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

第21章 飞燕式

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4607 2021-03-03 22: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这五脏六腑皆被迅猛内力震伤,兼之失血过多,身体久浸溪水遭寒气入侵...需得静心疗养半个月才能下床走动。”

  “不行!”

  “大哥、二哥有难,我必须赶去救他们!”

  “轰”的一声,雕有精致天字的房门忽地被人从里撞开,但见一道高壮的黑影从房间里冲出。

  为他看病的大夫紧跟在其身后苦口婆心地相劝,那壮汉却置若罔闻,一直嚷嚷着要赶去相救义兄,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此时穿着粗麻布衣,背上背着一婴儿的妇人正迎面走来。

  她手里拿着方型木托盘,盘的正中央端放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汤药。

  那碗药是她按照大夫的吩咐,文火慢煎两个时辰,才熬好的。

  杨蛮子见狭窄的廊道上有一妇人端药走来,便想侧身让开。

  哪知他刚一抬脚,忽觉似有重锤猛地砸在了他的脑壳上,脚下又似踏着柔软的棉花。

  一时间只觉天旋地转,无数只飞鸟绕着他打转。

  他像喝醉酒般东倒西歪地往前走了几步,一个趔趄,整个人便朝着那端药的妇人倒去。

  那妇人见那如同小山的黑脸壮汉轰然倒来,当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让那盘中那碗药烫伤病人,使得病人伤上加伤。

  她下意识地将上中托盘往后一丢,便试着伸手去扶那壮汉。

  ...

  林峥和尹思过穿过客栈的大堂,上了楼梯,径直往杨蛮子所在的天字一号房走去。

  林峥边走边讲解道:“你这身白裙我总不能说抢就抢走了吧?。”

  尹思过抱紧双臂,生怕被林峥抢走衣衫的样子:“这是娘亲留给我的,不能给你。”

  林峥哑然失笑道:“我当然不会要你的衣衫,只是举个例子。如果我抢了你娘送给你的这件遗物,你会不会很难过?”

  尹思过轻轻的“嗯”了一声。

  “所以当你直接抢了别人的东西时,别人也会不开心。除非你能拿出钱来买,别人才会心甘情愿的将东西给你,这就是钱的作用”

  尹思过沉思了一会,才恍然大悟:“难怪我每次吃完饭,别人老是伸手找我要钱。”

  “可是我没钱怎么办?用本源点数兑换吗?”

  林峥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在少女的美眸前晃了晃:“用本源点数兑换太浪费了,凭你这身功夫,完完全全可以去劫富济贫啊。”

  “什么是姐夫极品啊?”少女挠了挠头,一脸茫然道。

  “就是去劫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然后去救济那些穷苦的老百姓。”

  “那如何知道谁穷谁富呢?”

  “你看那些娶了三妻四妾还嫌不够的就是富人,那些打一辈子光棍,没钱娶媳妇的就是...”

  尹思过若有所悟地“喔”了一声:“所以劫富济贫,就是劫富人的钱,然后捐给和尚吗?”

  林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被这少女的神理解雷倒在地

  就在他耐心解答十万个为什么时,那托盘带着碗冒着蒸腾热气的汤药正迎面砸来。

  林峥一直侧过头讲解问题,倒也没注意到有碗砸来。

  少女却是微侧着头,眼角余光正好瞧见有物体袭来。

  林峥只觉眼前白影一闪,少女已经冲了出去。

  少女脚尖点地,飘飘然飞出,衣带飘舞,宛然如嫦娥奔月。

  头向后仰,呈现望月之姿,同时也避开了袭来的药碗与托盘。待得托盘从头顶划过,少女倏地右手斜斜高举。

  纤手顶着托盘在空中画了个弯月弧,托盘则顶着药碗同行,其中的巧劲使得大多数汤药在碗内回旋,仅有少数几滴飞洒至高空。

  少女端着托盘,如飞燕般旋转着降落的同时,空中的一滴滴汤药也如网中之鱼般被尽数捞回碗中。

  事发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得众人反应过来时,壮汉已摔倒在地,肩上的伤口再度裂开,染红了缠着的绷带。

  那壮汉更是痛得龇牙咧嘴,原来他在倒地之际,虽是头晕目眩,但隐约见到妇人身后还背着一幼婴。

  以他这副重达两百多斤的身躯就这么砸下去的话,妇人背后的婴儿势必会被压成脑瘫。

  危急关头,他强运内力,及时用手托住了那妇人,使得自己在下垫着,却也不慎使得伤口撞击地面,再度裂开。

  所幸的是,那妇人经他这么一托,面对面摔在他身上,因而婴儿在最上层,虽是受惊哇哇大哭,却是无甚大碍。

  林峥呆立在原地,张大了嘴,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形容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在少女闪身而出的瞬间,视线便已经紧跟了过去。

  白衫少女在空中飞舞时,林峥似是见到少女眉间的那点金砂竟是闪烁着诡异的流光,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

  金光虽是一闪既逝,但林峥敢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刚刚是她的神通短暂苏醒吗?”

  白衫少女落地后对着林峥微微一笑,拍了拍心口,长舒一口气:“好险,还以为药洒了呢。”

  那负责照料杨蛮子的妇人则是“哎哟”一声,才缓缓从地上坐起,她一抬头,便见到不远处站着一赤发星目的少年。

  她曾听店小二提起过雇主的模样,知道那少年正是雇主,当即连忙跪地磕头道:“老妇照顾病人不周,还请公子爷恕罪啊。”

  她自从丈夫战死沙场后便独自带着孩子到处打短工。

  东帮人缝服,西帮人修伞,北帮人哭丧,南帮人挑水,过的尽是些颠沛流离,饱一顿,饿一餐的日子。

  今日被店小二叫来帮忙照看病人,雇主给的报酬颇为丰厚,她实在是不想因此被克扣工钱,是以不住磕头求饶。

  “是病人自己不听话,这不怪你,起来吧。”林峥见妇人还带着个孩子出来工作,实在是不容易,也没有刁难她。

  大夫连忙走上去去查探杨蛮子的伤势:“都叫了你不乱走动了,你偏不听。”

  杨蛮子躺在地上后虽然伤口迸裂剧痛,但却比站起来时头晕目眩来得清醒多了。

  他头靠着墙根,望着那迎面走来的少年,想要拱手答谢,手却无力再抬起来了,只得说道:“多谢少侠相救。”

  林峥挥了挥手,学起古人,文绉绉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杨蛮子心中记挂着义兄安慰,连问询问道:“不知少侠救我时,可曾见到一长着马脸的男子。”

  他只记得自己冲上前杀霍都时,大哥陈启已被青鳞穿喉而过,显然是当场毙命的,却不知二哥赵鑫现在身在何方。

  “我当时就躲在草里,亲眼目睹了一切,你那二哥也被杀了。待到那藏僧走时,我才将你背到这山脚下救治。”林峥道。

  杨蛮子瞪大了双眸,双眼泛着血丝:“那...那我义兄的尸身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