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

第56章 斗智

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045 2021-03-03 22: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众僧一听,均想起那日赵鑫在藏经阁前仰天狂吼‘菩萨’的疯样。现在细细想来,两位药王院的弟子还真有可能是被疯狂状态下的赵鑫杀害。

  金袍老僧知道这件事有杨蛮子可以作证,众人或许是错怪这少年,但另外一件事决计错不了。

  他改口问道:“那好,这件事老衲可以不追究你的杀人之过。但我倒要问问你另一件事。”

  他顿了顿,厉声怒喝道:“说!”

  “为何要潜入地牢,杀了我师弟王大龙。”

  金袍老僧此话一出,年轻一代的弟子尽皆愕然,显然是不知道少林寺居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只有方丈和各堂首座才知道这名字的主人便是关押在少林地牢里的那个不老怪物。

  是曾经与火工头陀交过手的活化石。

  林峥呵呵一笑,反问道:“大龙前辈身负神功,小子武功低微。他若不想死,我又岂能杀得了他?

  他只不过不愿再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受折磨,便求我给他一个痛快。”

  “呸!”

  戒律堂首座无尘站了出来,一把扯开自己的僧衣,露出心口那淡红的拳印。

  他贵为一堂首座先是被眼前这小子所击败,后又被其所骗,老脸早已丢尽,也没再怕的。

  心中怒火上涌,顾不得什么形象,啐了一口,怒骂道:“贼小子,你还有脸自称武功低微?”

  “你凭深厚内力震伤了老衲心脉,戒律院一众弟子亲眼目睹,此事可有假?”

  老僧心口这一拳虽是尹思过所打,但若非林峥暗传内力相助,仅凭尹思过一人之力,又怎么伤得了这得道老僧。

  所以将这一拳的账算到林峥的头上,倒也不是栽赃他。

  林峥面色平静地点点头:“不错,你的心脉是被我九阳内劲所震伤。”

  众僧听到这少年亲口承认一拳震伤戒律院首座,一时间皆是瞪大双眼,一脸震惊。

  尤其是罗汉堂的一些弟子,此前还把林峥当做小弟来看待,常常在他习武时,趾高气昂走到他面前开始指指点点。

  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么名‘小师弟’,竟能一拳重创少林寺武功修为排行前十的戒律院首座无尘。

  现在想想,才发现自己是在关公面前耍大雕——自不量力。

  众人议论纷纷时,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站了出来,指着林峥,气得手指不住颤抖:“好你个渡尘啊,把老衲骗得够惨。

  枉我当着各堂首座的面替你担保,且嘱咐门人弟子要用心教导你武功,不可欺负你。你便是这般报答我的?”

  林峥知道无色禅师对自己确实不薄,而且他当日拜师之时若不是无色担保,也没法如此顺利便混入少林。

  心中感激,当即对着无色深深一揖道:“大师的教导恩德,渡尘自然不敢忘。”

  无色脸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好个不敢忘恩,欺瞒师尊便是你报恩的方式?”

  首座被人欺骗感情,罗汉堂的一众弟子无不咬牙切齿,满面怒容,只有渡厄、渡劫、渡难三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担忧。

  那天若非林峥冒死相救,渡劫和渡难早已命丧黄泉了。是以他们师兄弟三人,一直对这个小师弟渡尘心存感激,实在不愿意见到师兄弟间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迎着众僧的怒目,林峥凛然不惧道:“弟子初入寺时,确实丝毫不懂武功,我这一身武功是到了少林后才练成的。”

  金袍老僧听到各堂首座与少年的对话后,当即猜出事情的经过,自忖道:“原来这小子隐藏修为潜入少林,当初在藏经阁也是在我面前故意弹歪石子,装作内力浅薄。”

  他忍无可忍,当即怒吼一声道:“都到这个时候,你还在这满口假话,你入寺不过十余天,又怎能习得如此深厚内功?”

  “除非...”

  说到“除非”二字时,老僧的脖子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到口的话愣是卡在嗓子眼没说出来,只是瞪大了那布满血丝的眸子。

  过了半晌才说道:“除非...除非王大龙将他那毕生功力传给你?”

  林峥拍了拍手,竖起大拇指道:“不错,总算有个明白人。”

  铿——

  众僧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少年进入少林之前真的是不懂一招一式的武学菜鸟,只因得到高人传授内功,实力才得以突飞猛进!

  林峥接着对着无色微微一笑道:“弟子未曾骗过大师,入门时确实不懂武功,入门后才开始练家师黄岛主所授指功,今日机缘巧合,得到大龙前辈相赠几十年内力,实力才突飞猛进。”

  “如此说来,你当真是黄药师的弟子?”戒律院首座愕然道。

  林峥双掌合十,一脸认真的开始胡说八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弟子确实是被师父派来暗中相助少林。此事千真万确,珍珠都没这么真。”

  他说完又转过头对着金袍老僧道:“大师,你的大龙师弟临终前还有几句话托我转告给你。”

  “临终遗言?”

  金袍老僧脸上肌肉微微耸动,眸中闪过一丝波动,过了一阵道:“你说。”

  如果王大龙能留有遗言,那么说明王大龙是真的心灰意冷,才会将毕生功力传授给那少年,求那少年帮忙了结生命。

  林峥道:“大龙前辈当年被火工头陀打断双臂,是以他曾立誓定要将那头陀抓回问罪,为师门洗刷耻辱。他自知武功修为不如头陀,急着变强,一时才动了盗经的念头,事情败露后才被打入那地牢之中。”

  金袍老僧眼眸微眯,当年的事情他还历历在目。

  “不错,他当年妄图盗取我寺无上绝学《易筋经》,犯了寺规,理当受罚。”

  林峥点头道:“犯了寺规自然是该罚,但未免罚的太重了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仅因一时过错,你们便要将他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整整五十余年吗?”

  “这些年来,他一心练功,只为有朝一日,能够戴罪立功,重获自由。试问,你们给过他赎罪的机会吗?”

  “我给过王师弟机会吗?”金袍老僧心神一荡,自问一句,却是无法做到问心无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