年不见,我变老变丑了,但我是你最爱的过儿啊,是你的夫君啊!”

  少女见到男子那伤心落泪的模样,怜悯之心顿起,从怀中取出手帕,帮男子轻轻擦拭掉眼泪。

  她柔声道:“你别哭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小龙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